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全能陪玩啊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的委屈

第五十八章 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的委屈

        林启接收到了男水友的游戏录像。

        将其放在本地的播放器里面,开始用多倍速观看。

        水友玩的荒漠屠夫鳄鱼,他这边的打野是蜘蛛女皇,位于地图右上方,也就是红色方。

        很经典的“动物园”组合,滚雪球能力极强。

        “那个人就是这个打野蜘蛛。”

        水友在语音里补充道。

        视频内,敌方上路选择的是诺克萨斯之手。

        『真是巧啊,正好这会c皇在直播间查房。』

        弹幕惊喜地说着。

        正在直播间看热闹的c小余也一下瞪大了眼睛。

        “阿酿,这我确实得好好看看了!”

        视频里面,水友这边开局很顺利,对线期很细节的一波卡二级,将对面血量压到不敢补刀。

        随后吃尾刀囤积兵线,当兵线慢推到对面塔前不远处时,已经小压了对面诺手八九刀。

        此时鳄鱼升到了3级,且刚好来了一波炮车线,而对面诺手才2级。

        这时只要是经常玩上路的玩家,都能知道鳄鱼此时的意图——

        那就是慢推改速推,将一大波兵线送进塔内,越塔诺手。

        最好的结果是越塔成功,差一点的结果是和对面诺手在塔下一换一。

        但不管是哪种结果,鳄鱼都是能赚得盆满钵满。

        因为诺手是不会带传送这个召唤师技能的,这么大一波兵线进塔被防御塔吃掉,落后的经验值他完全承受不起。

        用一句峡谷常用的话来说——就是对面基本断开链接。

        “鳄鱼目前的处理都堪称完美啊,没问题吧凯菇?”

        “有一说一,确实没问题。”

        洞煮和凯菇相互交流着。

        就在兵线快要推进塔里的时候,敌方打野豹女赶到了。

        到了白金段位,大家多少还是有理解的,豹女知道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鳄鱼把诺手打废掉。

        赶忙第一时间过来缓解压力。

        带着红buff的豹女将自己人形态的远程平a击打在鳄鱼身上,试图赶走鳄鱼。

        但是鳄鱼很聪明,见到豹女来了并没有第一时间撤退,而是硬吃下这几发带着灼烧效果的平a。

        敌方英雄普通攻击己方英雄,会触发小兵的仇恨机制。

        鳄鱼这边正好有接近两整波兵线,前期的小兵打在英雄身上可是很痛的。

        豹女被小兵集火,血量迅速下降到三分之二,一时间也不敢切换豹形态扑上去。

        诺手还未升到3级,同样不敢上前对拼。

        双方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平衡。

        鳄鱼甚至欺身向前,似乎准备将攻击目标转为豹女。

        “快到了,马上就到那个吵架的地方了。”

        男水友提醒着林启。

        林启看到红色方打野蜘蛛已经来到了附近,给鳄鱼发了了一个正在路上的信号。

        满血双buff的蜘蛛,配合着还有半血红怒的鳄鱼。

        两个人都有单点控制技能以及爆发伤害,蜘蛛还有她那专门为越塔而生的蛛形态e技能。

        可以说这波2v2只要处理好,对面上野必定是没得玩了。

        蜘蛛帮助鳄鱼把塔前剩余的几个小兵清掉,甚至还走位躲掉了豹女的一发“标枪投掷”。

        林启似乎都快要看见对面上野在塔下暴毙而亡的场景了。

        但这时意外发生了。

        就在兵线即将进塔的档口,蓝色方的下一波兵线正好来到了塔前。

        这就造成了一个结果——刚要被推进塔的红色方兵线正好被这波新兵线卡住了。

        红色方只有2个血量不健康的近战兵抗到了塔。

        抗了两下死掉了,后续红色方的兵线也被蓝色方健康满血的近战兵堵在了塔外。

        鳄鱼理所应当的想要再把这波兵线推进去。

        可蜘蛛这个时候似乎没看清兵线被卡住,自己一个人上了。

        “我大概知道发生什么了,这蜘蛛没了,鳄鱼后续大概率也会被追死。”

        经验丰富的老上单c小余一下子就猜到了后续。

        果然如他所说,鳄鱼选择处理兵线,蜘蛛选择强越,二人出现脱节。

        随后蜘蛛被诺手和豹女二人在塔下集火至死,人头和双buff给到了诺手。

        诺手凭借人头升到3级,无比果断地开启了自己的幽灵疾步,闪现拉距离成功追上鳄鱼。

        凭借着红buff和w技能致残打击的高额减速,鳄鱼交出闪现依然被黏住,交出了自己的人头。

        诺手2-0,双buff,鳄鱼已然是对不了线。

        后面就是豹女和诺手无限针对鳄鱼,而蜘蛛视而不见野区摆烂。

        这局游戏稀里哗啦地就输掉了。

        “就是那个地方,蜘蛛死掉后疯狂在信息栏点我,骂我是条怂狗,这都不敢跟。”

        “我说兵线都没进塔,凭什么越对面。”

        “他非说那两个残血近战兵抗塔的时间已经够把对面杀掉了。”

        “可我的判断是,就算那个时候我能跟上,打出完美配合也最多和对面两人换掉,兵线还会被卡在塔前。”

        “更何况路人局里面哪有百分百的满分配合,明明只需要耐心一点处理好兵线,就能完美打赢这场2v2的。”

        “为什么偏要去做这种走钢丝的决策呢!”

        “然后他就开始骂我白金狗不配谈游戏理解,后面我被对面上野二人无限越塔,又没有队友的支援,被打成了0-7。”

        “他又开始煽风点火,说这把都是我在送,另外三个队友被他蛊惑也开始喷我。”

        “可我后面明明在尽力配合队友,队伍里面就我一个前排顶伤害,打起团来我就是会死掉啊。”

        “可这个蜘蛛!一直在野区摆烂刷野,不支援不打团,抢人头保kda,最后游戏结束他还是svp!”

        “说他正战绩就是铁证,我就是个连越塔都不会的垃圾。”

        “凭什么啊……”

        说到这里,水友的情绪已经变得非常激动了,语速快得停不下来,隐隐还带着一丝哭腔。

        林启沉默了。

        直播间凡是懂游戏的观众也都沉默了。

        “阿启,帮帮我好不好,我真的太难受了。”

        “这他妈就是个畜生!”

        c小余把桌子拍得巨响,十分气愤地骂道。

        他一向性格豪爽,本身就是上单玩家,听到这种讲述是真的忍不了!

        “太恶心了,凯菇,我隔着屏幕都感觉到了这位兄弟的委屈。”

        大菠萝则没有说话,只是打了一条显眼的弹幕:

        『兄弟,我大菠萝作证,这把绝对不是你的问题,你消消气,别气上头了。』

        c小余也打出了自己的弹幕:

        『阿启,你要是没把握就让我来,看我今天不打死这个王八蛋!』

        林启看着直播间满屏的『气人』二字。

        就算是代打又何妨,我林启从来也不想做个圣人。

        只是这样的败类,一定要受到惩罚!

        林启深吸一口气。

        用上了他开播以来最冷酷无情的声音。

        “相信我,让我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