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狂妃嫁到:神尊要逆袭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 你想要绿玉藤

第八十一章 你想要绿玉藤

        司空如朗虽中了神仙散,但经过这么久的发泄以及方才凤慕卿那粒丹药,悠悠转醒。

        「真是脏了本妃的眼,收拾好出来,长公主和众位千金可都在门外等着呢。」凤慕卿冷眼瞥了三人一眼,转身离去。

        凤婉婉和赵嘉怡连忙拾起地上散落的衣裙,迅速穿戴整齐,而司空如朗却是眼神呆滞,不敢相信眼下发生的一切。

        明明是凤慕卿,为何变成了凤婉婉和赵嘉怡?

        想到门外的长公主和众位千金,三人尴尬不已,收拾妥当后低垂着头缓步出来。

        三人偷偷打量司空如月,见她黑沉着脸,顿时忐忑不安。

        这可是长公主精心筹备的赏花宴,如今被他们破坏,想来定不会轻饶了他们。

        倒是司空如朗率先开口,「皇姐,此事是弟弟的不是,弟弟在此赔礼了。」

        司空如朗拱手作揖,一脸真诚,而凤婉婉与赵嘉怡沉默不言,见状跟着弯腰福了福身子。

        司空如月望着低眉顺眼的司空如朗,千言万语终化作无奈一声长叹。

        今日之事她本就是推手,只是谁也没料到中了神仙散的凤慕卿居然能顺利逃脱,还让凤婉婉和赵嘉怡钻了空子。

        「罢了,今日时候也不早了,诸位小姐早些回府吧。」司空如月扶了扶额,随即下起了逐客令。

        「等等!」凤慕卿骤然出声,冷冽的目光射向司空如月,「长公主,本妃可是何时得罪了你?」

        司空如月不明所以,摇了摇头。

        「那方才你当着众人的面污蔑本妃的忠贞,有何意图?」凤慕卿步步紧逼,眼刀子径直飞向司空如月。

        敢算计她,就得尝尝什么叫自食其果!

        「这……」司空如月语塞。

        那日,司空如朗上门拜访。

        「皇姐,弟弟想请你出手相助。」

        司空如月微微诧异,这么多年,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还是头一次开口请她帮忙,她自是不好推辞。

        「何事?」

        「弟弟想请你给摄政王妃送张赏花宴的请帖。」

        摄政王妃?!

        司空如朗同凤慕卿有婚约一事她自是知晓,只是现今凤慕卿已嫁作他人妇,还是摄政王妃,他此举有何用意?

        「为何想要邀请摄政王妃?」

        「此事非同小可,皇兄也知情,皇姐还是不知为好。」司空如朗郑重其事道。

        「既然是以我的名义发出去的请帖,我还是有知情的权利吧。」

        司空如朗无奈之下只好透露些许,「如今君如夜大权在握,时刻危及到皇兄,凤慕卿是君如夜的帮手亦是弱点,我们要让她为我们所用。」

        司空如月知晓事关重大,现在的局面她也略有所知,「可有何需要我帮忙的?」

        司空如朗没料到她会是如此态度,毕竟这位皇姐一想待人谦和,从不做过勾心斗角之事,现在却主动要求帮忙,果然还是放不下胞弟。

        「明日皇姐设计将她引到你后院的换衣室即可,剩下的交给我。」

        「好。」

        司空如月见到此事还牵扯上了司空如轩,更想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她早早出宫开府,对身在龙椅上的亲弟弟也没帮上什么,现在正需要自己出手,她怎能不尽心竭力。

        他们毕竟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且他还时刻惦记着自己这个姐姐,隔三送些贵重物件。

        于情于理,她都改出这份力。

        于是,在司空如月的追根问底下,司空如朗将计划全盘托出。

        他相信皇姐是站在他们这边的、

        最后,他赌赢了,司空如月虽觉得事情太过匪夷所思,却还是愿意助他们一臂之力。

        这里面的曲折无人可知,凤慕卿只想趁此机会好好替自己出口恶气,若不是她有玖玖,今日还真的是栽了。

        她可不是能任人欺辱的!

        「长公主,本妃的名声岂是随意能被污蔑的?」

        司空如月一时间被架在了火上烤,骑虎难下。

        忽然,她灵光一闪,忙开口道:「此事是本公主先入为主冤枉了摄政王妃,是本公主的不是,本公主以一块巨形紫色玻璃种翡翠主石赔罪,摄政王妃可解气?」

        巨形紫色玻璃种翡翠主石!!!

        凤慕卿倒吸了口气,原以为羊脂白玉已经够稀有了,没想到她这里还有如此贵重的玉石,刹那间,她心里乐翻了天。

        但,司空如月是个爱花如命的人,玉石于她来说无足轻重,让她损失些财物岂能让她有剜心之痛。

        「听说长公主府中有一株极为稀有的绿玉藤。」

        闻言,司空如月大惊失色,「你想要绿玉藤!」

        「长公主不是想要息事宁人?本妃很是喜欢这株绿玉藤,若是长公主无法忍痛割爱,本妃不介意给自己讨个公道。」

        司空如月心在滴血,手中的丝帕都快被她绞碎。

        那株绿玉藤十分稀有,她都是亲手照料的,就连赏花宴她都没有把它移出来,唯恐被不知轻重者碰上损坏。

        凤慕卿张口就要绿玉藤,她又怎么舍得?

        「摄政王妃,绿玉藤照料颇费功夫,还是换个条件吧。」

        「可本妃就瞧上了这株绿玉藤。」凤慕卿当仁不让,毫无转圜的余地。

        霎时,气氛剑拔弩张,其余人纷纷垂着脑袋,仿佛什么都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

        二人僵持不下。凤慕卿也不催促,静待司空如月的答案。

        「皇姐……」

        「罢了,既然摄政王妃喜欢,本公主自是乐意奉上。」

        司空如朗知晓司空如月对这株绿玉藤的喜爱,不忍她为难,正欲开口解围,却被她率先开口打断。

        「皇姐。」司空如朗不可置信地唤了她一声。

        司空如月望了他一眼,眼中的意思十分明显,只要凤慕卿不追究此事,损失一株绿玉藤值得。

        司空如朗眼眶一热,感动得一塌糊涂,同时心中自责不已。

        此事原本和她没有关系的,是自己硬生生把她拉进了这趟浑水中。

        「待会儿还请长公主派人一同将绿玉藤送回摄政王府。」

        「自然。」司空如月痛心疾首。

        凤慕卿粲然一笑,见她不开心,心里一阵舒坦,自己可算是收回了些许利息。

        「既如此,本妃也就不打扰了,我们走。」

        话音一落,凤慕卿扬长而去,徒留司空如月望着她潇洒而去的背影咬牙切齿。

        /90/90318/207659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