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全能陪玩啊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天煞之女”

第十二章 “天煞之女”

        这人苏月凉认识,学校里有名的富家少爷,名字叫阮少哲。

        人倒是没什么恶劣行径,毕竟她所在的这所大学层次不低,学生们素质线都偏高。

        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就会对这种人心生好感,她从小到大,见得最多的就是各种各样的富家千金和富家少爷。

        并且对于苏月凉而言,她一点也不喜欢路边搭讪这种交流方式。

        刻意而且带着浓郁的目的性色彩。

        和动物求偶有什么区别呢?

        她苏月凉完全不能接受。

        苏月凉不动声色地用肩膀抵了抵一旁的程雪瞳,同时在程雪瞳手心里戳了几下。

        意思是:你来应付。

        自己则是视线下移,面无表情地开始凝视脚下的彩色鹅卵石。

        程雪瞳会意,露出了一个十分标准的淑女式微笑。

        “谢谢帅哥的美意,但是不用了,我们还是自己打车吧。”

        她的笑容虽然礼貌灿烂,但却饱含着疏远之意。

        和刚才斗嘴吵架相比,完全是换了一个人。

        “天色也不早了,你们两个女孩子出门打车不太安全,听说最近曝出来好几起不太好的出租车事件,还是让我来送你们吧?”

        “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和两位大美女交个朋友,混个脸熟,回宿舍和室友们吹吹牛~”

        说着阮少哲露出一个非常阳光的笑容,一边说话还一边不好意思地用手捏了捏自己的耳垂。

        不得不说,阮少哲挺会说话,没有让自己的表现得太刻意,言语上礼貌且注意分寸,对自己的邀请也做出了足够的解释。

        搭配他那出彩的外形,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不过这招对苏月凉没啥用,因为她压根就没抬头,思想已经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

        挺会说话啊,要是换个没那么机灵的小姐妹说不定就着了你的道啊。

        程雪瞳在心里默默吐槽着。

        要怎么样才能让他知难而退呢?

        程雪瞳眼珠子一转,来主意了。

        只见程雪瞳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然后点点头,开口道:

        “说得也没错,阮同学有心了,那我和月凉就恭谨不如从命了。”

        她优雅地表示了自己的感谢,示意阮少哲带路。

        阮少哲欣然开始在前方领路。

        ???

        刚回过神来的苏月凉愣住了。

        自己不是让瞳瞳拒绝吗,她应该看得懂自己的意思啊!

        “你干嘛答应他?”苏月凉小声地责怪道。

        “别急,看我的,与其让他一次一次过来搭讪,不如一次性让他断了念想。”

        这怎么断念想?上了他的车不是只会让他觉得有机会,从而更加变本加厉?

        苏月凉不懂了,但事到如今,拒绝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看程雪瞳有什么点子了。

        二人上了阮少哲的车,车内干净整洁,带着淡淡地清香。

        阮少哲开车启动,内心一阵喜悦。

        等了那么多久,终于有机会能和这两位校花级别的女生近距离相处了!

        早在很久以前,阮少哲就已经注意到了这两个颜值惊人的女同学。

        经验丰富的他立刻开始展开情报获取工作。

        没过多久就打听到,一个叫苏月凉,一个叫程雪瞳,二人是室友,都是艺术学院的。

        苏月凉平时基本不和男生说话,上完课人就没影了。

        起初阮少哲以为她是在忙于校外的活动,但经过打听,发现苏月凉居然只是单纯地宅在宿舍。

        程雪瞳则不一样,她算得上是个社交天才,上到老师教授,下到同学和食堂打饭大姨,几乎和所有人都有不错的交集。

        时常穿着各种各样衣服类型,拿着摄影机在学校各处跑来跑去,尤其偏爱黑色丝袜,被学校的男生称为“黑丝女神”。

        但是广泛的社交并不代表她很好接近,相反她和任何男生都保持了相当远的心理距离。

        温和的笑容下面总是蕴含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内核。

        男生在她面前总是会感觉自己像个平平无奇的工具人。

        这也就是喜欢她的男生很多,但是敢直接“a”上去的却很少的缘故。

        因此阮少哲的目标非常明确,那就是苏月凉。

        苏月凉的一切外貌行为举止也几乎都长在了他的审美上,他决定全力开冲。

        他看得出来苏月凉的家境也相当殷实,单纯地靠钱是不可能打动她的。

        于是在千方百计的打听下,他终于了解到苏月凉平时的爱好——游戏和电竞。

        为此他花了大工夫在学校里新建了一个电竞社,挖走了大部分老电竞社的骨干成员。

        这也引起了老电竞社社长的强烈不满,多次向学校发出抗议。

        但是没有用,阮少哲的所有手段都是正大光明的,那就是拿钱砸!

