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狂妃嫁到:神尊要逆袭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居然认不出自己的王妃

第二章 居然认不出自己的王妃

        见凤慕卿神色疲惫,御清风开口,“到京都还有些路程,凤姑娘可以歇息片刻。”

        凤慕卿掀开车帘望了一眼天色,询问道:“还要多久到京都?”

        希望来得及。

        “约莫半个时辰。”

        凤慕卿“嗯”了一声,靠着车壁阖上了双眸,整理了一下脑中混乱的记忆。

        这是一个叫做星云大陆的地方,以北夷国为中心还有许多国家,孩童时期所有人会用测灵石测灵根,从而选拔出家族天赋子弟送往学院学习。

        灵根分为金木水火土五灵根,又分为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渡劫和大乘,每一个阶段又分为七阶。

        这片大陆灵气尚可,虽比不上她所在的那个世界,但在这个没有成神之人的大陆,还算可以。

        不知为何,在这片大路上的修炼者能达到元婴期的寥寥无几,更别说化神期以后的修炼者了。

        原身生活不易,对这些事也只是一知半解。

        看来得寻个人问问。

        想当年她能修成众神之首的神尊,如今不过是重来一次罢了。

        凤慕卿催动精神力探视自己的灵脉,眉头狠狠皱起。

        当年原身测灵根时被判为没有灵根不能修炼,如今体内只有点点白团。

        这是……

        凤慕卿食指和中指悄然搭在脉搏上。

        竟然中毒了!

        还中了十年!!

        凤慕卿无声长叹,原身不过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究竟是谁下这样的狠手?

        在凤慕卿思绪万千的时候,一旁的御清风暗中打量。

        看来今日摄政王府有热闹可瞧了,奈何他是别国质子,还不能明摆着去看热闹。

        都说这凤慕卿不过一介废材,如今看来,怕是名不副实。

        京都,不平静了。

        嘈杂的人声将闭目养神的凤慕卿吵醒,她深吸了口气,顷刻间打起了精神。

        “你能带我去摄政王府么?”

        原身并不知晓摄政王府在哪里,只能求助御清风,毕竟时间不容耽误。

        御清风丝毫不意外,转头吩咐外面赶车的小厮,“去东街。”

        偌大的高门挂满喜庆的红绸,就连府门前威严的两座石狮子身上都挂着两朵硕大的大红花。

        摄政王府内宾至如归,欢声笑语,无一不表示府内的热闹。

        司仪满脸笑意的望着新人,热情洋溢的高呼。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

        “慢着!”

        就在即将礼成之际,一道娇声厉喝打断。

        众人循声望去,见来人一席火红嫁衣,三千发丝凌乱散于身后,略微狼狈。

        宾客议论纷纷。

        这是哪来的疯子,竟敢闯进摄政王府,阻止仪式。

        来人正是匆匆赶来的凤慕卿。

        幸好赶上了。

        凤慕卿松了口气。

        君如夜抬眸望了一眼府门前的女子,头上的珠钗不知为何不见踪迹,即使狼狈不堪,那双清亮的眼眸格外的吸引人。

        凤慕卿莲步轻移,来到君如夜跟前。

        眼前男子如鬼斧神工般俊美,狭长的丹凤眼在剑眉的衬托下更加的冷漠英气,恰到好处的鼻和唇更添风味。

        一席红衣都掩盖不了浑然天成的尊贵与冷峻,奈何双腿不良于行,黝黑的轮椅显得格格不入。

        “大胆贼人!竟然敢擅闯摄政王府!还不快束手就擒!”摄政王府侍卫出动,溢出一丝杀气。

        “怎么,堂堂摄政王居然认不出自己的王妃?”

        凤慕卿不为所动,一双狐狸眼坚定不移的望向轮椅上的男子。

        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摄政王——君如夜。

        其他人不足为惧,只要把权势滔天的君如夜拉入自己的阵营,往后行事会方便很多。

        可惜现在没空研究怎么将他变成自己人。

        还是先解决眼前的问题吧。

        突如其来的一番话让在场的宾客大惊失色,目光不由在君如夜和凤慕卿两人之间流转。

        究竟怎么回事?

        他们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会不会被摄政王寻个理由打杀了?

        众人忍不住好奇,却也惶恐不安,生怕今日这一趟是人生的末路。

        闻言,君如夜眉头一挑。

        他本就不喜这场婚事,如今有人来搅局,正中下怀。

        只是她这话是何意?

        君如夜不明所以,与凤慕卿两两相望,谁也没有先开口。

        咳咳……

        凤慕卿先收回目光,假意清了清嗓子,“我乃凤相嫡女凤慕卿。”

        唰——

        众人纷纷望向凤慕卿,异样目光纷至沓来。

        这就是那个废材?

        百闻不如一见。

        凤慕卿无视众人的目光,望向君如夜身侧盖着红盖头的女子,啧啧称奇。

        若不是她眼尖,还真以为她无动于衷呢。

        瞧瞧,她喜服的袖口都被捏变形了。

        “这位冒牌新娘,还不快掀开盖头让大家瞧瞧,毕竟能胆大的冒充未来的摄政王妃的人,很稀有。”

        随着凤慕卿的话落,众人将目光纷纷移向一声不吭的新娘子。

        片刻后,只见一双柔夷缓缓揭开了红盖头,露出藏在里面的那张脸。

        喔——

        凤慕卿眉头轻挑,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看来他们准备的挺充分。

        也是,毕竟是皇帝赐婚,也不能明目张胆的抗旨。

        眼前的女子一张脸极其普通,丢在人群中都找不出来的平凡。

        凤慕卿未曾出过宰相府大门,众人也是第一次瞧见她的真容,一时之间,也不知该信谁。

        君如夜思索的目光在两位新嫁娘之间来回流转,眼眸幽深。

        蓦然,一阵清风拂过,凤慕卿鼻尖微动,眸光顿时一亮。

        “你可有话说?”

        女子眼眸低垂,轻声啜泣,“姑娘大闹我的婚宴意欲何为?”

        轻轻柔柔的嗓音勾得众人心里微微作痛,不由自主偏向女子。

        虽然长得一般,但这身段和嗓音却是极好的。

        “看来你是要死不认账了。”

        话甫落,凤慕卿提起内劲,刹那间奔向女子。

        众人只见一道残影从眼前划过。

        “啊!”

        女子尖叫声快要震破众人的耳膜。

        循声望去,却见凤慕卿一手死死抓住女子的肩膀,一手迅速划过脸侧,随即那女子俨然换了张众人熟知的面孔。

        “凤婉婉,我的庶妹,你这是要抗旨?”

        凤慕卿把玩着手中薄如蝉翼的面具,嫌弃的撇了撇嘴,“品质真差。”

        一把将面具丢在一旁看戏的君如夜身上。

        wap.

        /90/90318/197992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