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逃荒不慌,全家大佬种田忙在线阅读 - 394 悟空是你

394 悟空是你

        刚刚从衣袖中掉落的东西都装在宝箱里,并且被耶和王子给没收了。

        徐大翻遍全身,也只找出来几包药粉。

        要不,就用药迷晕守卫,趁着夜色逃出去?

        正谋算着,门外突然传来好几道脚步声,徐大忙把药粉藏好,    闭目盘膝做出打坐的模样。

        “嘭”的一声,用木板加厚的木门被人从外面粗鲁推开。徐大没睁眼,就知道是门外那些粗鲁的鲜卑侍卫闹出的动静。

        “进去吧,趁天还亮着,抓紧时间。”侍卫对身后的人吩咐道。

        几个身着短衫,农人打扮的汉子点头应是,而后提着水桶,挑着泥浆,拿着各种工具,屋里屋外的忙碌起来。

        徐大睁开眼,这才发现,耶和王子叫人过来给他盘炕了。

        恐怕也是不想让他真的冻死在这黑屋子里。

        不过,门口指挥的那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盘炕小伙,怎么有点眼熟呢?

        屋内光线昏暗,外面的人看不清里面的人,加上侍卫们在旁拿着刀看守着,外面盘炕的工人们都不知道屋里的人长什么模样。

        只猜到,应该是个被关押起来的重要人物。

        孙阿山见泥混合得差不多了,请示过侍卫后,拿着一根皮尺进屋量尺寸。

        一抬头,就看到了闭目盘膝坐在角落里,一身狼狈却难掩仙风道骨的徐大,不敢······

        书友们在热火朝天地讨论最新剧情,快来~~起#点-读-书-,一起参与进来吧!

        刚刚从衣袖中掉落的东西都装在宝箱里,并且被耶和王子给没收了。

        徐大翻遍全身,    也只找出来几包药粉。

        要不,就用药迷晕守卫,趁着夜色逃出去?

        正谋算着,门外突然传来好几道脚步声,徐大忙把药粉藏好,闭目盘膝做出打坐的模样。

        “嘭”的一声,用木板加厚的木门被人从外面粗鲁推开。徐大没睁眼,就知道是门外那些粗鲁的鲜卑侍卫闹出的动静。

        “进去吧,趁天还亮着,抓紧时间。”侍卫对身后的人吩咐道。

        几个身着短衫,农人打扮的汉子点头应是,而后提着水桶,挑着泥浆,拿着各种工具,屋里屋外的忙碌起来。

        徐大睁开眼,这才发现,耶和王子叫人过来给他盘炕了。

        恐怕也是不想让他真的冻死在这黑屋子里。

        不过,门口指挥的那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盘炕小伙,怎么有点眼熟呢?

        屋内光线昏暗,    外面的人看不清里面的人,    加上侍卫们在旁拿着刀看守着,外面盘炕的工人们都不知道屋里的人长什么模样。

        只猜到,应该是个被关押起来的重要人物。

        孙阿山见泥混合得差不多了,请示过侍卫后,拿着一根皮尺进屋量尺寸。

        一抬头,就看到了闭目盘膝坐在角落里,一身狼狈却难掩仙风道骨的徐大,不敢刚刚从衣袖中掉落的东西都装在宝箱里,并且被耶和王子给没收了。

        徐大翻遍全身,也只找出来几包药粉。

        要不,就用药迷晕守卫,趁着夜色逃出去?

        正谋算着,门外突然传来好几道脚步声,徐大忙把药粉藏好,闭目盘膝做出打坐的模样。

        “嘭”的一声,用木板加厚的木门被人从外面粗鲁推开。徐大没睁眼,就知道是门外那些粗鲁的鲜卑侍卫闹出的动静。

        “进去吧,趁天还亮着,抓紧时间。”侍卫对身后的人吩咐道。

        几个身着短衫,农人打扮的汉子点头应是,而后提着水桶,挑着泥浆,拿着各种工具,屋里屋外的忙碌起来。

        徐大睁开眼,这才发现,耶和王子叫人过来给他盘炕了。

        恐怕也是不想让他真的冻死在这黑屋子里。

        不过,门口指挥的那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盘炕小伙,怎么有点眼熟呢?

