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仙蜗在线阅读 - 第26章 熏鸡烧酒(求追读)

第26章 熏鸡烧酒(求追读)

        随着令狐冰袖子随意一甩,在山坡干农活的南宫翎和韩墨两夫妇瞬时被解除了定身术。

        凝气期的修士在结丹修士面前,真如蝼蚁一般的存在!

        刚才要是令狐冰力稍微加点力气,那林路恐怕要被甩出两晴谷了。

        南宫翎和韩墨两夫妇管理着苦奴佬,陆家这次牵连的几十万个奴籍,苦奴佬也只营救出了一两千人,不过百分之一而已。

        苦奴佬虽然发展势头很好,毕竟是个秘密的底层机构,跨区域联动本就不是他们这种底层机构的强项。

        虽然秘坛分舵遍及天罗国,却也不是想救谁就能救谁的。

        他们两人也动用了各种资源打听过林路的家人,目前为止并没有收到什么消息。

        他们苦奴佬当初制定的计划就是营救陆家五代以内直系奴籍为主,这些人员对苦奴佬更加有用。

        至于那些牵连到的旁枝家族,分布在天罗国各大郡府,本就不在营救名单上。

        现在又过了营救的最佳时间,就比如林路,去年夏季在临江郡被贬为奴籍,初秋时已被押送到几千里外的广宁府,深秋时节又被老余头带到了满金河,距离天罗国已几千里远。

        另外,天罗宗治下的天罗国有一套成熟的运作体系。

        经过几十万年的千锤百炼,有很强的反渗透能力,这也起到了很大的阻碍作用。

        南宫翎夫妇被解除定身术后,抛出飞行法器,急速朝吊坠湖飞来。

        当看到林路悠闲的浮在水里,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

        停在湖边,南宫翎小心的招呼林路上岸,小声询问道,

        “路儿,刚才有什么人来过了吗?”

        “是那个令狐冰,她说要报答我什么的,还说要帮我找家人”,林路如实回答。

        “她没怎么样你吧?”

        “没有,她还让我叫她令狐姐姐。”其他的事情,林路没有多提,免得师傅师娘担心。

        “那就好,没事就好。”

        南宫翎仔细打量林路的周身,确定也没发现什么伤痕后,又松了口气。

        “师傅师娘,那个令狐冰很喜欢吃熏鸡和烧酒,咱们可以养些鸡,再酿些烧酒吗,等下次她来了,也好招待她。”

        “这个容易,让你师傅去做就可以了。”

        南宫翎有些不可思议,令狐冰这样的结丹修士竟然会喜欢吃熏鸡和烧酒?

        苦奴佬在天罗国拥有众多的酒楼和食肆,想要弄些吃食再容易不过了。

        没几日,就有人从秘密渠道送来了整整一储物袋的熏鸡、烧酒。

        韩墨这样的人精,是很明白令狐冰在狐族的地位的,如果林路能巴结上令狐冰,只要她点头,那么他们两个老人过世后,林路也有个靠山。

        不然以林路伪灵根的资质,不为狐族效力的话,怎么可能在狐族的地盘里占据一整个两晴谷?

        林路这几月,天天在看那本辞海,基本可以确定两晴谷就在妖兽森林里。

        这里号称人族禁区,对于师傅师娘为什么能住在这里,又和狐族有这么深的交往,心里还是有不小的疑虑的。

        可是,他现在也没有地方可以去,师傅师娘又待他如珠如宝,他也不敢妄加猜测。

        ………

        两晴谷,

        湖边巨石畔,

        趁着韩墨将装满熏鸡烧酒的储物袋交给林路的时候,林路没忍住,问出了那个困扰了他几个月的问题。

        “师傅,你和师娘为什么可以生活在妖兽森林里?妖兽森林不是号称人族禁区吗?”

