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侦探推理 - 千禧年半导体生存指南在线阅读 - 第十章 离京前

第十章 离京前

        “大致就是指人们有各种而已的需求,这些需求从高到低排列,当低级别的需求被满足的时候,就会追求高级别的需求。

        最低级别的需求是生理需要,比如食物、水、空气、性等等。

        然后是安全需求,需要稳定安全的环境。

        再进一步就是社交需求,需要有人际关系需要被爱。

        再往上是尊重,自我尊重以及别人对你的尊重。

        再往上就是认知需求,对知识的追求。

        新东方做的生意,从需求理论上来说,级别很高。

        你们应该也能从经营数据上看到,你们的营收规模和利润都是呈现一个高速增长的态势。”

        王强听的频频点头。周新的话,帮助他进一步认识到,在新东方干是对的,是大有前途的。

        “我明白,我们内部开会的时候也经常讨论,社会上的财富是一块蛋糕。

        原本蛋糕可能只够满足大家吃饱肚子的需要。

        在蛋糕做大的过程中,会有更加细分的需求产生,比如穿衣、旅游、看电影等等。

        而出国留学这是很贵的需求,当前面那些需求被满足的家庭,才有多余的蛋糕,来为孩子考虑出国留学。

        也就是蛋糕越大,新东方能够分到的蛋糕才会越多。

        不过新东方做的也不止出国留学这一个领域,我们的主业是各种英语类培训,这个蛋糕更容易增长。”

        “是的,所以师兄你还是在新东方好好干,干好了大有前途。”

        周新自然也从辅导员那里打听了王强的来历,在他看来这么早加入新东方的名师,后来肯定混得不错。

        新东方早期扩张的时候,分到外地分校当校长的基本上都是年薪百万起步,。

        从买房的角度出发,两千年出头的一百万比后世的一千万还要更香。

        王强问道:“既然你这么看好新东方,有没有想过之后回国来新东方干?

        我这也是帮老俞招揽你。

        我们绝对能够开出第一流的待遇。”

        其实来到这個年代,想要混得好,有无数条路可以走。

        完全可以不用去伯克利,以他的能力直接退学创业,利用信息差做一家互联网公司,然后把公司卖掉。

        利用积累的原始资本搞天使投资。

        随随便便就能够实现财富自由。

        但是为什么要去伯克利?为什么要继续去找胡正明?

        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在于希望能够在未来华国芯片产业面临全面封锁的时候,华国能够有退路,能够有反制手段。

        他不想看着一大帮为了补贴的企业们拿了大笔资金,国产设备还只是停留在实验室阶段。

        领导一关注,就是有了有了,实际要拉到生产车间去实验,就是还要调试。

        周新作为业内人士,完全称得上食物链上游了,包括和梁孟松的私人关系,他很清楚芯片行业的国产化做得到底怎么样。

        从14年大基金成立开始,到18年之后解决卡脖子问题成为整个华国社会共识。

        实际上一直到2020年周新来之前,华国28nm芯片生产线的国产设备率也不过15%。

        即便在一切都顺利的情况下,华国也要到2030年才能具备28nm芯片全国产化的能力。

        而那时候,西方国家以及开始生产1nm了。

        等到那时候,靠着算力的优势,国外的人工智能和国内的人工智能之间的差距,非常之大。

        来到这个年代之后,周新很多次晚上都在想,要不要挣扎。

        每次让周新坚持下去的,都是在华盛顿的那段日子。

        作为阿美利肯的首都,华盛顿的华人是很少的,华人大部分都集中在加州、纽约和新泽西州。

        周新在华盛顿的时候有很深的孤独感,由于他的工作很敏感,虽然是商业行为,但是却是阿美利肯和华国两个巨人争斗的第一线。

        他的任何行为都会被视为代表华国官方,这是某个华盛顿说客私下告诉他的。

        周新总有种自己的通话被监听的错觉。

        在华盛顿的一年时间里,他深刻认识到阿美利肯达成了要在所有高科技领域遏制华国发展的共识。

        半导体只是阿美利肯找到的抓手。

        周新来到这个年代,他希望二十年后再去华盛顿的时候,他们是一场谈判,而不像他当年在华盛顿一样,那是恳求。

        王强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突然陷入了沉默,只是见周新呆呆看着眼前的茶杯。

        “有的时候有很多好走的路,但是我就是想走一条不那么好走的路。

        按照马斯洛的需求理论,我追求的是某种程度的超越。”

        华国在半导体领域的差距,是全方位的,完全不是靠一个人能够实现超越的。

        想靠一个人实现半导体领域的追赶,这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有系统另说,机械降神能够解决一切现实世界的问题。

        “所以新东方是很好的选择,只是我的需求不在于此。

        还是感谢新东方给我的十万rmb,帮我满足了低层次的需求。”周新不想气氛太严肃于是调侃道。

        王强意识到面前这位青涩的少年,心中有着他难以理解的雄心壮志:“好,我们燕大人就得有这种气吞万里如虎的精神!

        来,我就以茶代酒,祝师弟去伯克利之后能够一切顺利!”

        在离开燕京的前夕,除了又和室友们聚了一次之后,周新就一直保持着高效学习的状态。

        他需要了解当前集成电路在学术界和工业界分别发展到了哪个阶段。

        同时也在为去伯克利之后,要拿出哪些东西,展现实力要到哪个程度做准备。

        亮肌肉是很有必要的。

        虽然他前世和胡正明相处的很融洽,但是不代表他这次去伯克利想要被当成劳动力。

        工作换取博士学位,这是一般人的路径。

        周新手里的筹码完全不用走这条路。

        时间宝贵,要做得事情太多,周新还想从胡正明手里拿到一笔启动资金呢。

        新东方给的十万rmb充其量是个生活费,要想自己创业,还是在阿美利肯创业,十万rmb打个水漂都溅不起一丁点水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