        屋内光线昏暗,外面的人看不清里面的人,加上侍卫们在旁拿着刀看守着,外面盘炕的工人们都不知道屋里的人长什么模样。

        只猜到,应该是个被关押起来的重要人物。

        孙阿山见泥混合得差不多了,请示过侍卫后,拿着一根皮尺进屋量尺寸。

        一抬头,就看到了闭目盘膝坐在角落里,一身狼狈却难掩仙风道骨的徐大,不敢刚刚从衣袖中掉落的东西都装在宝箱里,并且被耶和王子给没收了。

        徐大翻遍全身,也只找出来几包药粉。

        要不,就用药迷晕守卫,趁着夜色逃出去?

        正谋算着,门外突然传来好几道脚步声,徐大忙把药粉藏好,闭目盘膝做出打坐的模样。

        “嘭”的一声,用木板加厚的木门被人从外面粗鲁推开。徐大没睁眼,就知道是门外那些粗鲁的鲜卑侍卫闹出的动静。

        “进去吧,趁天还亮着,抓紧时间。”侍卫对身后的人吩咐道。

        几个身着短衫,农人打扮的汉子点头应是,而后提着水桶,挑着泥浆,拿着各种工具,屋里屋外的忙碌起来。

        徐大睁开眼,这才发现,耶和王子叫人过来给他盘炕了。

        恐怕也是不想让他真的冻死在这黑屋子里。

        不过,门口指挥的那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盘炕小伙,怎么有点眼熟呢?

        屋内光线昏暗,外面的人看不清里面的人,加上侍卫们在旁拿着刀看守着,外面盘炕的工人们都不知道屋里的人长什么模样。

        只猜到,应该是个被关押起来的重要人物。

        孙阿山见泥混合得差不多了,请示过侍卫后,拿着一根皮尺进屋量尺寸。

        一抬头,就看到了闭目盘膝坐在角落里,一身狼狈却难掩仙风道骨的徐大,不敢刚刚从衣袖中掉落的东西都装在宝箱里,并且被耶和王子给没收了。

        徐大翻遍全身,也只找出来几包药粉。

        要不,就用药迷晕守卫,趁着夜色逃出去?

        正谋算着,门外突然传来好几道脚步声,徐大忙把药粉藏好,闭目盘膝做出打坐的模样。

        “嘭”的一声,用木板加厚的木门被人从外面粗鲁推开。徐大没睁眼,就知道是门外那些粗鲁的鲜卑侍卫闹出的动静。

        “进去吧,趁天还亮着,抓紧时间。”侍卫对身后的人吩咐道。

        几个身着短衫,农人打扮的汉子点头应是,而后提着水桶,挑着泥浆,拿着各种工具,屋里屋外的忙碌起来。

        徐大睁开眼,这才发现,耶和王子叫人过来给他盘炕了。

        恐怕也是不想让他真的冻死在这黑屋子里。

        不过,门口指挥的那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盘炕小伙,怎么有点眼熟呢?

        屋内光线昏暗,外面的人看不清里面的人,加上侍卫们在旁拿着刀看守着,外面盘炕的工人们都不知道屋里的人长什么模样。

        只猜到,应该是个被关押起来的重要人物。

        孙阿山见泥混合得差不多了,请示过侍卫后,拿着一根皮尺进屋量尺寸。

        一抬头,就看到了闭目盘膝坐在角落里,一身狼狈却难掩仙风道骨的徐大,不敢刚刚从衣袖中掉落的东西都装在宝箱里,并且被耶和王子给没收了。

        徐大翻遍全身,也只找出来几包药粉。

        要不,就用药迷晕守卫,趁着夜色逃出去?

