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挽明从海岛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章 应声而倒

第三章 应声而倒

        有这个特长在,完全可以成为这个年代的狙击手。

        至于那些茶壶雷,则是郑袭穿越过来之后制造出来的武器,专门为了应对今天的局面。

        简而言之就是古代版的手榴弹,它主要就是用瓷器和黑火药制作而成,为了增加杀伤力,郑袭还特意在茶壶里放了小刀片儿、毒针等反人类的东西。

        而火药也是郑袭精心调配的,来自后世的他自然知道黑火药的最佳配置比例,这个不必多说。

        而且,他的火药还是用蛋清处理过的颗粒状黑火药,不仅可以防潮湿,威力还比粉末状的火药大了三倍。

        有了这几样利器,郑袭确信只要他们不遇上清军的大股部队,他还是有把握带着田川松突围的。

        而自己一旦将田川松带给郑成功,他会给自己什么样的赏赐呢?

        其实,在乱世之中最重要的是什么?当然是地盘和军队了,没有自己的后方基地,打完了仗没有地方补充,伤员不能医治,就混成流寇了,实力只能越打越小。

        现在,满清大军可以说是长驱直入,在东南沿海一带,郑氏家族的除了海岛已经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呆了。

        所以,郑袭最终的目的就是让郑成功给他一支军队,再拨出一个海岛来给他镇守,他就可以在岛上种田发育,伺机收复江山了。

        只不过,郑袭也知道,海岛这事儿目前还真难办,因为郑成功现在手里都没有什么像样的海岛,只有一个南澳岛,至于后来收复台湾的基地金门、厦门还被他们的叔叔郑彩占着。

        所以,郑袭现在不敢奢望郑成功能给他一个海岛,他的目标就是通过此次行动向郑成功展示自己的军事能力,并利用他想要报答自己的心态,谋求一支军队的指挥权,至于适合自己的海岛,只能等自己有了军队再慢慢寻找了。

        带着强烈的自私性和目的性,郑袭便忽悠着这二三十个人出发了。

        郑袭虽然是个庶子,但是好歹也是郑芝龙的儿子,他身边的这群家丁仆人也算是公子爷的贴心人,待遇自然是要比一般的大头兵要好,最起码,大伙都是有马匹作为交通工具的。

        一行人骑在马上向东疾驰而去,边走便寻找田川松的踪迹。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不久之后,他们便发现了田川松以及她的护卫。

        他们被包围了。

        田川松一行人大约一百一二十人,被两百多名清军围困在了一座小山上。

        那座山的山顶有一座土地庙,估计田川松就藏在那里面。

        清军不断地向山头发起攻击,守卫田川松的明军正在陷入苦战,形势越来越不利。

        郑袭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两百多名清军大部分都不是满洲人,满人最多五六十个,由一名分得拨什库率领,也就是后世满清俗称的骁骑校率领。

        按努尔哈赤创立的八旗军制,每一个女真男子,自从十岁开始就参加军事考试,每三年一次,合格的成为守军,守军中的精锐是步甲,步甲中的精锐是马甲。

        马甲以上是拨什库,类似于班长,汉人称之为领催。拨什库以上就是分得拨什库,也称为代子,相当于连长。

        分得拨什库上面就是牛录章京,也就是后金统治者必须直接掌握的营团级的战斗单位。

        一般情况下,要是混到了牛录章京,你的名字最起码就会被统治者知道了,从这一级往上,统治者就必须要直接掌握了,你的升迁调用他们都会直接干预。

        眼下围攻田川松的就是一个分得拨什库,统兵大约为六十人,此外,还有一百多名绿营,也就是汉奸部队听从他的指挥。

        田川松身边大概有一百二十来人,但是很多都是妇孺,能打仗的不过一百人左右。

        好在他们提前占据了山头这个有利地形,虽然仗打得艰难,但是也暂时遏制住了后金军的攻势,得以暂且喘息。

        “夫人,清军离我们越来越近了,怎么办?”田川松的丫鬟出去看了看形势,便吓得差点哭了出来,急忙跑回去找田川松报告。

        田川松现在也是六神无主,她现在有些恨自己的丈夫,好端端地为什么非要投降清朝?

        你现在投降了,清军还是不肯放过我们,倒是连累我们跟着受累。

        她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紧闭双目,向老天爷祈祷,希望能有明军前来解救她。

        虽然她知道这是不大可能的事情,因为这附近已经没有什么明军了,大家都跑光了,但是她还是不断地祈祷,因为这是她唯一的办法。

        另一边的郑袭,观察了一段形势之后,心里大概就有了打算,对身边的人说道:“快,咱们占据东边的山头,打击鞑子的侧翼,给太夫人他们支援。”

        在郑袭的队伍当中,也有不少老兵,环顾了一下四周的形势之后,也觉得东边山头的地形最好,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异议,应了一声诺,便跟着郑袭来到了东边的山头。

        位置找好之后,郑袭瞄了瞄距离,然后指着自己的位置说道:“快,你们把三支斑鸠铳都给我摆到这里来,找两个人专门给我装填弹药,剩下的事情不用管,看本少爷如何教训鞑子兵。”

        此言一出,旁边的众人不由地一惊,郑袭这是把自己当成了军内的神射手了,到底行不行啊?之前也没有听说过这位少爷擅长用火器啊。

        不过,他身为郑家的公子,既然这么说了,众人就得照做。

        斑鸠铳的优点是威力大、射程远,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太重了,一杆枪小三十斤的重量,他这样的一个少年很难背着跑多远,所以就交给手下去背。

        而且,这杆枪的后坐力实在是太大了,不能像鸟铳那样用手持着瞄准发射,枪的前面有个支架,得放到支架上。

        斑鸠铳放好之后,郑袭便端起一杆来,瞄准正在向山上冲锋的后金军,扣动了扳机。

        下一刻,只听“嘭”地一声,一名后金红摆牙喇兵便应声而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