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人参枸杞在线阅读 - 43.三国之争

43.三国之争

        43.三国之争

        云水帮以西十七万里,有三个国家呈鼎立之势,常年征战不断,举松国位于西部,法相国位于北部,安锦国位于东部,三个国家势均力敌,谁也奈何不了谁。

        这些都是马时迁派出去的弟子带回来的消息,但不妙的是,去了五个四阶弟子,最终只回来了三个。

        还有两个弟子被安锦国的一位将军捉住了。

        莫名其妙就有人来探查情况,而且还都是四阶的存在,修为已经不低了,很难让人不起疑心。

        “这两个弟子一个叫云敏,一个叫齐舟鸣,都是云水帮天赋不错的弟子,齐舟鸣还是我丹堂的四阶丹师,可是如果要营救的话难度系数很大。”

        正龙殿内,马时迁头疼地开口道。

        “我亲自去吧!”

        忽然,曾沐吟语出惊人道,在场几乎所有人都是一副惊愕的模样,唯独苏行舟似乎早就料到了般。

        因为他知道对方肯定会带上自己。

        “太危险了……”

        “三个国家的五阶强者加起来也没有两位数,他们应该很清楚这些五阶修士都是谁,如果这个时候我出面,恰能证明我的身份并非另外两国之人,他们便也不敢再和我交手,因为一旦有什么闪失,另外两国趁虚而入,他们将面临的灾难是毁灭性的。”

        刚有一位长老准备拒绝这个提议,曾沐吟便开口解释道。

        “如果他们质问你为什么要查探他们的情况呢?”

        马时迁开口问道。

        “答案也很简单,我们云水帮想要和贵国建交,帮助他们打破三国鼎立的尴尬局面。”

        曾沐吟语不惊人死不休,但苏行舟知道,这么做是迟早的事情,因为曾沐吟要带他赚钱,而想要赚钱的话就必须要走“战斗雇佣”这条路。

        没有什么事情比吞并其他势力更加具有诱惑力。

        “你还打算回来吗?”

        忽然,马时迁冷不丁地来了一句。

        苏行舟微微一怔,他也注意到了曾沐吟水眸中的茫然,想来她也在考虑马时迁的这个问题,马时迁是聪明的,他知道曾沐吟迟早要跟曾沐卿一样去到中央大陆,这是不可逆的趋势。

        “会回来的……”

        良久,曾沐吟才开口回答道。

        一时间,整个大殿都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明白,曾沐吟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

        她会回来,但不知何时,亦不知生死。

        “这是十枚四阶九转升云丹,我同行舟一起炼制的,多为云水帮培养几个五阶强者出来。”

        曾沐吟说着将一个檀木盒子递给马时迁,随后便离开了大殿。

        “这些是拓灵丹,还有漾灵……”

        苏行舟将数瓶丹药一股脑的拿了出来,他现在已经熟练掌握了空间力量,已经不用储物戒指了,一甩手间,想要到东西就都出来了。

        因为他有一个携身的隐藏空间,就藏在灵脉之中,随时可以从中取出需要的物品,而且它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即便苏行舟死了它也不会出现!

        这样的话就不怕被人杀人越货了。

        苏行舟也给这个空间取名为袖里乾坤!

        和传说中的袖里乾坤几乎一样,似乎什么都能装下。

        前不久苏行舟将葬仙陵收回了,葬仙陵的存在本身就是为了短时间内提高弟子修为,从而对抗虎头寨,而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而私底下,苏行舟也和曾沐吟尝试过,由曾沐吟创造一方空间,将葬仙陵在空间中释放出来,最后再进入葬仙陵中修炼。

        这样一来他们二人就像完全消失了一样,没有人看得到葬仙陵,也没有人看得到他们二人,但这么做却需要一个媒介。

        就像幻海蜃境一样,需要一个石子或者什么东西作为奇点,除非有人破坏了这个奇点,否则空间不崩塌,他们也就不会被迫从中出来。

        这样一来就方便了许多。

        因为葬仙陵这种东西过于惹眼,容易招来杀生之祸。

        “今天好好休息一番吧!”

        曾沐吟有些留恋地看了看周围,她小时候就在这里长大,自出生起就在这里住下,二十年不曾变更,现在要走还怪舍不得的。

        云清宫

        苏行舟还是第一次进入云清宫内,此前曾沐吟一直不允许其他人进去,今天却破天荒地带他进来了。

        “这就是令堂吗?”