        入社直接福利拉满,不整什么花里胡哨的离间计。

        这也使得阮少哲的路人风评一直还可以。

        同时他自己也花了相当多的时间来提升自己的游戏水平和游戏理解,确保自己不是个云玩家。

        但是就当他安排好这一切,只等着一个合适的时机邀请苏月凉入社,编织后续剧本时。

        苏月凉半个月没出门了!

        上课,宿舍,上课,宿舍,两点一线,无限循环。

        这让阮少哲感觉自己像个挂了空档的汽车。

        油是耗了不少,轮子那是一步也没动弹。

        而今天,这个平平无奇的夜晚,他终于迈出了第一步!

        “苏同学,程同学,阮某最近在学校新成立了一个电竞社,现在社员已经初具规模了,想请二位赏脸加入,请问可以吗?”

        还没等二女回答,他又接着说道:

        “我们的活动非常多,社内也配备了顶级设备,社员们平时热情度很高,下个月要举办的高校联赛,我们社也正在全力备战。”

        “就算你们不想打比赛,也可以过来坐坐,大家可是相当热情的。”

        听了这番话,程雪瞳凑到苏月凉耳边:

        “人情报工作做得挺全啊,苏苏。”

        “你还说,都怪你,非要坐他的车。”

        苏月凉小声责怪道。

        “没关系有我呢,待会你配合我一下。”

        程雪瞳冲她眨了眨眼。

        配合什么?苏月凉完全不知道程雪瞳想要干嘛。

        就算苏月凉再怎么不想搭理阮少哲,现在上了人家的车,终归是讲点最基本的礼貌。

        “我再考虑一下。”

        苏月凉应付着阮少哲的邀请。

        但这在阮少哲眼里可就不一样了。

        没有拒绝,那不就是有戏?

        并且终于听到苏美人开口说话了,这是一个好的开端啊!

        阮少哲顿时喜上眉梢。

        “嗯啊,没关系,我不急。”

        车继续朝着市中心驶去,遇上了一个长红灯。

        阮少哲没事做,趁着车内灯光较暗,开始透过反光镜偷看后面二女的动静。

        “苏苏,是不是又到了要去祭祀的日子了?”程雪瞳用着阮少哲刚好能偷听到的音量说着,一边眨巴着眼睛。

        祭祀是什么?苏月凉一头雾水。

        但她还是配合程雪瞳道:

        “嗯啊,快到了。”

        “你爸也太舍得了,花了7位数找隐世大师帮你推演命数,结果还测出个那么奇怪的结果。”

        推演命数?还7位数?

        阮少哲瞬间就愣了一下,不过能偷听到苏月凉的私人信息让他感觉很兴奋。

        “好可惜啊苏苏,27岁前都不能和同龄人男子发生交集,看看这脸蛋,这腰,这腿,无人能够欣赏,只能便宜我了呀”

        说着程雪瞳又趁机揩了揩油。

        苏月凉狠狠地瞪了一眼程雪瞳,没有说话。

        她大致明白了程雪瞳的策略了。

        这是什么意思?

        不能和同龄人男子发生交集?自己不就是算同龄人吗。

        为什么?

        阮少哲顿时多了无数问号。

        他现在只希望程雪瞳能够多“说漏嘴”一点信息。

        “你说这天煞星的运行轨迹为什么会和你的命定姻缘轨迹重合啊?”程雪瞳一副十分困扰的表情。

        “谁知道呢。”苏月凉一副看破红尘的模样,淡淡地说道。

        看着反光镜里苏月凉的清冷表情,阮少哲心里咯噔一下。

        这种反应不可能是胡说八道的吧?

        天煞星是什么阮少哲太清楚了,作为经商世家的独子,家族从小到大就给他灌输了数量庞大的命运论知识。

        他阮少哲虽然喜欢美女,但绝对不敢拿自己家族的前途命运作为赌注。

        话说回来,自己这算不算和苏月凉发生了交集?

        阮少哲后心一凉。

        “苏苏你真是太善良,为了避免连累无辜的人,整天把自己关在宿舍里,尽量不和其他异性发生联系,简直是男默女泪,大好的青春年华被困住了宿舍里。”

        苏月凉柳眉跳动了一下,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还是忍住了。

        “诶,苏苏,你说你现在这算不算和阮同学……呜”

        程雪瞳像是突然发现了反光镜里阮少哲的目光,下意识地捂住了嘴巴,将剩下的话留在了肚子里。

        阮少哲如遭雷击!

        苏月凉似乎也像是意外发现了阮少哲在偷听,脸上露出了呆滞的神情。

        但是内心深处却已经快要绷不住了。

        这丫头,太太太太能编了!

        反观阮少哲,这会开车都有点不会踩油门了,脑袋里不停重复着一句话。

        “我没有和她发生交集……我没有和她发生交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