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网游竞技 - 极光兵魄在线阅读 - 第一章 兵击传人

第一章 兵击传人

        广江市,金鳞花园。

        这是一片小型独栋二层别墅区,每户占地面积约两百平米,中式园林风格,只不过小区整体无论是建筑设施还是绿化区域,都给人一种老旧之感。

        毕竟,这处别墅小区建成于约二十年前,无法逃脱岁月风霜的洗礼。

        a区302室一楼客厅,屋主拆除了设计上一切无用的墙面与设施,因此空间显得十分开阔,室内装饰很简单,家居用品只占据了极小的部分,并且屋主似乎对这些东西并不上心,颇具“能用就行,不能用就将就”的实用主义画风。

        剩下的空间,有一半是健身区域,各种器材一应俱全,摆放得整整齐齐,就连哑铃片都擦拭得一尘不染。

        另外一半,地面上铺着格斗软垫,墙壁上挂着一整套纯黑色兵击护具,一旁的兵器架上,还整齐的摆放着不少木质和铁质的未开刃兵器。

        刀、枪、剑、棒、锤……

        在房间一角,有一处神台,神台之上,供的不是诸天神佛,而是“尚武觉意”四个古书黑字,字体笔划锋锐无比,不像是毛笔书写而成,更像是用一柄长刀,一刀刀斩出的字形。

        此时,一个身穿便装的年轻男人正站在神台之前。

        这个男人,一头利落短发,阔面重颐,山眉环眼,双目炯然有光,五官样貌整体称不上俊朗,但却有一股威烈阳刚之气质。

        他身材高大,肩胛宽厚如两扇古代建筑的格子门,双臂强壮且颀长,手掌宽大,十指骨节分明。

        并且,他的肩膀虽宽,体型却不是“倒三角”,其腰腹并不显得纤细,反而十分粗壮。

        宽肩,长臂,水桶腰。

        与健身健美追求形体的美型不同,此人的体型真正称得上高大健硕,虎背熊腰,即便只是静静站立,常人在他面前,也会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张承光,二十五岁,身高一米九二,肩宽六十五公分,臂展近两米,体重约一百一十公斤,兵击爱好者,传统国术技法传人。

        他手持三柱香,对着神台之上“尚武觉意”的字帖拜了三拜。

        “师父,今天是弟子入门第十个年头,弟子不才,如今也未能领会‘惊蛰’之奥妙。不过,刀法虽未能进境,但所幸识得三五好友,现在正筹备成立尚武兵击馆,愿以此弘扬所传明光刀术。”

        “如今国家和平安宁,已不需武术保家卫国,安定四方,但时代虽变,先辈们传下的技艺与尚武之血勇与国术之精神却不该泯然于历史,当时刻激励世人,望师父在天之灵,护佑我等武道昌隆。”

        张承光低声自语,将手中三炷香插在香炉之上。

        随后,他转身离开神台,来到了大厅沙发前坐下,拿起了茶几上的手机。

        屏保亮起,屏幕上闪出一连串聊天软件提示音。

        解锁屏幕,打开聊天软件,一个仅有六人的聊天群消息滚动。

        聊天群的名字很长:八荒四极唯我独尊天地会。

        看到这个群名,张承光顿时满脑子黑线,点开了群聊,查看未读记录。

        小鸟依人:“谁改的群名?”

        神刹狂刀傲世红莲大尊者:“不是我。”

        新蕾:“名字一样长,破案了。”

        小鸟依人:“行,我最讨厌不老实的男人,待会找你单练,这次不用软胶锤,用实木锤,我最近臂围好像又涨了一厘米,正好试试威力。”

        阿虎:“谦哥,上次还没被赵姐锤够么?你是不是有特殊嗜好?”

        神刹狂刀傲世红莲大尊者:“本座无所畏惧,近来本座日夜揣摩经典,参悟出一式杀招,正好要一雪前耻。”

        常言道:“又看了什么新番?牛不牛?”

        神刹狂刀傲世红莲大尊者:“放肆,本座纯爱战神。”

        ……

        张承光看着群里几人光顾着闲聊,但就是没有一人去把群名改回来,不禁有些无奈,只得自己动手,将群名改回“尚武兵击馆筹备群”。

        群里的几人,就是他的合作伙伴,都是他这些年在广江市内结识的各路古武术传人。

        张承光更改群名的举动,引起了群内众人的注意。

        小鸟依人:“@光之巨人,场馆的实战场地装修好了,我们打算今天到馆里试用,你什么时候有空?”

        光之巨人:“一会儿做完日常训练就可以过去。”

        常言道:“我早上要监考,下午才能过去了。”

        光之巨人:“那就下午两点大家一起去吧。”

        看到众人回了个好,又开始继续侃天侃地,张承光微微一笑,退出了聊天软件。

        他起身走上了二楼,来到了一个房间之前,打开了房门。

        房间之内一片昏暗,没有窗户,室内也没有家具,空荡荡一片,只在房间正对门的墙壁前立有一个刀架,正中的地面上摆放着一个蒲团。

        随着房门打开,光线照入,可以看到房间墙壁上贴着厚厚的墙纸,似乎是一种隔音材料。

        这是一间用于冥想的静室。

        张承光走入房间之内,顺手带上了房门,准备开始日常训练。

        而就在张承光走入静室,关上房门的那一刻。

        外界,开始出现前所未有的变化。

        广江市,滨江路。

        如今正是清晨时分,正值上班高峰,街道之上车水马龙,人流密集,所有人都行色匆匆,仿佛在与时间赛跑。

        红绿灯旁,一位年轻交警一刻不停的指挥着交通,虽然如今已经是秋末时分,气温并不算高,但街道上车来车往,加上高强度指挥,使得年轻交警的额前出现了汗珠。

        吱!!

        忽然之间,街道上的车辆不知道什么原因,齐刷刷的急刹,有的后车躲闪不及,发生碰撞,出现了不少追尾事件,街道上顿时乱成一团。

        有人探头而出,查看情况;有路怒一族大声叫骂。

        年轻交警满头大汗,皱起了眉头,大步朝停在红绿灯前的几辆车走去,他看得很清楚,原本刚刚变了绿灯,所有车辆启动,正是因为排头的部分车辆急刹,这才造成了事故。

        “你们什么情况?”

        他走到其中一辆车的驾驶位旁,敲击车窗询问道,但很快他就发现不对劲,驾驶员好像没注意到他的询问,神情显得有些呆滞,一直在看着前方。

        年轻交警不明所以,朝着司机视线的方向看去。

        随后,他也呆呆的站在了原地。

        不仅是他,街道之上,所有行人与车辆全部停下,喧闹的都市,一瞬间陷入了诡异的寂静,所有人都看向了天空中的某个方向。

        在那里,天穹如同被撕裂的幕布,出现了一道狭长而深邃的裂口,正在缓缓的扩张。

        天,裂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