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顶流他贪图我的美貌在线阅读 - 第222章 这个世界一定是疯了。

第222章 这个世界一定是疯了。

        叶素之站在那里,姿态优雅,单手拿着一杯香槟,微微笑了下,对顾宁道:“我们之前见过了。”

        就在顾宁好奇的时候,姜寻对着叶素之颔首致意,声音很轻:“叶老师。”

        这里人多,顾宁也就没有多问:“我还说介绍你们认识呢,正好也省了麻烦。”

        没聊几句,便有人来叫顾宁,她放下手里的香槟道:“我先失陪一下,很快就回来了。”

        离开的时候,顾宁又朝叶素之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照顾照顾姜寻。

        叶素之笑着点头。

        顾宁一走,姜寻就觉得浑身都不自在,疯狂想要找借口离开,但话到嘴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倒是叶素之出了声,暂且的缓解了这份愈演愈浓的尴尬。

        她道:“你应该是这个月底进组吧?”

        姜寻几乎是下意识的应了声,结结巴巴的回答:“是……是的,暂时是这样安排的。”

        叶素之又道:“我听明舒说,这部戏的男主定的是周途,你们之前合作过几次,应该是认识的吧。”

        “认识……”

        两问两答之后,仿佛又没了话说。

        好在四周环境够吵闹,才不至于陷入诡异的安静。

        叶素之想了想,正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姜寻也终于找到了一个借口:“叶老师,我想去一趟卫生间。”

        叶素之点了下头,给她指了方向。

        姜寻低声说了声谢谢,便连忙走了。

        没过多久,顾宁回来了,她四下看了看:“姜寻呢。”

        叶素之道:“去卫生间了。”

        叶素之抿了一口香槟,出声问道:“你告诉姜寻,周途是你儿子了吗?”

        顾宁一愣,随即回过来:“不是你说我还忘了,没事儿,一会儿周途也要回来,到时候我再跟她说。”

        “周途不是还在剧组拍戏?”

        “应该是今天拍完吧。”顾宁叹了一口气,“我这个儿子啊,一年到头就见不到他几回,还是你好,生了个女儿,又懂事又贴心,成天都陪在你身边。”

        叶素之失笑:“贴心什么,昨晚才跟我吵了架,嚷嚷着要搬出去住呢。”

        说着,回过头看了看:“一来就没看到人影,不知道又去哪儿了。”

        顾宁道:“反正我就是喜欢女儿,一会儿等姜寻回来了,我得好好和她说说。”

        ……

        姜寻从卫生间出来,洗了洗手,见口红有点掉,刚准备补一点的时候,却听见卫生间里传来一个细细的女声。

        “有人吗?”

        姜寻收起口红,走了进去:“需要帮助吗?”

        里面的女生听到她的回答,瞬间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我姨妈忽然来了,但是这里手机没信号,酒店的服务打电话打不出去,可不可以麻烦你帮我去找找酒店的工作人员啊,你就告诉他们,我被困在这里就行了。”

        “你等一下。”

        姜寻翻了一下包,从里面掏出一个卫生棉,沿着门板下面的缝隙递了进去。

        女生伸手接过,声音里充满了感激:“谢谢,你等我一下吧?我出去之后买了还你。”

        姜寻笑:“没关系,这个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

        “你真是个好人。”

        “那我就先走了。”

        “谢谢啦。”

        姜寻嘴角笑容扩大,转身离开。

        她很早以前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只是她比较幸运,尤闪闪就在就在外面等她。

        但等在卫生间的滋味,也挺不好受的。

        所以在那之后,她不论去哪里,在姨妈快要来的那几天,都会随身携带一小片在身上。

        重新回到酒会现场,听着周围人群的讨论,姜寻逐渐知道了这是什么酒会。

        周氏的七十周年庆。

        而她居然真的以为这就是个小酒会,就这么空着手来了。

        正当姜寻想着要不要做点什么补救措施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道声音:“姜寻。”

        她诧异的转过头:“林师兄?”

        林向词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她,问道:“你也是被周氏邀请过来的吗?”

        姜寻点了一下头:“算是吧。”

        就在这个时候,顾宁走了过来,刚想要叫姜寻,就看到她对面的林向词,随即忍不住仔细打量了几眼,最后还算是满意的开口:“姜寻,这位是……”

        听到她的声音,姜寻看向她,介绍道:“顾阿姨,这位是我爸爸的学生,林向词。”

        紧接着,又对林向词道:“林师兄,这位是……”

        话到嘴边,姜寻却卡了下,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介绍。

        好在林向词也知道顾宁,朝她点头致意:“周夫人。”

        顾宁微微一笑:“你好。”

        见状,姜寻呼了一口气。

        来往的宾客很多,没一会儿,林向词就被叫走了。

        顾宁看着的背影,拉着姜寻小声的问:“刚刚那个,就是你男朋友吧?长相和气质都还不错,和你挺配的。”

        姜寻被她说的有些懵:“啊?顾阿姨您误会了,他……”

        四周有些吵,顾宁没有听清楚她的说什么,还以为她是害羞没好意思承认,刚好这个时候,又有人来找顾宁,说是董事长让她过去一趟。

        顾宁闻言,对姜寻道:“我们一起吧。”

        姜寻一怔,身体不由自己的绷住。

        这……这么快就要见周途父亲了吗?她还没准备好啊!

