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团宠小奶包,我是全皇朝最横的崽在线阅读 - 第782章 当然是站嫂子这边了

第782章 当然是站嫂子这边了

        “三嫂,我知道。”

        江瑶拍拍她的手,“我知道你素来有主意,不过还是要当心些。”

        她注视着傅啾啾,手不由得紧了紧,“啾啾,我们任何人都没办法再经历一次那样的事情。”

        傅啾啾笑着点头,“我知道。”

        她也不允许再有那样的事情发生。

        ……

        傅啾啾觉得素问的身上像是有个很大的谜团一样,她忍不住好奇。

        而且人家送衣服的人情还是要还的,便给素问下了帖子,请她来家里。

        老鸨看到这样的帖子还是头一回,不是花钱叫人出去做陪,而是单纯的以客人的身份,这就耐人寻味了。

        “我的好女儿,这小郡主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素问摸索着那纸,前世一样的手感,还带着淡淡的香气,“她素来与人不同,不在意别人怎么看。”

        “这也太不在意了吧?她一个姑娘家,还是要成为王妃的人,真的不怕别人说什么吗?”

        素问勾唇,“不怕。”

        “你好像很了解她似的。”老鸨好奇,随即一笑,这怎么可能呢?

        她们是什么身份,嘉陵郡主又是什么身份。

        她这琼华楼可是在京城开了许久,关于这位小郡主的流言可是知道不少,只可惜没有机会一见。

        她大概也不会想到,那里来的人就是傅啾啾,毕竟好人家的姑娘,谈青楼色变,更别说亲自来一趟了。

        “妈妈,还不替我准备衣服?舒服些就好,不用太花哨了。”

        “你还真要去啊?”老鸨有些诧异,“不做生意了?可是有人出一百两黄金请你弹曲儿啊。”

        “妈妈,听我一句,钱是赚不完的,我也给您赚了不少,这约我是一定要赴的。”

        老鸨心有不满,可也没办法得罪了这个摇钱树,毕竟这位可是楼里最赚钱的姑娘。

        傅啾啾不仅给素问下了帖子,也给许久不露面的陆银雪下了个帖子,之后就没有外人了,其余那些朋友们都成亲了,拖家带口的也不方便。

        而且,傅啾啾自己不在意跟素问来往,也怕别人介意。

        陆银雪还算给面子,来了。

        不过傅啾啾一眼就看出了她跟六哥两个人闹了矛盾,具体是啥她也不清楚,但是那俩人别别扭扭的,不过碍于人前,还是没有太明显。

        “陆小姐好大的架子,我都来京城了,也不说来见见我,非得我下帖子才能把你请来。”

        陆银雪也不示弱,“你是郡主,又是未来的锦王妃,还是我的表嫂,我敢不来吗?”

        傅啾啾觉得还挺有意思的,陆银雪以后是自己的六嫂,而她以后如果真的嫁给了唐羡,那又是她的表嫂。

        这……怎么叫?

        傅啾啾把人拉到一旁,直截了当的问,“陆大小姐可否告知,我那木头六哥是怎么得罪你了?你说出来,我给你做主。”

        陆银雪翻了个白眼,“没有。”

        傅六金此时正往这里张望,傅啾啾偷笑,“是真没有,还是你护着他?”

        “谁要护着他?我跟他可没关系,你别乱说,破坏我名声,将来我嫁不出去,你可要负责的。”

        傅啾啾点头,“我负责,我负责让我六哥娶你。”

        陆银雪瞪他,“我都说了,我不要嫁给他。”

        “那,陆大小姐要嫁给谁啊?”

        “谁都行,就不嫁给他。”

        傅啾啾听出来了,这气还不小呢。

        “你这样生气有什么用,气的是自己,不高兴的也是自己,你说出来,到底是怎么了,我帮你出气。”

        关键时刻,当然是要站在嫂子这一边了。

        陆银雪瞥了眼有些距离的男人,“那你帮我打他一顿。”

        “好啊。”傅啾啾说完捏起一个小石头,然后就朝着傅六金弹了出去。

        傅六金吃痛,疼得吸气。

        陆银雪却急了,“你……你怎么还真打啊?”

        傅啾啾笑了,“你不是让我真打啊?原来是说说而已啊。”

        “谁说说而已了。”陆银雪扭身,“打就打了,活该被打。”

        傅六金捂着胳膊,还是有点疼的,不知所措地看向这边。

        傅啾啾耸了下肩膀,然后继续跟陆银雪说话,“我这都帮你打了,你气也出的差不多了,还没告诉我,你们俩到底是怎么了?”

        陆银雪脸红了,“没什么。”

        “既然没有,那我六哥不是白挨打了?”傅啾啾叹息着道。

        “我六哥读书读傻了,有些事情你不说,他就不知道,所以也就只有你自己干生气。”

        “他知道。”陆银雪皱着眉头。

        “那……就是有事了?”

        陆银雪想了想,就直说了吧,“我……我让他去我家里,他说什么都不去。”

        傅啾啾笑了,原来是陆大小姐恨嫁了。

        这是好事儿。

        “我爷爷还没见过他呢,他不上门,我怎么好意思跟大家说我们的事儿,我爷爷如今算是放弃了让我嫁给表哥的想法,可是又帮我物色别的男人,你说,他气不气人?”

        “气,必须气人。”傅啾啾点头,不过他也能猜到六哥的想法。

        大概是觉得自己无功名在身,配不上陆大小姐,不然也不会说什么明年春天之后再提定亲的事儿。

        应该是心里头有那么一点点的小自卑的。

        这也正常,男人嘛,都爱面子。

        傅啾啾俏皮地眨了眨眼睛,“那你就定亲啊。”

        “啊?”陆银雪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六哥大男人的臭毛病,得治,还得你亲自治。”

        陆银雪挑眉,“你是他亲妹妹吗?你确定你六哥不是捡来的?”

        傅啾啾嘿嘿一笑,“我是你亲妹妹。”

        陆银雪想着傅啾啾总是不会害自己,更不会害她哥哥的,便点了头,“这可是你说的,这事儿要是真成了,你可得负责。”

        傅啾啾点头,“真成了,我就去抢亲。”

        陆银雪总算是有了些笑模样,两个人说话的工夫,素问也来了。

        陆银雪惊讶,傅啾啾居然还跟这样的人有来往,她心里咯噔一下,不过想着同样是做客的,她没有资格看不起谁。

        素问的耳朵很好用,她笑着听出了有人在,“看来,今日做客的不只我一个人,不知道是哪位贵人?”

        “我是陆银雪。”

        “哦?陆大小姐……”素问随即就笑了。

        三更,明天见

        /129/129219/313389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