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武侠修真 - 综武,开局崩坏师娘宁中则在线阅读 - 第57章:宗师和一流高手的区别

第57章:宗师和一流高手的区别

        “表小姐说岳大哥是大坏蛋,她才不来吃饭呢。”

        “岳大哥,你到底把表小姐怎么了?”

        【望仙居】雅间,阿碧撅着小嘴,气呼呼的对着秦寿抱怨。

        “我可没把你们小姐怎么样,别乱说。”

        秦寿大喊冤枉,随即坏笑道:“这事,你听话问问马钰马道长。”

        “他应该知道的比我清楚。”

        阿碧白了眼秦寿:“不要以为我年纪小就好骗。”

        “明明是你先和小姐说的什么,她才去找得马真人。”

        秦寿竖起拇指赞道:“阿碧真棒,知道什么叫追本溯源。”

        “你…”阿碧哪里是秦寿的对手,几句话就被说得没了脾气,还想着如何反驳时。

        下楼点菜的寇仲急匆匆地跑进屋内,坐在椅子上问道:

        “岳哥,你猜,我看见谁了?”

        秦寿一愣,散出神识走了一圈,笑道:

        “石长老、沈老堂主还有和我一直不对付的桂锡良。”

        “我去!”寇仲一惊,佩服道:“大哥你真厉害,这都知道。”

        “你不会是开了天眼吧?”

        “这个本事,你们以后也能学会。”秦寿莞尔一笑地说道:“开门吧,他们过来了。”

        “岳哥,他们的雅间在另外一边。”寇仲以为秦寿在开玩笑。

        一边起身去开门,一边开口解释。

        喀——

        房门打开的刹那,寇仲嬉笑的脸皮立马僵住。

        门外正是举着右手,摆出敲门状的桂锡良。

        “你…你们怎么来了?”寇仲吃惊地问了一句,又马上指向另外一边:“你们的雅间不在对面么?”

        “是石长老听说师弟在这里,特意过来感谢。”桂锡良不冷不淡地说道。

        “啊!那请进吧!”寇仲连忙侧过半个身子,请桂锡良、沈北昌、石龙进房。

        屋内的秦寿也没有装腔作势,而是笑脸相迎,客客气气站起来对三人施礼。

        “败岳见过石长老、沈堂主、桂师兄。”

        石龙、沈北昌两位老山参,笑呵呵地说着打扰了。

        而桂锡良则还是有些扭捏,完全不想承认秦寿这位不知哪里来的“好”师弟。

        秦寿热情地拉着石龙坐下,后者点点头,笑道:

        “我和老沈听说岳军师在这里庆祝,想着过来瞧瞧,顺道混杯酒水。”

        “不请自来你该不会介意吧。”

        “怎么不会!”秦寿怎么说也是二世为人。

        自然明白要团结群众,凝聚力量,促进组织和谐发展:

        “您能来,是我的荣幸。”

        阿珠见秦寿如此客气,连忙起身为几人斟酒,一副贤内助的模样。

        “岳军师,多谢当初赠我【小还丹】,先干为敬!”

        石龙端起酒杯敬向秦寿,没有二话满杯饮入口中。

        “石长老客气了,当初也是因缘会际罢了。”

        “如今,你我共同效力【竹花帮】不用太过客气。”

        说实话,秦寿对当初偷【长生诀】还是亏心得很。

        能用一枚【小还丹】,解决内心中的亏欠,这笔买卖他认为值。

        “岳军师大气!”坐在一旁的沈北昌听到秦寿说的话,捋起白须大声称赞。

        几人相聊甚欢,除了桂锡良始终不冷不热外。

        石龙、沈北昌皆是大为赞赏。

        酒过三巡后,秦寿虚心请教道:

        “石老,我一直好奇,武林之中,为何既有境界划分,又有战力划分?”

        “具体的区别在哪里?”

        石龙看了眼沈北昌,笑道:

        “众所周知,我们武者的境界,分为炼气、锻骨、外劲、内劲…陆地神仙。”

        “而,前四个境界,在战力方面区别并不明显。”

        “炼气境练就出强悍的武技,打败内劲强者的例子不在少数。”

        说到这里,石龙停顿了顿,看了眼众人继续说道:

        “可一旦到达【宗师境】后,那就不一样了。”

        “战力上完全可以说,是两个分水岭。”

        “即便再弱的宗师,也能打败最强的一流高手。”

        寇仲心急道:“这是为什么?”

        “我怎么感觉他们两个差不多。”

        石龙“哈哈”一笑,伸出一根手指道:

        “因为‘意’,所有宗师高手,皆领悟了自己的‘意’。”

        “气随意动,一个念头,丹田真气就能随意而发。”

        意?

        秦寿像是抓住了什么,又像是什么都没有抓住。

        “意”这个东西很模糊,又很清楚。

        “有些人,一辈子都领悟不到‘意’。”

        “有些人啊…睡了一觉就突破咯。”

        只见,石龙手指轻叩桌面,眼前酒杯之内升起一道水柱。

        左右摇摆任他驱使,最后,再度落回杯中。

        看得众人连连称奇,大喊厉害。

        “朝闻道夕生死,我三十岁内劲大成。”

        “却始终没有领悟自己的‘意’,以至于无法突破到【宗师境】。”沈北昌满脸不甘心地叹了口气。

        “此物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否则,世间宗师又岂会只有百人?”

        石龙点点头,认真道。

        “难怪石老,您能镇压扬州城数十年。”

        “现在看来,真是太酷啦…”

        寇仲、徐子陵忍不住佩服道:

        “太酷啦?”石龙好奇地看着寇仲、徐子陵两个毛头小子,眼中露出疑惑之色。

        “就…就是厉害和帅气的意思。”寇仲、徐子陵忙着解释道。

        “噢,噢,噢…原来如此,是老夫落伍,落伍咯。”

        石龙“哈哈”大笑,显得十分开心。

        …

        一场愉快的酒宴很快结束,秦寿告别了石龙、沈北昌三人,带着几个小朋友回家。

        几人有说有笑讲着趣事。

        “岳哥,我和子陵也下过墓呦。”

        “不过,教我们的老谋死咯,我们就不再下去了。”

        寇仲显摆地说道。

        “没错,听他说,年轻时候还当过什么校尉,很厉害呢。”

        徐子陵点着头附和道。

        “是不是摸金校尉?”阿珠道。

        “没错,就是摸金校尉,他还有事没事传我们些口诀呢。”

        寇仲显摆道:“寻龙分金看缠山,一重山是一重关,关门如有八重险,不出阴阳八卦形…”

        秦寿眉头上扬,轻笑一声:

        “哈哈,下次找个墓我带你们下去看看。”

        说着推开府门。

        瞬间,感受到一股陌生又熟悉的气息,挂在脸上的笑容,突然一变,冷声道:

        “有贵客不请自来,还真是我败某的荣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