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网游竞技 - 神眼女道师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戏子落幕(九)

第四十四章戏子落幕(九)

        以命换命的鬼魂将无法投胎转世,只能在世间飘荡直至魂飞魄散。

        “老马,你不要犯傻了,以命换命只会使你家小姐受苦,赶紧收手吧!”

        “哼!收手?”

        老马冷哼一声:“本来是想用他的身体,谁知你跟来了,这就是天意。”

        说着老马指了指我另一侧的清德,我转头一看,我靠,清德竟然睡着了,真是服了,竟然能在这种情况下睡着。

        “清德,清德,快醒醒!”

        喊了几声,清德一直没有反应,老马见状也不多说,上去踩住清德的脚踝,恶狠狠地说道:“让你给我装。”

        “哦,哦,疼,疼,别再用力了,我不装了。”

        我这时才知道原来清德一直在装睡。

        清德“嘿嘿”笑着,说道:“你复活你家小姐用女的,我是男人,没什么用处,不如你把我放了?”

        老马打量着清德,随后说道:“这副皮囊还不错,我先把你养着,等我死之后,用你的身体还魂。”

        老马将所有的东西摆放好,准备开始作法。

        换魂比较麻烦,要将两者的鬼魂互换,须得在两者的周围点燃十根蜡烛,这十根蜡烛分别代表人的三魂七魄,换魂的过程中不能熄灭。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老马开始念动咒语:“借阴魂,转渡生,各路鬼差莫阻挠,茅山术士马展恭请张天师下凡。”

        念罢,用手一直眼前的蜡烛,那些蜡烛竟自己着了。

        蜡烛被点燃说明换魂已经开始,除非死者的鬼魂不愿意,否则无法停止。

        我隐约看见沈明雪的鬼魂飘来,她想进入我的身体,试了好几次都没有进去。

        老马意识到情况不对,来到我面前,掐指一算,惊恐道:“你竟然是个阴阳人!”

        我一听愣住了,“阴阳人?什么是阴阳人?”

        清德解释道:“人死了鬼魂离开身体称为死人,而人死了鬼魂却依旧在身体里,跟正常人一样,这就叫阴阳人。”

        我眉头微皱,问道:“那我是死了还是活着?”

        “不死不灭,既无轮回之苦却受世间百痛。”

        老马心如死灰,好不容易准备好这一切,谁知竟碰上我。于是他又把矛头转向清德。

        沈明雪的鬼魂像个傀儡一样,老马指哪儿她就去哪儿。

        “哐!”

        老马的屋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门口站着一个人,不对,是一个长的像鬼一样的人。

        “王岩?”

        老马一眼便看出那人,他不是别人,正是王岩。

        王岩手里还拎着一个人,仔细一看,原来是沈涛。

        “你究竟是什么人?”

        老马有些后怕,心想:整个沈府少说也有五六十口子人,怎么能让人闯进来都不禀报呢!

        “来人……”

        王岩冷笑道:“别喊了,他们都“睡觉”呢!”

        王岩说“睡觉”这两个字的时候,故意用力。

        老马自然能明白这两个字的含义,他吞吞吐吐的说道:“你把老爷也给……”

        王岩撇了一眼熟睡的沈涛,不屑地说道:“他呀!还没死,不过今晚他是逃不掉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老马再次发问,他总觉得“王岩”只是个假身份,此人绝对是别有用心。

        王岩也不答话,随手将沈涛一扔,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

        转头一看绑着的我和清德,淡淡地说道:“吆!这是干嘛呀!借尸还魂呀!”

        老马心里“咯噔”一下,心想他究竟是什么人?难道是来寻仇的?

        王岩像是能看穿人心一样,眼神犀利的看着老马,说道:“每错,我就是来寻仇的。”

        老马疑惑的看着他,怎么也想不起来究竟在哪里见过。

        王岩站起身,来到老马面前,淡淡地说道:“你跟着沈涛做了那么多的伤天害理之事,当然不会记得,还是我给你提个行吧。”

        “城西乱葬岗。”

        老马听闻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再次看向王岩。

        王岩冷笑道:“看来马管家的记性真是差呀!半年前的事情,这么快就忘了?”

        “半年前?半年前?半年……”老马默念了几遍,突然脑海里出现一副画面:戏子的花脸。

        “啊!”

        想起来的老马大吃一惊,惊讶地看着眼前面容似鬼的人。

        “你是……你是何忆?”

        王岩听闻大笑道:“哈哈哈,这不就想起来了嘛!”

        老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怎么可能想到眼前之人会是何亿呢?

        而我和清德两人听到后也是大吃一惊,虽然我没有见过何忆,但能成为名角儿,想必也应该是蛮俊俏的,可现在眼前这人恐怕鬼见了都要绕着走,怎么可能是何忆呢!

        “咳咳!”

        昏睡的沈涛苏醒了,老马连忙扶起他,沈涛一看王岩也在这里,便问道:“王岩,你来我家干嘛?滚,这里不欢迎你。”

        老马拉扯他的衣服,小声说道:“老爷,他不是王岩,他是何忆。”

        沈涛一听何忆的名字,踉跄几步,差点没站稳摔倒,幸好老马及时扶住他。

        “他不是死了吗?”

        老马也附和道:“对呀!半年前我亲自处理的,看着断气之后在埋的,不会有错。”

        沈涛脸色苍白,弱弱地说道:“莫不是见鬼了。”

        王岩听后狂笑不已。

        “哈哈哈,这半年我活的确实像鬼,这都是拜你们所赐。”

        说后半句话的时候,王岩歇斯力竭地大吼,声音在屋内回荡许久。

        “王岩,不,何忆,你真以为就凭你一个破戏子出身,就能扳倒我吗?我告诉你,戏子永远是戏子,披上龙袍也是戏子,下流货。”

        沈涛确认眼前之人是何忆后,便又开始对他冷嘲热讽。

        王岩不反驳,只是无奈摇头。

        沈涛却并未打算住嘴,继续说道:“半年前是你咎由自取,自作多情,你以为你会唱戏,是名角儿,就可以随便勾引我家雪儿吗?告诉你,你这是懒蛤蟆想吃天鹅肉,白日做梦。

        我不同意,我永远也不同意,更不能让你毁了她的幸福。”

        何忆(王岩)冷笑一声,指着地上沈明雪的尸体说道:“难道这就是你所谓的要给她的幸福吗?

        你不懂,你永远也不知道你的女儿想要什么样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