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太子殿下他对我图谋不轨在线阅读 - 第202章 露天宴厅

第202章 露天宴厅

        第202章露天宴厅

        随后,老太太又拿出来早就准备好的生日礼物。

        今年知道他们要来,就没有往上京送了,以往每年都是提前一个月送到上京,再又陈家人送进宫里的。

        陈福林扶额:“外祖母……您这都给了一遭了。”

        又是见面礼又是生日礼物的。

        老太太不满的看她一眼:“我给我曾孙的,我乐意!”

        “人头一回上家里来,老婆子这辈子也不知道等不等得到第二回,就你讨人嫌!越长大越不可爱了!”

        讨人嫌的陈福林:……

        “是是是,我不可爱了,您现在有了新欢,不要我这个旧爱了。他们满月周岁,每年生日,春节,您和舅舅哪回没有给他们送东西?可别把他们宠坏了。”

        可她说了也没用。

        平白只是遭了嫌弃。

        因为继外祖母之后,两位舅舅舅母也都分别给了两个见面礼和生辰礼。

        他们是小辈,也是第一次登门,就连柳文宣这一辈的表舅们也都送上了礼物。

        陈福林看着身后的锦云素云手里抱都抱不住了,不由得轻笑道:“我可真是嫉妒到不行了啊……”

        这待遇,就是她小时候也没有的。

        秦骜眼底也满是笑意,他心里清楚,柳家此举一半一半吧。

        既是对两个孩子的疼爱,也是因为他们的身份。

        不过这种程度的好尚在能接受的范围内,柳家虽是商户人家,但家风清正,子嗣团结,未来必不止于此。

        而后,他们又和柳家这些平辈们打了招呼。

        陈琢林还好,这些年偶有路过外祖母家,来过一两次,陈福林却是真的十年不曾见过这些人了。

        昔年十几岁的少年郎,如今也都成亲生子,为人夫为人父了。

        只有那隐约熟悉的眉眼,能叫人依稀回忆起那些年在这雕梁画栋的大宅子大家一起玩耍的场景。

        面对这位表妹,大家多少有了些拘谨,毕竟她身边还坐着那么大一尊佛。

        虽然他已经尽力收敛自身的气势,表现得十分的温和。

        但到底身份不一般,在柳家人眼里,一举一动都是压迫感。

        陈福林关心了一下外祖母和舅舅舅母的身体,都说一切无恙。

        大舅舅甚至还表示:“我感觉我能一拳捶死一头牛。”

        他旁边的二舅舅睨了他一眼,那不屑的眼神赫然在说:怎么就心里没点数呢?

        相比之下,两位舅舅中,二舅才是那个常年在外,身体底子更好的人。

        大舅坐镇家中,又因为经商为人圆滑世故,反而看着表面随和而气势不足。

        所以这话二舅来说还稍微有那么点可信度,大舅嘛……众人就当听了个笑话吧!

        老太太坐在那里,笑骂了一句,然后问陈琢林兄妹:“你们爹娘在上京可好?”

        她年过八旬,不宜远行,女儿也要侍奉婆母和丈夫,教导子女,无法回乡。

        她们母女算起来已经二十多年没有见过面了,有生之年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

        陈琢林笑着答道:“爹娘一切都好,也没有生病,连风寒都很少。”

        “那就好,那就好……”

        老太太欣慰的点点头,虽然两家时常通信,信里也常报平安,但总是忍不住要再问一遍,确认一下。

        一家人又坐了会儿,英叔就来说晚膳准备好了。

        柳家这么一大家子人,逢年过节的时候才聚得这么齐,没有三桌是坐不下的。

        今晚月色澄澈,院子里也早点了灯,宛若白昼。

        厅里摆不开,他们一家子人齐聚的时候都是在院中用膳的。

        热闹,还宽敞。

        陈福林跟大舅母一起扶着老太太,太子则被大舅二舅他们叫去了另一边。

        她听见大舅爽朗一笑:“露天宴厅,殿下莫要嫌弃。”

        陈福林嘴角抽了抽。

        这还没喝呢,她大舅怎么就有些醉了……

        这不明摆着是在拿太子殿下开玩笑呢吗?

        幸好太子殿下宽宏大量,今日心情也不错,还能顺着大舅的话皮两下。

        陈福林侧耳听了一会儿便觉没什么意思,安安心心的坐在这边这桌,陪着外祖母和舅母她们了。

        中午在陈家村的时候,秦旭就是跟他父王一起的,但显然那好像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

        所以这会儿秦旭说什么也不愿意过去跟他父王一起,而是要和妹妹坐在娘亲身边。

        陈福林自然是无有不应的。

        今晚不必赶路,他们那桌指定要闹什么“接风洗尘”“不醉不归”,秦旭还小,跟着她也好。

        桌上的菜色一看就是精心准备的,比起今日在陈家村那些朴实的饭菜,这些菜更加精致,也更加美味。

        当然,也更贵。

        不过想来以柳家的财力,便是日日这么吃也不是支撑不起的。

        “来,这是你小时候最爱吃的多宝肉,还有这个松鼠桂鱼,快尝尝。”

        老太太拿公筷亲自给她夹了一块多宝肉,陈福林连忙接住。

        “我自己来,您不是也爱吃这个?快尝尝。”

        她心下一阵感慨,手上却不忘礼尚往来,给她外祖母夹了一块松鼠桂鱼。

        鱼肚子上的肉,肥嫩,没有刺。

        外祖母显然也欣喜不已,一会儿给她夹菜,一会儿又给两个小的夹,让人推拒不得。

        熟悉的味道在味蕾炸裂开来,陈福林的胃里却陡然升起一股子酸味。

        她假意擦拭,捂了捂嘴角。

        好不容易压下那股子酸意,为了不扫兴,她赶紧端起旁边的茶水一饮而尽。

        看来是今日坐马车久了,这后遗症还没消呢……

        后面她只随意吃了点东西,都捡的不太油腻清爽的菜。

        倒是对面的大舅母,关切地问了句:“福林怎么了?可是今晚的菜不合胃口?”

        陈福林忙摇了摇头:“舅母哪里话,这不都是我爱吃的菜?只是我今儿没口福,白日里有些晕车。”

        这一大桌子,泰半都是她原先爱吃的,可见准备的用心。

        就是白瞎了这一片心意了。

        真是罪过!

        罪过……

        老太太平日里到了晚上也用得少,今日看见外孙和外孙女,胃口好了不少,两个重外孙陪着,不知不觉就用了整整一碗饭。

        结果发现外孙女竟然胃口不好?

        老太太惊讶:“怎么会晕车?你以前都不晕车的啊?”

        连大舅母也道:“是啊,可还有不舒服的地方?不若请个郎中来瞧瞧吧?”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