        韩墨愣了一下,心道,“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韩墨沉思了片刻,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徒儿,像咱们这样的奴籍,是很难再回到人族地域居住的。”

        “师傅和师娘当年一朝踏错,转投了狐族,仰人鼻息,才在这妖兽森林里谋得了一处容身之所。”,

        “师傅已经派人在天罗国打听你家人的消息了”,

        “等有了消息,师傅就将你的家人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到时候,师傅再把你送过去和他们团聚。”

        “师傅师娘,已是将死之人,此生已无法回头,只是咱们现在生活在狐族腹地,令狐冰在狐族地位尊崇,行事要千万小心!”,

        “她是一名结丹期的大能,举手投足间就可以移山填海,千万不要触怒她!”,

        韩墨顿了顿,又接着道,

        “还有,刚才这些话,我们师徒俩知道就可以了,你师娘这上百年跟着为师,吃了很多苦,就不要再让她担心了,好吗?”

        林路连忙点点,心里一阵懊悔,要不是遇到师傅师娘,他一个三印小官奴,早不知道死在哪里了。

        哪还有现在这样吃饱穿暖,又读书识字、修习仙法的好日子?

        他又有什么资格指责师傅师娘投靠狐族?

        “师傅,路儿记下了,令狐冰那里,徒儿自会小心招待,不给师傅师娘惹麻烦,师傅师娘对路儿的养育教导之恩,路儿此生难以报答。”

        林路正准备跪地给韩墨磕头,韩老头赶紧扶住林路,感慨道,“徒儿你能这么想,为师已经很欣慰了,其他俗礼就免了,为师还有些农活要干,就先走了。”

        说完,韩老头转身颤颤巍巍的朝着山坡走去。

        看着韩墨远去的身影,林路狠狠地抽了自己两耳光,他刚才乱问话,勾起师傅的伤心事,真是该死!

        想到这里,林路真的好想变强,强到能保护家人和师傅师娘!

        林路盘腿坐好,继续开始修习第二层的大天神功。

        林路还是喜欢把《七宝莲根决》叫做大天神功,比较顺嘴。

        一遍,

        二遍……

        这第二遍还是有些不顺畅,但是,相比前几日已大有进步。

        林路沮丧的叹了口气,后仰在了草地上。

        林路无聊的拿起师傅给的储物袋,准备查看下里面有多少的熏鸡和烧酒,好做到心里有数。

        刚拿起这个储物袋,林路就感觉这储物袋和他的那个破旧布袋很不一样!

        这个储物袋鼓鼓囊囊的,握在手中,能感受到里面被十倍缩小的物件。

        而他那个破旧布袋,里面是空的,只有运转大天神功,引导体内灵力附着其上,才能感受到里面的物品。

        一个念头蹦哒出来。

        “要不试试能不能将破旧布袋塞入这个装吃食的储物袋里?”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林路两手各拿着一个储物袋,然后运转体内灵力,试着将破旧布袋收入到装满吃食的储物袋里。

        竟…然…成…了!!

        巽灵珠传来的丝丝凉意,帮林路抑制住内心过度的亢奋。

        林路把破旧布袋取出,试着将装满吃食的储物袋,收到破旧布袋里。

        竟…然…又…成…了!!

        根据辞海里“储物袋”词条的介绍,普通储物袋里不过是在袋子里固化了一个缩小法术。

        物品被十倍百倍的缩小后,存储在袋子里。

        而储物袋是无法互相嵌套的,这违背了“缩小术”的法术原理。

        这破旧布袋虽然不起眼,可存储的物品却不在袋子里面。

        好像这破旧布袋只是个媒介,连接着另外一个完整的小空间。

        只有修习了大天神功后,才能将自身的灵力作为钥匙去打开这个小空间。

        林路将破旧布袋收入到储物袋里,试着感知破旧布袋内的物品。

        可以感知到!

        这佐证了破旧布袋仅仅是个媒介的这个猜测。

        林路又将普通储物袋收到破旧布袋里。

        试着感知普通储物袋内的物品。

        可这里感知到!!

        这佐证了破旧布袋不是固化了缩物术,而是真正连接了一个小空间!