        忽然,苏行舟注意到了屋内挂着的一副丹青,是一个女人的丹青,这个女人风华正茂,和曾沐吟有几分相似,尤其是目光中的忧郁和曾沐吟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苏行舟不禁怀疑,是不是狐族的女人都有丹凤眼,苏行舟经常看着曾沐吟险些入迷,仿佛光是看着她就能看一整天,而曾沐卿也给他这种感觉。

        “对,这是我认为画得最像的一幅丹青,所以一直挂在这里。”

        曾沐吟微微颔首,这么长时间一直都是她在亲自打扫云清宫,不过以后还是需要交给别人了。

        “我问你一个问题,我要你认真回答我。”

        曾沐吟忽然拉起苏行舟的手,美眸中除了严肃还是严肃。

        “你问。”

        苏行舟微微一怔,他很少肯定曾沐吟对自己这么严肃的模样,她在云水帮一直都是一个女强人的形象,但面对自己总能转变成一副温柔可人的状态,或许是因为他从来没有让对方失望过吧。

        “我给你的玉玦呢?”

        曾沐吟稍作思索,忽然问道。

        “在这里,怎么了吗?”

        苏行舟拿出那块玉玦,随后只见曾沐吟也从项间取下玉玦,苏行舟这才注意到这两块玉玦上的图案十分相似,是属于一对的。

        “你我最近做了很多超乎普通友谊的事情,如果你只是一时起意,此前的一切我都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今后你我都自重一点,反之,请你手握这块玉玦在我母亲面前发誓,此生不离,来生不弃,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曾沐吟握着苏行舟的手,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苏行舟一时间心中如海啸般掀起万丈波涛,待到曾沐吟把誓言的内容全部讲完,苏行舟的心境中冉冉升起了一盏明灯。

        他牵着曾沐吟的玉手,转身面对曾沐卿的丹青,紧接着双双跪下。

        “此生不离,来生不弃,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

        入夜,曾沐吟的寝殿内

        “我把三种凝香膏的配方给了马时迁,从今往后,这些事情都要交给他去处理了。”

        洗过澡后,曾沐吟缩在苏行舟的怀里轻声道。

        “我们明天什么时候出发?”

        苏行舟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问道。

        “营救弟子的事情宜早不宜迟,我们明早就出发吧……”

        忽然,曾沐吟的灵力注入苏行舟的身体里,竟然将苏行舟的灵力封锁了,紧接着她也将自身的灵力封锁,此刻的他们变成了两个普通人。

        “这是?”

        苏行舟有些诧异,不过下一刻曾沐吟便搂住了他的脖子,照着他的薄唇吻了下去。

        ……(此后省略五百字。)

        激烈的战斗持续了一个时辰,在这个寂静的夜晚他们奉献了自己,创造了一段永久性的记忆。

        “疼吗……”

        苏行舟怜惜地替她擦去汗珠,柔声问道。

        “废话!”

        曾沐吟白了他一眼,她娥眉时而紧蹙时而松缓,似乎在强忍着剧痛。

        “为什么要封锁灵力?如果不封锁的话你还可以用灵力缓解疼痛……”

        苏行舟不禁开口问道,如果她不封锁灵力,此刻她便可以借用灵力来缓解一定的疼痛。

        “当我们处于一个极度兴奋的状态的时候,我们体内的灵脉会释放灵力,而此刻我们心中的防备是最低的,因此容易被误伤。”

        曾沐吟说着轻轻点了一下苏行舟丹田的位置,很快,两人被封锁的灵力都解开了。

        “沐吟……”

        忽然,苏行舟一阵痴情地看着眼前的曾沐吟,后者白了他一眼,紧接着缩在他怀里不作声。

        “如果我们有了孩子怎么办?”

        忽然,曾沐吟开口问道。

        “如果你想留下来的话,我们就把他生下来了再去中央大陆,或者把他留在云水国,中央大陆太危险了,当然这些我都并不建议。”

        “建议什么?难道孩子是我一个人生的吗?我逗你呢,其实我根本就没打算要,所以在刚刚我就已经把它们都给消灭了!”

        曾沐吟幽幽地看着苏行舟,这些办法都是她从古书上看到的,也是一般的双修道侣在经历了这些之后的一般处理方式。

        “等我们将来可以睥睨整座大陆的时候,我们的孩子也就可以无忧无虑地成长了……”

        苏行舟轻声呢喃道,曾沐吟的水眸有些恍惚,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她反倒没有苏行舟想的那么乐观,她能考虑到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其中不乏一些不可抗的存在。

        “如果有一天,我们都忘记了彼此怎么办?”

        忽然,曾沐吟细声问道。

        苏行舟一怔,他半晌没有回话,他知道曾沐吟所言并非天方夜谭,中央大陆一切都有可能,他们不过是蝼蚁般的存在。

        至于黎昼,苏行舟并不指望他会出手帮自己,因为他一旦出手他的存在很有可能会暴露,中央大陆会不惜一切来对抗苏行舟,因此,黎昼恐怕宁愿重新培养一个接班人也不会做出暴露自己存在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