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顶流他贪图我的美貌在线阅读 - 第210章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怪好看的。

第210章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怪好看的。

        回复完乔晏后,姜寻就去弄饭吃了。

        吃了饭,她刚打算躺在沙发里看会儿电视,就想起不久前在这上面发生的那些事,脸顿时有些发烫。

        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重新趴在了床上。

        姜寻刷了会儿手机,突然想起后天就要回京都的事。

        她赶紧把之前c市飞京都的票给退了,想买江州飞京都的,可这两天都是回城高峰期,机票早就卖完了。

        姜寻只能又把希望抱在高铁上,选了后天早上最早的一趟高铁,等系统随机抢票。

        好在江州距离京都没有那么远,几个小时就到了,就算是全程站票也能坚持坚持,不然再像昨天那样,她可能这辈子都对坐高铁有阴影了。

        弄完这一切,姜寻又有些无聊,索性切换了微博小号进了cp超话。

        看到喜欢的内容或者图片就点赞转发保存,特别喜欢的,就评论一句【kdlkdlkdl】

        姜寻一晚上看着这些,嘴就没合拢过,尤闪闪说的嗑cp的乐趣大概就是这样了。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姜寻一会儿躺着,一会儿趴着,切换了无数种姿势,注意力全在手机上,一点儿睡意都没有。

        也丝毫没有察觉,已经是半夜一点了。

        周途回来的时候,见她趴在床上,不知道在看什么,眼睛弯成了一道月牙,白皙的小腿在空中晃来晃去。

        他眸色暗了几分,迈着长腿走过去。

        姜寻看的正入迷,忽然感觉身后一重,冷感的木质香铺天盖地的罩下,随之而来的是带着凉意的薄唇,轻轻落在她耳侧,男人的嗓音清冷低磁:“在看什么?”

        闻言,姜寻赶紧把手机关上,塞在了被子里,狡辩道:“什么都没看!”

        她总不能告诉周途,她是在看假料嗑他们的cp吧。

        周途抬了下眉,想起昨晚在她手机上看到的东西,大掌搂住她纤细的腰肢,黑眸里暗潮涌动。

        意识他想要做什么之后,姜寻简直不敢相信,瞪大了眼睛:“你还是个人吗?今天已经都……”

        “那是昨天的事了。”

        姜寻:“?”

        她抽空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姜寻怎么都想不到,千里送人头这种事,居然会发生在她和周途身上。

        这合理吗?

        不等她继续抗议,男人的双唇便已经落下,舌尖轻而易举的撬开了她的牙齿,长指一寸一寸的上移。

        没过一会儿,姜寻便被欺负的红了眼睛。

        意乱情迷间,她脑海里忽然升起一个念头,周途该不会是觉得她麻烦,想直接把一年的次数都用完吧?

        很快,姜寻便没功夫想其他的了,在男人低低的诱哄之中,喉咙里被迫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

        等到最后结束,姜寻觉得双腿都在打颤,连踩在地上的力气都没有,浑身酸疼无力,这种感觉比爬了一天的山外加在高铁上站了一整天都还要难受。

        她没明白,周途精力怎么这么好,拍戏都不觉得累的吗?

        姜寻痛定思痛,现在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她以后再也不说周途不行性冷淡这种狗屁话了。

        一躺在床上,姜寻便侧身背对着周途,大有要和他划清距离的意思。

        周途见状,唇角勾了一下,握住她的手腕,将人拉到了怀里,轻轻吻了吻她的眉心:“明天我陪你出去走走?”

        姜寻疑惑:“可你不是要拍戏吗?”

        “晚上拍。”

        “这几天都是夜戏?”

        “嗯。”

        姜寻想了想又道:“那还有多久杀青啊。”

        周途自然而然的环住她的腰,低着嗓音开口:“差不多一个月。”

        姜寻默,也就是说,他们下次见面至少都得是一个月以后了。

        思及此,她不由得往他怀里钻了钻,气也消了不少。

        她闭上眼睛:“那明天再说吧。”

        起不起得来都还是一回事呢。

        “好。”

        ……

        事实证明,姜寻果然起不来,周途叫了她两次,她都把脑袋蒙在被子里,死活不肯动,连睁眼都觉得费力。

        到了中午,周途直接把她抱了起来:“乖,吃了饭再继续睡。”

        姜寻趴在他肩膀上,艰难开口,愤愤指控:“都怪你!”

        周途无声笑了笑:“怪我。”

        到了浴室后,周途把她放了下来,给她挤了牙膏:“我在外面等你?”