        这破旧布袋看起来有些不起眼,没想到却还是个宝贝。

        天罗宗元婴后期修士编撰的巨型辞海上都没提到这种宝贝!

        林路取下挂巽灵珠的吊坠,将破旧布袋绑在挂绳上,贴身保存!

        至于那装满吃食的普通储物袋,林路学着师傅师娘平时的装束,挂在腰间。

        想明白储物袋这件事情,林路站起身,开始演练《七十二路通灵拳》,这拳法能将体内的“伪灵”打出体外,多练练总没有坏处。

        ………

        “小路子,这么努力练功呢?”

        令狐冰不知什么时候,已坐到湖边的巨石上,甩着两条腿,俏皮的看着他。

        “令狐姐姐,你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我一点都感觉不到,太不可思议了!”

        林路收了拳法招式,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好先夸一通。

        “小意思拉,等你修炼时间长了,也可以做到的。”

        令狐冰除了有些喜欢捉弄人外,心地却还算单纯善良,她没有揭穿以林路的灵根资质,这辈子可能都追不上她的修为。

        “令狐姐姐,上次你走的匆忙,弟弟都没好好招待你,这次请一定要给我一个机会补偿下。”

        林路取出一块素布铺在巨石上,又摆上了两坛烧酒,四只熏鸡。

        令狐冰看到有熏鸡烧酒,这吃货两只眼睛直放光!

        “小路子,还是你够意思,知道为姐姐的肚腹考虑,那姐姐我就不客气拉。”

        令狐冰拿起熏鸡大快朵颐,边吃边招呼林路道,

        “小路子,你也吃啊~”

        林路顺着令狐冰的意思,拿起一只熏鸡,学着令狐冰的架势开始啃。

        只是他牙口没有令狐冰那么好,鸡骨头实在是咽不下,只好啃的慢些,剩个鸡骨架放那里。

        令狐冰嘴里塞满鸡肉,又提起烧酒,边嚼边喝。

        林路也学着令狐冰的样子,大吃大喝起来。

        林路是有些不喜欢令狐冰来两晴谷玩,只是现在寄人篱下,不得到不配合而已。

        还有一点,林路小时候听故事,那些英雄好汉都是大口喝酒,大口吃肉。

        现在有这样机会,林路自然也想体验一番。

        没几下,令狐冰手里的酒就已经见底,而林路这边也差不多喝了小半坛。

        这烧酒的酒劲真是不小,才喝了半坛,林路只感觉天旋地转,舌头打结,话也渐渐的多了起来。

        “令狐姐姐,你......为什么......年纪轻轻......就这么厉害......而我......怎么修炼......都没什么长进......?”

        林路打着酒嗝,问出了这个埋在他心底几个月的问题。

        她令狐冰可从来都是先吃饱喝足,才考虑修炼的事情的。

        没有吃饱的话,哪有什么力气修行?

        “小路子......你不要灰心......修行还是要讲究顺其自然......不要太勉强......有吃有喝......就要先吃饱喝足......其他的......管它呢......”

        令狐冰夺过林路手里的烧酒,又是一顿猛灌。

        林路见手里的酒坛子被拿了,也不生气,醉醺醺的准备去拿那个鸡骨架再啃两口,解一解嘴里火辣辣的感觉。

        林路凭着记忆去抓鸡骨架,没曾想竟抓了个空!

        林路勉强集中注意力,朦朦胧胧的看到一只大鼹鼠在那啃鸡骨架。

        哦......金宝这吃货......也闻着味道回来了......

        林路强打精神,取了一坛烧酒放在石台上,自己径直倒在石台上呼呼大睡去了。

        令狐冰喝完林路手里的半坛酒,看到又有一坛,瞪了一眼金宝后,端起酒坛,继续豪饮。

        金宝只好爬到被令狐冰扔到草地上的那两个空酒坛里,看看是否还有剩点…

        等令狐冰两坛半下肚,也是有些飘飘然,随意一仰,趟在巨石上,也呼呼大睡起来。

        /133/133651/313389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