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言情 - 春夜缠吻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 他几乎是偏执的,想要重新闯进她的生命中。

第九十章 他几乎是偏执的,想要重新闯进她的生命中。

        周应淮松开江檀的手,他平静的夹起已经有些坨了的面,当着江檀的面吃了起来。

        江檀无言以对,看着周应淮就这么面不改色的吃完了一整碗面。

        “我住的惯,也吃的惯,江檀,我除了不习惯你不在我身边,别的,我都能习惯。”周应淮走到了江檀身边,朝着她伸出手:“走吧。”

        面馆里走道局促,江檀看着面前修长漂亮的手,这是周应淮的手。

        她喉咙很痛,带着说不出的滚烫,终究是眨了眨眼,低声道:“周应淮,你没必要为了迎合我这么迁就。”

        周应淮没说话,他弯下腰,将江檀从座位上拉了起来。

        两人经过门口时,遇见了老板娘。

        老板娘笑着说:“吃完啦?下次什么时候过来?”

        江檀低着头不说话,周应淮笑容温和,淡淡的说:“以后会常来的,这家面店和我女朋友说的一样,味道好。”

        “好吃就好,”老板娘乐不可支,笑着说:“下次你们过来了,我给你免费送卤蛋!”

        周应淮说了谢谢,有礼貌极了。

        他和江檀站在一起,登对又般配。

        江檀想,自己一定是太过冷漠了,才能真的完全不为所动。

        她听着老板娘和周应淮之间的话,只是在想,可惜,都晚了.

        宋昭昭是当天夜里回来的,一回来就听见了这个劲爆的消息。

        她睁大眼睛看着江檀,又看了看一旁一言不发的苏月,张口结舌:“你江檀,你是不是疯了?”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江檀低声,带着沙哑。

        宋昭昭实在是很着急,正想说什么,一旁的苏月冷静分析道:“周应淮想要江檀回到他身边有千百种方式,他今天已经把事情挑明成这样了,江檀除了同意,没有别的办法。”

        苏月长长地叹了口气,接着道:“她已经得罪了楚安宁,总不能连着周应淮一起得罪了,这个宁城,她还要不要待?”

        宋昭昭一时间沉默下去。

        她同情地看着江檀,“檀儿,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江檀也不知道怎么办,她低着头,半晌,说:“我没办法像从前一样毫无保留的爱周应淮,他心知肚明,可是却依旧要我留在他身边.昭昭,这是死局。”

        一个不肯回头,一个非要得到结果,怎么不算死局?

        而此时的明园,郑珩和唐显坐在周应淮对面,看着后者正在吩咐管家带人收拾东西。

        “你真要搬到江檀那里去?”郑珩头皮发麻,他咬了咬牙,道:“你能不能冷静一些?”

        周应淮对于郑珩的劝说不以为然,他抬眸,不冷不热的看了他一眼:“我有分寸。”

        你周应淮在江檀的事上,究竟还有什么分寸?

        郑珩差一点就想直接质问出声,硬生生忍住了,压抑着脾气问:“要是江檀就是铁了心不肯回头,你打算怎么收场?”

        “我会让她回头。”周应淮眼神平淡:“她的未来,只能和我有关。”

        “你想得倒是挺美的!”郑珩冷笑一声,不客气地说:“人家江檀现在意思很明显,就是要和你划清界限!”

        “她想又怎么样?我总归是有办法让她回来,至于手段光不光彩,重要吗?”

        周应淮语气淡然,不带情绪,他轻声重复了一遍,“我现在只想要她回来。”

        分明是执念。

        郑珩倒吸一口冷气,正欲再说什么,脑海中却划过了宋昭昭的脸。

        “行,我也没资格劝你,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郑珩抿了抿唇,低声道:“周应淮,朋友一场,我还是希望你可以不要陷得太深,这对你没有什么好处。”

        唐显坐在一旁,看着两人分明都陷入执念的男人,只觉得都是棘手得很,谁都没有劝谁的资格。

        而周应淮,他没有回答郑珩,可是心中分明清醒而冷静。

        他冷静的想着,如果和江檀一拍两散,又会有什么好处?

        答案是没有。

        如果没有江檀,他的人生至此,好像再无任何的念想。

        他只能想办法留下江檀。

        宁城当夜下了一场大雨,闷热焦灼的空气似乎有被驱散。

        周应淮抵达江檀的小区楼下时,地上的潮湿还没有散去。

        江檀睡的很迷糊,听见手机铃声不假思索的接通,在下一刻,听见了周应淮的声音。

        周应淮说:“檀檀,我在你家楼下。”

        江檀的睡意散的一干二净。

        她从床上坐起来,声音都在打结:“你现在现在在我家楼下?”

        “嗯,我把行李搬过来了。”周应淮说:“你家楼下需要刷卡,我没有卡,不能上去。”

        江檀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你等我,我马上下来。”

        江檀穿了件白色的睡裙,刚刚过膝盖,小腿纤细,她站在晨光熹微中,头发乱糟糟的,看着周应淮,还有他身后的suv。

        江檀的睡意已经彻底没了,看着周应淮这个阵仗,知道他是来真的。

        “今天就要搬过来吗?”江檀站在周应淮的面前,不安的绞紧裙子,“能不能过几天?我家里还没收拾干净?”

        江檀尚且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就这么让周应淮住进来。

        “哪里没有收拾干净,我帮你收拾。”周应淮淡声道:“你要是怕我收拾得不干净,我也可以叫人过来收拾。”

        他说到这里,话语稍顿,看着江檀:“檀檀会不会不喜欢有陌生人闯进家里?”

        江檀刚睡醒,脑子思绪缓慢,“我我还行,但是一般都是自己打扫的。”

        “知道了,以后我来。”

        周应淮这般说。

        江檀竟有一种何德何能的情绪涌上心头。

        周应淮这般的人,怎么能给自己打扫卫生?江檀从未想过。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打扫。”江檀抓了抓蓬乱的头发,叹了口气:“我去开门,我们先上去吧。”

        周应淮看着江檀拘谨的样子。

        理性告诉他,他现在操之过急,江檀心防设得太高,容易生出防备。

        可是如果让他等着江檀慢慢打开心扉,他确实一分一秒都等不了。他几乎是偏执的,想要重新闯进她的生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