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生骸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血肉苦弱,机械飞升!

第十五章 血肉苦弱,机械飞升!

        铁骨的指骨,轻易插入了她主动撤去防御的体内。

        不做任何的抵抗,感受着体内被抽取的气血,女人闭着的眼睛不停的颤动着。

        过往的幸福时光与被追杀这段时日的画面,不停的在她脑海中交错浮现。

        上一秒她还一脸幸福的倚在丈夫怀里,而下一秒,四周的环境瞬变,温馨的家变成了雨夜的森林,丈夫那温柔充满笑意的脸,也变成了扭曲痛苦。

        四周满是刀剑的碰撞声,以及利刃切割血肉,受伤之人的惨叫声!

        有丈夫的不甘怒吼,有她被打伤的闷哼,怀中孩子害怕的哭啼!

        说来可笑,她数十年来平淡、安稳温馨的记忆,远没有这半月追杀逃生的记忆来得深刻。

        刻骨,铭心!

        这段痛彻心扉的记忆,让她忽视了气血被抽取的痛苦,让她无视了自己渐渐干瘪的身躯,以及那不停掉落的干枯发丝。

        “忆哥儿,瑶妹下去找你了,你可一定要等瑶妹,听说下面很黑,我害怕……”女人睁开眼睛,已经模糊的视线不知道在看何处。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放下了对小女儿未来的担忧,以及对那两个快成年儿子处境的忧虑。

        此刻她心里只有期待,宛如多年前那个明媚的下午,她要去找那个她最爱、最疼她的忆哥儿。

        她其实早就知道,忆哥儿其实早就知道她其实并不怕黑,但她相信她的忆哥儿一定会笑起来很好骗的模样,在下面等着她,然后牵着她的手……

        “如有来生,那这次我要你做我的妻,嘻嘻……”

        一具气血被抽空的干尸,砸在了地上,扬起些许尘土。

        而那熟睡的女婴似被吵醒了,睁开了有些朦胧的双眼,发现眼前不再是那张熟悉的脸时,小脚在抱褥中用力的蹬着,大声啼哭挣扎了起来!

        可铁骨此刻却没有精力去管她!

        因为涌入身躯中的气血之力太多了,他吃撑了,正在努力的消化中!

        一位第三境武者的一身气血,何其庞大?!

        哪怕她已油灯枯竭,但一身三境武者血肉中的气血之力,也足以让普通的生骸成长到第二阶段!

        只不过普通的生骸,可没这么幸运,能够捡到一位三境武者的漏,就连捡尸都没他们的份,更别提还活着的呢!

        生骸、行尸等,他们都算因为血月重新活过来的,另类的一种生命,所以他们也是可以成长的。

        吸收了一位三境武者的气血,铁骨只感觉自己体内的气血之力在快速的壮大着!

        如果原本铁骨骨骼内的气血之力,像是一缕一缕的气态在骨骼中流转的话。

        那此刻,无数缕气血聚合相融,轻飘飘的气血之力渐渐拥有了质感,在铁骨的骨骼内如流脂,如蜜糖般积淀了起来。

        用铁骨的理解就是,以前他控制着饮食,保持了身材的匀称,可现在突然暴饮暴食了能量丰富的大餐,开始长脂肪了!

        没说就是零卡,这也就骗骗自己,身上多出来的质量,可不会骗人!

        这还没完,当铁骨每一根骨头都充满了气血之力后,不断增长的气血之力就开始冲击起占据了表面的金之力了。

        气血:哼哼,以前是你比较强,所以我被你压在了下面,我认栽,可三十天河东,三十天河西,现在我强了,该我在上面了!

        金之力的质量,远超出气血之力,所以才能挤走原本占据着骨骼的气血之力,将其压在了骨骼内部。

        可有时候,数量还是能够弥补质量的差距的!

        这不,铁骨骨骼内不停壮大的气血之力,终于冲开了占据着骨骼的金之力,再次来到了外面。

        不断有气血之力突破金之力的防线,来到了骨骼表面,依附流转似在欢呼它们的胜利。

        然后铁骨就看到了,不断汇聚在骨骼表面的气血之力,居然演变成了一层薄膜!

        ……

        外界,本就刻意引导其离开,对铁骨十分关注的群妖,早在铁骨和这母女相遇时,就急忙招呼起其他妖,凑到远处看起了热闹。

        看着铁骨他们交流,看着那母亲托孤,并自愿被吞噬气血,可谓是惊掉了不少妖的眼珠子。

        要知道他们中最强的巨虎,换成人类,也不过是类比第三境武者,算征服境上流那个层次而已。

        可现在,那位和他们‘大哥’一个境界的人类武者,在那诡异的面前如此的卑微,予给予求,让不少妖都庆幸自己之前没有不信邪的去招惹这诡异。

        其中好奇尾随过铁骨的赤牙,更是目露后怕,幸好这诡异是个好相处的,不然现在哪儿还有什么赤狐,可能连狐狸皮都不剩了!