        顾宁没有察觉到她的紧张,带着人就走了过去。

        而那边,除了周承远以外,还有叶素之以及另外一个男人也在那里。

        姜寻瞬间有种想回家的强烈欲望。

        呜呜呜,她错了,她就不该跟周途保证,她能解决好这件事。

        姜寻甚至觉得,她宁愿告诉顾阿姨,她就是周途的女朋友,也不愿意面对这种场面。

        站定后,顾宁一一给姜寻介绍着:“这位,你叫周叔叔就可以了。这位,叶阿姨,你认识。她旁边的这位,是她的丈夫,你叫钟叔叔吧。”

        姜寻保持着最后的冷静与理智:“周叔叔,钟……叔叔。”

        顾宁三天两头就在周承远面前念姜寻,所以周承远是知道她的,微微点头。

        而钟博文就没那么清楚了,只是见顾宁带着她来叫人,又琢磨了一下,试探着问:“这是……小途的女朋友?”

        “哎呀。”顾宁道,“你说的都是哪儿跟哪儿,素之没告诉你吗。”

        钟博文不明所以看向叶素之,后者低声在他耳旁说了几句。

        看着他们亲密恩爱的样子,姜寻扯了一下唇角,睫毛颤了颤,向下垂着。

        钟博文恍然大悟:“想起来了,她是说过,我有印象。”

        顾宁没好气道:“你贵人多忘事。”

        姜寻抿了一下唇,决定事情都到这个份儿上了,不管怎么样,还是应该和顾宁说清楚,她小声道:“顾阿姨,我有事想和您说。”

        顾宁道:“怎么了?”

        “我……”

        她才刚开口,沈未和纪明舒也走了过来,和几位长辈打着招呼。

        看见姜寻在这里,纪明舒明显感觉到了意外,张嘴想要问什么,但又觉得不合时宜,便又把话咽了回去。

        沈未见这架势,掏出手机看了眼。

        周途要是再不回来,真就喜提妹妹一个。

        应付完他们两个之后,顾宁又看向姜寻:“正好我也有事想和你说,当初在法国的时候,我一见你就挺喜欢你的,阿姨只有个儿子,一直挺想再要个女儿的……”

        沈未在旁边单手抵唇咳了声,想要打断她。

        顾宁瞪了他一眼,又才对姜寻继续道:“你要是不介意的话,阿姨认你做干女儿怎么样?”

        一群人中,最震惊的莫过于纪明舒,他这是走错片场了吗?

        姜寻大概还处于有些懵的状态,陡然间听到她提起这件事,先是停顿了三秒,又是怔愣了两秒,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顾阿姨,我……”

        顾宁轻言细语的道:“你要是有什么觉得为难的地方,可以尽管告诉我。”

        姜寻本来是在来之前已经准备了措辞的,但却没想到,这会儿有这么多人在。

        要是当众拒绝了顾阿姨的话,不管怎么样,都挺不好的。

        但她明知道周途就是顾阿姨的儿子,如果暂且答应下来,不解释清楚,以后见面就更尴尬了。

        就在姜寻陷入了两难的时候,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在顾宁面前停下,嗓音冷淡无波:“妈。”

        顾宁抬头看了他一眼,刚要说什么,视线却落在了他西装领口上,下意识道:“哎,你这胸针还怪好看的。”

        “嗯,女朋友送的。”

        “那你女朋友挺有眼光。”

        说完后,顾宁忽然觉得这个胸针,好看到了非常眼熟的地步。

        顾宁:“……”

        这个世界一定是疯了。

        有那么一瞬间,这小小的一个角落,仿佛是和热闹的宴会厅隔开了似得,沉默的气氛无声蔓延着。

        钟听听蹦蹦跳跳的走了过来:“爸妈,周叔叔,顾阿姨,诶,周途哥哥,沈未哥哥,明舒哥哥,好多人啊,这么热闹,你们在聊什么?”

        顾宁勉强找回了一点思绪,艰难开口:“在说结婚的事。”

        钟听听疑惑:“啊?”

        顾宁这才意识到她把内心的想法说出来了,她打起精神:“没什么,一直没见到你,跑哪儿去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