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言情 - 乡间灵异录在线阅读 - 第2章 溺死的二丫

第2章 溺死的二丫

        二丫本就狰狞的脸以一种奇怪的表情扭曲,发出刺耳的尖叫。

        “区区妖道,还敢放肆!”我爷一声厉喝,趁机将捏好的符咒贴在她身上。

        二丫开始痛苦的挣扎,伸出爪子妄图抓住我爷,奈何还没来得及,便化作一缕青烟消散了。

        只是地上有一摊被水浸湿的地方,还透着丝丝寒气。

        我松了口气,从地上爬起到了我爷身后,还没来得及说话,他一巴掌重重拍我脑袋上,“格老子的!老子让你别回头,你这话是听进狗肚子里去了!”

        “要不是老子放心不下跟过来,你就滚去见阎王爷了你!”

        我现在想起刚才的事还在后怕,就像是小时候看的话本里的东西全出现在了眼前。

        再让我碰上那也得跪下。

        “爷,这是咋回事啊?张大爷家没人咧?”

        我爷瞪了我一眼,捏了张符咒,念了串咒语,原本漆黑的村里才有了点光亮。夜空明月高悬,我鬼鬼祟祟的跟着我爷往家走。

        “刚才那就是幻象,看给你吓的。人家还没弄死你,自己撞墙上差点没死咯!”

        这话说的我有点不好意思,好歹我也是个一米八的成年男子,想起刚刚,差点没尿裤子。

        “咋不去张大爷家了?”我追问道。

        “本来让你过来就是想让你躲一躲,你他妈是一点也不争气,差点被鬼佬儿勾了去,都解决了你还去干嘛?”

        我爷气的直瞪眼,我也不敢再问。一路跟着他到了山竹村附近的湖边,远远的就看到好几个人围在那儿,亮着的都是手电筒。

        “你不是想知道我为啥让你去大岭村吗?跟我过来。”

        我紧跟着到了湖边,穿过人群,看到地上躺着个人。穿着条白裙子,全身湿透了,泡的水肿发白。一头黑色像水藻一样缠在她脸上,给我吓了一跳。

        “这是二丫!”我叫出声。

        也不怪我一眼就能认出她来,实在是刚才的事情对我一个懵懂的大学生来说,造成的阴影太大了。

        “你去河边,嗑三个响头。”我爷在身后命令道。

        看我没动,抬脚往我膝盖窝踹了两脚。

        也扑通一下跪在地上,膝盖疼的龇牙咧嘴的。看我爷不是在开玩笑,老老实实给他嗑了三个响头。

        旁边村民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在议论什么。

        “刘老三,这是咋回事啊?”

        “这大半夜的,怪吓人的。”

        我爷就叫刘老三,碰到这事儿,也只有他能解决。

        “这事儿你们不用管,哪儿来的回哪里去吧。”

        “你,把她抱起来。”我爷吩咐道,最后指了指我。

        我?

        我左右看了看,好像旁边没有其他人。

        “不是吧,爷?”

        抱死人?还没开拓这个业务啊!

        “你不把她抱起来,还指望谁?”我爷一边说一边招呼着其他人离开,没一会儿,人都走光了。

        还嚷嚷着,“一个个的都别回来!”

        “想祖坟冒青烟的,就在这里多待会儿。”

        果然,才一下子,人都跑光了。

        我爷回来看到我站在那里发呆,立马嚷嚷着又骂了我好几句。

        我也没办法,只好把地上的二丫抱了起来,心嘀咕:二丫,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是还听得到,可千万别来找我了。

        跟着我爷回了家,不知道正厅什么时候多了口棺材,稳当放着,有点慎人。

        老话说活久见,这也是我十八年来第一次碰到这么离奇的事。

        听我爷说把二丫放进棺材里合上盖,烧了三炷香后,便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看我欲言又止,我爷冷哼,“是想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对吧?”

        我连忙点点头。

        “这二丫,就是为了你死的!”

        啥?

        “爷,你可别瞎说!”我吓得就要捂住他嘴。

        二丫还躺里面呢,说了可不得灭了我。

        “你不想承认也没用,当年你出生万畜尽灭,典型的阴命。按道理你早该死了,是老子用法子吊着你的命。”

        我爷的脸色沉了几分,看来这件事情有些棘手。

        “没想到,这次竟然取了二丫的命。”

        我小时候听我爷说起过一点这事儿,但具体怎么回事又不懂。

        要是今夜之前听这些,我还能当故事听,但是今夜差点丢了命,对我爷说的那些简直不敢不信。

        “那为啥找二丫?”

        “你们两个小时候一起玩过,她阴气重,自然被盯上了。”我爷看着我,眼神有点复杂。

        “这两年你不在这里,那些东西只能用她来威胁我们。”

        我听着心里一阵恶寒,正好外面吹来一阵阴风,把外面的木门给吹开了,声音嘎吱嘎吱的。

        “不过你也不用怕,只要有我在,短时间内还不会找上你。”

        我爷盯着棺材发呆,手里捏着一张符。

        “现在二丫的鬼魂也没了,明日我们把她送回家,你再跟我去一个地方。”

        “今夜别睡了,我担心会有异动。”

        我连连点头,寻死这谁敢睡。

        我现在闭上眼睛想到的就是二丫那张狰狞的脸,睡着都能被吓醒来。

        “那这二丫怎么就找到我了?”

        后面听我爷说,那二丫变成鬼魂后,知道是替我丢的命。我爷担心,才让我撑伞抓鸡去大岭村好躲一躲。

        只要半夜听到声音不回头,那只鸡也是他担心我不听话,留着替我偿命的。

        “行了行了,跟你扯多了,你也听不懂,闲的没事你就去睡觉吧,明儿可没有你休息的时间。”

        我摇摇头,缩在一旁打了一整夜的瞌睡,总算是等到白天,天亮了。

        “刘老三!”

        我被张大爷的声音惊醒,就看到大岭村几个壮汉在外头。

        张大爷也是大岭村的守阴人,寻常和我爷关系极好。

        他进来时偷瞥了我两眼,又听我爷说了昨夜的事情,打开棺材盖看了眼,重重的叹了口气。

        “哎,这下他家不得伤心死。”

        “没得办法,偏偏选了他们家。这件事你帮我说道说道,免得产生些误会。”

        “你放心吧,这事儿我肯定不会说的,就是……”

        我莫名其妙看着眼前俩老头嘀嘀咕咕,不过张大爷也没多说,让壮汉抬了棺材就走了。

        我爷等所有人都走了之后才回来,看着我道,“臭老子,跟老子过来!”

        wap.

        /134/134031/314333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