        看热闹的群妖们,看着原本一身白骨的铁骨身上,突然多少了一抹血色。

        “咦,他才到生骸的第二阶段啊!”群妖纷纷目露诧异,但又觉得十分正常。

        对于生骸这种低级异类,群妖还是比较了解的。

        生骸的成长共五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壮大体内气血,直至盈满,然后到达第二阶段,气血成血膜依附在骨骼上。

        第三阶段则是在胸膛位置凝聚出血核,类比生灵心脏。

        第四阶段,血肉重生!

        第五阶段,复活至与生前无异!

        当然,后面几个阶段群妖也只是听说,他们中最见多识广的巨虎,也只见过达到第二阶段,一身血膜包裹,比白骨时还瘆人的生骸。

        他们诧异是因为铁骨居然才刚晋升第二阶段,类比人类的第二境开拓境武者。

        而后觉得正常又是因为:境界,只是用来对比正常生灵实力的标准参考!

        那可是诡异诶!

        诡异能算正常生命?!

        你怎么能用你的标准,去衡量一个与你不是一个参考系的诡异呢?!

        诡异的真正可怕之处,并不在于他外表种类展现出的境界,不然群妖也不会看见仿佛能一巴掌拍死的铁骨,就立马绕着躲远了。

        诡异是不和你讲道理、讲常识的,就像哪怕你认为自己是公的,并不能怀孕。

        可突然有一个诡异说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我认为你可以的,那你就真的能够怀孕!

        所以,哪怕只处于生骸第一阶段的铁骨,突然一巴掌拍死了一位武炼境的人类,他们也只会吓得肝胆俱裂的撒腿就跑,而不会觉得丝毫意外!

        这就是诡异!

        ……

        视角切回铁骨这边。

        铁骨也看到了开始覆盖在骨骼表面的这层血膜,以他的聪明,不难推断后续的进阶发展。

        以骸骨为基,再生血肉,直至恢复成人的模样!

        【继续壮大气血,最后变回人类吗?!】

        想到这里,铁骨毫不犹豫的打开储物空间,意志直取储物空间中积攒了不少的气血之力……旁边的金属块!

        【人?为什么要变回去?做人有什么好的?!】

        【不做人又有什么不好的?!】

        哪怕铁骨他很想拥有想生灵那般,能够真正看见这个世界各种色彩的眼睛,只要他继续就这样进阶下去,正常人拥有的他器官也会拥有!

        哪怕他从继承的知识中,知晓了血肉之躯能够享受到怎样的欢愉!

        但是,他还是十分坚决的拿出储物空间中所有的金属,吸收壮大自己的金之力,将造反起势的气血之力,一点一点的镇压了回去!

        【血肉苦弱,机械飞升!】

        铁骨继承的那些知识,虽然告诉了铁骨血肉之躯的美好,但也让他明白了血肉之躯的脆弱。

        再加上那些知识中展现出的,碾压血肉之躯,轰鸣咆哮着的冰冷钢铁洪流,让铁骨看一眼,就沉沦、迷失在了机械的暴力美学之中!

        如果铁骨没有获得【铁骨】这一天赋,那么他就算再沉迷机械的暴力美学,也只能按照生骸的正常进阶历程,重新恢复成人。

        但铁骨却从那穿越者的身上,获得了【铁骨】这一天赋,拥有了机械飞升的条件,再加上那继承的知识中展现出的钢铁洪流、火力覆盖……

        很难不说这是命运的安排,冥冥之中皆有所定!

        所以,已经确定了自己前进方向的铁骨,当然不可能再让血肉成为自己的拖累!

        甚至如果未来有可能,铁骨还想让自己完全脱离气血的桎梏,让自己完全不再需要气血之力来维持自身的存在。

        至于血肉与机械到底哪个方向才是强大、正确的,这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咦,血膜消失了……他居然压制、放弃了进阶!”

        群妖见铁骨身上的血色消失,重新恢复成了以前的白骨模样,皆有些吃惊。

        正常生灵都在渴望自身的进阶,以至于让自己更强,能更好的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不过眼前这生骸毕竟是个诡异,进不进阶似乎对他都没什么影响。

        所以群妖在惊讶了片刻后,都纷纷露出同样态度:……你高兴就好!

        铁骨忙着镇压体内庞大的气血,而群妖的关注点,都在作为诡异的铁骨身上,几乎没有谁在意铁骨怀中抱着的,挣扎哭泣得声哑力竭的女婴。

        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至少赤牙身旁的白雪,到底是只母狐狸,对那声音哭的沙哑的女婴感到些许的怜惜。

        吸收完所有的库存,以及女人身上遗留的金属物品,数量上来了的金之力,凭借着质量,终于将气血之力重新镇压进了骨骼内。

        直到此时,铁骨才注意到不停从自己怀中产生的音浪,以及死去女人上方漂浮着的光球。

        铁骨低头看了眼怀里已经哭累的女婴。

        或许是铭刻在基因中那对死亡的恐惧,女婴看着看向自己的骷髅头,疲惫的身躯不知从哪儿涌现出的力量,让她嘶哑低弱下去的哭嚎再次嘹亮。

        反正没听觉,铁骨也不觉得女婴吵,他收回视线,看向了女人尸体上方浮空的光球。

        【没想到,你居然真的加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