        姜寻接过牙刷,一边刷牙一边胡乱点头,示意他赶紧出去。

        等浴室门关上,她望向镜子,看见胸口凌乱的痕迹,想到某些场景,双颊不由得一趟,赶紧低下头快速刷牙洗脸。

        出浴室的时候,姜寻扶着墙,走的慢吞吞的,每走一步都感觉全身的肌肉仿佛都在扯着疼。

        这样今天还能出去走个屁。

        她刚坐下,周途就给她倒了一杯温水出来:“等一下,五分钟后吃饭。”

        姜寻端着水杯“噢”了一声。

        喝完水,她趴在桌子上,看着厨房里的身影,唇角又止不住的扬起。

        周途对上她的视线,眉梢微扬:“怎么了?”

        姜寻眨了眨眼:“没什么,就是觉得你怪好看的。”

        周途大概是没料到她会这么说,闻言愣了片刻,薄唇微微抿着,一言不发的收回了视线。

        见状,姜寻脸上的笑容扩大,没想到他居然会因为这一句简单的夸奖而不好意思。

        等吃了饭,又差不多是一点了。

        周途问她:“继续睡还是出去?”

        姜寻默了两秒:“我去换衣服。”

        总不能来这里几天就在酒店里躺几天,万一下午周途又让她陪他看电影,然后那什么,她真的是要废了。

        她换了一身宽松的衣服的衣服,又戴上鸭舌帽,和平光眼镜,一切准备就绪。

        到了地下室,坐在车上,姜寻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道:“周老师,我们去哪儿呀?”

        “附近有个游乐园,想去看看么。”

        姜寻眼睛一亮,刚想要点头,却又想起什么似得:“还是算了吧,人太多了。”

        现在春节还没结束呢,游乐园里肯定是人头攒动。

        周途唇角勾了一下,缓声道:“想去就行。”

        姜寻只来过江州几次,一次是年前拍戏,另外几次都是参加活动,其实根本没有时间好好逛逛。

        江州是个很漂亮的沿海城市,繁华程度一点儿也不输京都。

        有时间的话,来这里旅游,也不失为一个好选择。

        过了半个小时,车在半山腰停下。

        姜寻转过头看向周途,脸上写满了疑惑:“这里是?”

        周途望向窗外,轻轻抬着下巴。

        姜寻顺着他的视线看过了过去,发现这里居然可以坐缆车,而缆车下面,就是江州最大的游乐园。

        不知道是大家都不知道这个地方,还是都去游乐园玩儿了,坐缆车的人很少,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甚至不用排队。

        姜寻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眼角眉梢都是笑意,等周途买了票之后,便拉着他上了缆车。

        等缆车缓缓驶出山腰,更美的风景出现在眼前。

        缆车几乎可以俯瞰大半个游乐园,而不远处,就是浅蓝色的海面,偶尔一阵风吹过,海水像是被吹出了褶皱,随风翻涌着。

        姜寻摘下口罩,双手横在缆车的栏杆上,下巴枕在手臂上,看着远处的风景,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接连下了两天雨的原因,空气格外的清新。

        周途坐在她旁边,伸手给她把被风吹乱的头发拨到了耳后。

        姜寻察觉到他的动作,转过头凑上去在他唇上亲了亲,眼睛弯弯的,又转过头看风景去了。

        周途抬了抬眉,眸底笑意浮动。

        后面的缆车里,两个女生眼巴巴的看着这一幕:“卧槽,做个缆车都还能被喂狗粮,我这是造了什么孽。”

        “呜呜呜,太甜了,我什么时候才能拥有这样的爱情。”

        “等等,我觉得那两个背影好熟悉啊。”

        “我也觉得有点……”女生揉了揉眼睛,“我觉得那个女生的侧脸好像姜寻,是她吗?”

        “卧槽真的吗,我今天没戴眼镜,你再仔细看看,到底是不是她?”

        “诶,太远了,我不确定,只是觉得有点点像。”

        “那旁边的呢?像周途吗?”

        “只能看到背影,而且戴着帽子呢,还有缆车挡着。”

        “唉,算了,想想都不可能是他们,一个在c市过年,一个在剧组拍戏。”

        “也是哦,可能只是有点像吧。”

        “别看了别看了,来自拍吧,好不容易化了妆别浪费了。”

        前面,姜寻完全没有听到她们的讨论,只是觉得这趟出来的太值了,要是继续窝在酒店里,人都傻了。

        由于这是观光缆车,所以行驶的速度很慢,差不多四十分钟才走完了全程。

        站点,就在海边。

        之前在缆车上不觉得,但是这会儿到了一看,海边的人还是挺多的,与其去人挤人,冒着被发现的风险,还不如在空中可以静静欣赏风景,而且车还停在山上,姜寻又和周途坐了回去。

        回程的路上,姜寻道:“周老师,你明天还是夜戏吗?”

        “嗯?”

        “我明天得走了,应该是八点钟的高铁,到时候我自己……”

        周途揉了揉她的脑袋:“明天十一点的航班,我送你去机场。”

        姜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