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农家小福宝,逃荒路上开挂了在线阅读 - 第八百五十四章 没有错处才是最大的错处!

第八百五十四章 没有错处才是最大的错处!

        “就是,他就比家欢小几个月。看看家欢,孩子都三岁了,他呢,媳妇儿还不知道在哪里呢!”李老太气的咬牙。

        李老三心疼侄儿,憨笑着劝道:“娘,家义许是还没开窍呢,这个不着急,说不定哪日缘分到了,成亲生子也很快。”

        “这话倒是有道理。”李老太想起家欢,虽说当初闯了一点儿小祸,但娶回文娟,没多久又怀孕生子了,倒是痛快。

        李老二也是笑道:“今日派出去的人手送了消息回来,再有两三日海澜军献俘的船队就到了。

        “到时候有唐将军帮忙出面,家义很容易就能出来。

        “只不过名声肯定不好听,这小子是不用想着在新都找媳妇儿了。”

        李震生不在乎的摆摆手,“那就让家义在泉州找媳妇儿!那边天高皇帝远,就是知道他闯的祸,也没几个人介意。

        “毕竟那边来过新都的人太少,皇帝都没人提起,更别说皇后的弟弟了。

        “比起关心这些,泉州人更关心倭寇什么时候被杀光,出海打渔什么时候不用提心吊胆!”

        众人都是点头,确实是这个道理。

        李老太还想问问小儿子能在家里住几日,结果却发现小儿子已经歪在椅子里打起了呼噜。

        她当时就心疼都红了眼圈儿,赶紧喊着李震生几个,“快把老四扶回屋去,让他好好睡。

        “这孩子怕是累坏了,谁也别叫他,让他一直睡够了再起来。”

        李震生和李老三一边一个架着李老四,一路歪歪斜斜回了后院。

        很快,陶红英也被李老太撵了回去。

        这时候,还管什么家里事啊,照顾好归来的丈夫才是主要的!

        佳音吃太饱,又惦记义父喝了不少酒,所以喊上水灵端了一壶蜂蜜水去了隔壁。

        侯爷换了一件暗青色的锦缎长袍,袖口领口用银线绣了云纹。

        看着很是简单,但却极衬他这样清冷又天生贵气的气质。

        他刚洗过澡,黑发没有干透,披在身后,神色里又添了三分慵懒和随意。

        佳音一进门就夸张的哇哦一声,然后垂头丧气的坐在义父对面。

        侯爷一脸莫名,忍不住问道:“这是怎么了,哪里不妥吗,还是想到什么为难事了?”

        佳音叹气,精致的小脸皱着,摇头应道:“哎,我就是想着啊,以后我肯定是没有义母了。

        “义父这么出色的男子,天下怕是没有女子配得上,可怜我义父,文武双全,居然要打光棍儿!”

        侯爷被逗得哈哈大笑,伸手揉揉小丫头的头发,“我还以为天塌了,原来是这样小事。

        “义父说过,江北不收回来,绝对不考虑成亲。再说有你给义父养老送终,也没必要成亲啊!”

        说罢,他扔掉这个话题,问道:“这大半年让你受委屈了,跟义父说说,要义父给你怎么出气?”

        佳音笑着给义父倒蜂蜜水,“不用义父出气,虽然吴家算计我了,但如今他们一家都在大牢里,吴大少也被我三哥踹死了,已经算是得到报应了。

        “若是咱们家里再抓住吴家不放,不说皇伯伯那里不好交代,怕是天下人也都说咱们得理不饶人,赶尽杀绝!”

        侯爷听得点头,形势确实如此。

        小丫头很聪明懂事,能想到这些不容易。

        但也正是因为这般,他越发心疼小丫头。

        “你不要管什么朝堂,什么外边人怎么说,你只关心自己就行。你不高兴,想怎么收拾他们就怎么收拾!

        “他们既然选择了欺到你头上,就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多惨淡的结局,都是他们自找的!”

        “好,我知道了,义父。”佳音游荡着小腿儿,笑的满心欢喜。

        她突然想起一事,又问道:“义父,我之前给你送去的那些伤药,派上用场了吗?

        “我又攒了不少,还可以拿出百十斤左右,需要送到码头军营吗?”

        侯爷点头,眼神里闪过一抹欣慰,“你那批伤药送得太及时了,起码有二百伤兵,因为那批伤药活命。

        “如今码头军营还有轻重伤兵一千多人,明日我就要赶过去,若是你这儿有伤药更好了,兵部准备的伤药,实在是……”

        侯爷的话没说完,显然对兵部很是不满。

        佳音不愿义父恼怒,赶紧说道:“义父,除了伤药,我还熬了不少冻伤膏,效果也极好。

        “我方才看我爹手上都有冻疮,想必普通兵卒一定冻的更厉害,不如明日把冻伤膏也拿走吧。

        “让兵卒们每日睡觉前用热水泡手脚,然后抹上药膏,三日就差不多能痊愈。”

        侯爷听得惊喜,“我家福妞儿的医术是越来越好了,这么好用的冻疮膏,怕是天武也是独一份了。”

        “那是当然了,你也不看看闺女是谁啊,天武第一小天才!”佳音得意的抬着下巴,笑的露出一口小白牙。

        侯爷忍不住笑,又揉了揉她的头发,心里感慨。

        圆滚滚的胖丫头,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但依旧善良可爱,依旧小太阳一样耀眼……

        这时候,突然有人敲门。

        叶山开了门,门外居然是家仁。

        显然家仁也没想到妹妹在这里,但他还是走了进来。

        叶山上了茶水,就退了下去,留下家仁和佳音兄妹坐在侯爷对面。

        侯爷问道:“家仁可是有事?”

        家仁点头,说道:“侯爷,您刚出征回来,按理说我不该这个时候打扰您,该让您好好歇息。

        “但有件事,事关我们家里,甚至是整个碎金滩的安危,我想请侯爷帮忙调查一下。”

        侯爷挑眉,没有说话。

        佳音惊奇,追问道:“大哥,什么事啊?

        “难道,吴家或者王家又在背后使坏了?”

        家仁摇头,说道:“不,是蒋先生的书童古力,我怀疑他的身份有问题。

        “倒也不是他做了什么对不起碎金滩和我们家的事,只是他自小流浪,遇到蒋先生之后被带来我们碎金滩。

        “他给蒋先生做书童,这两年又给你做管事,打理白云间的生意,这些粗看都没有问题,但仔细想想却有很多疑点。

        “先前墨梅先生的诗会,他表现出的学识比我都要丰富很多,而且他极力掩藏,扮演好一个管事,某些时候气度还是不同于奴仆。

        “我试探过几次,都被他不着痕迹的挡了回来。

        “郑禾几个也帮我打探了他的过往,没有任何可疑痕迹……”

        佳音听得皱眉。

        古力一直沉默寡言,又老实可靠,帮她打理生意这么久,也没有过一丝错处。

        仔细想想,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子,从来没有过错处,才是最大的“错处”吧……

        四更奉上~昨天欠的补上了,花花窗外寒风呼啸大雪纷飞呢,希望宝子们都在温暖的家里看剧刷火锅,平淡幸福啊,笔芯!

        /106/106059/286146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