        正谋算着,门外突然传来好几道脚步声,徐大忙把药粉藏好,闭目盘膝做出打坐的模样。

        “嘭”的一声,用木板加厚的木门被人从外面粗鲁推开。徐大没睁眼,就知道是门外那些粗鲁的鲜卑侍卫闹出的动静。

        “进去吧,趁天还亮着,抓紧时间。”侍卫对身后的人吩咐道。

        几个身着短衫,农人打扮的汉子点头应是,而后提着水桶,挑着泥浆,拿着各种工具,屋里屋外的忙碌起来。

        徐大睁开眼,这才发现,耶和王子叫人过来给他盘炕了。

        恐怕也是不想让他真的冻死在这黑屋子里。

        不过,门口指挥的那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盘炕小伙,怎么有点眼熟呢?

        屋内光线昏暗,外面的人看不清里面的人,加上侍卫们在旁拿着刀看守着,外面盘炕的工人们都不知道屋里的人长什么模样。

        只猜到,应该是个被关押起来的重要人物。

        孙阿山见泥混合得差不多了,请示过侍卫后,拿着一根皮尺进屋量尺寸。

        一抬头,就看到了闭目盘膝坐在角落里,一身狼狈却难掩仙风道骨的徐大,不敢刚刚从衣袖中掉落的东西都装在宝箱里,并且被耶和王子给没收了。

        徐大翻遍全身,也只找出来几包药粉。

        要不,就用药迷晕守卫,趁着夜色逃出去?

        正谋算着,门外突然传来好几道脚步声,徐大忙把药粉藏好,闭目盘膝做出打坐的模样。

        “嘭”的一声,用木板加厚的木门被人从外面粗鲁推开。徐大没睁眼,就知道是门外那些粗鲁的鲜卑侍卫闹出的动静。

        “进去吧,趁天还亮着,抓紧时间。”侍卫对身后的人吩咐道。

        几个身着短衫,农人打扮的汉子点头应是,而后提着水桶,挑着泥浆,拿着各种工具,屋里屋外的忙碌起来。

        徐大睁开眼,这才发现,耶和王子叫人过来给他盘炕了。

        恐怕也是不想让他真的冻死在这黑屋子里。

        不过,门口指挥的那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盘炕小伙,怎么有点眼熟呢?

        屋内光线昏暗,外面的人看不清里面的人,加上侍卫们在旁拿着刀看守着,外面盘炕的工人们都不知道屋里的人长什么模样。

        只猜到,应该是个被关押起来的重要人物。

        孙阿山见泥混合得差不多了,请示过侍卫后,拿着一根皮尺进屋量尺寸。

        一抬头,就看到了闭目盘膝坐在角落里,一身狼狈却难掩仙风道骨的徐大,不敢刚刚从衣袖中掉落的东西都装在宝箱里,并且被耶和王子给没收了。

        徐大翻遍全身,也只找出来几包药粉。

        要不,就用药迷晕守卫,趁着夜色逃出去?

        正谋算着,门外突然传来好几道脚步声,徐大忙把药粉藏好,闭目盘膝做出打坐的模样。

        “嘭”的一声,用木板加厚的木门被人从外面粗鲁推开。徐大没睁眼,就知道是门外那些粗鲁的鲜卑侍卫闹出的动静。

        “进去吧,趁天还亮着,抓紧时间。”侍卫对身后的人吩咐道。

        几个身着短衫,农人打扮的汉子点头应是,而后提着水桶,挑着泥浆,拿着各种工具,屋里屋外的忙碌起来。

        徐大睁开眼,这才发现,耶和王子叫人过来给他盘炕了。

        恐怕也是不想让他真的冻死在这黑屋子里。

        不过,门口指挥的那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盘炕小伙,怎么有点眼熟呢?

        屋内光线昏暗,外面的人看不清里面的人,加上侍卫们在旁拿着刀看守着,外面盘炕的工人们都不知道屋里的人长什么模样。

        只猜到,应该是个被关押起来的重要人物。

        孙阿山见泥混合得差不多了,请示过侍卫后,拿着一根皮尺进屋量尺寸。

        一抬头,就看到了闭目盘膝坐在角落里,一身狼狈却难掩仙风道骨的徐大,不敢刚刚从衣袖中掉落的东西都装在宝箱里,并且被耶和王子给没收了。

        徐大翻遍全身,也只找出来几包药粉。

        要不,就用药迷晕守卫,趁着夜色逃出去?

        正谋算着,门外突然传来好几道脚步声,徐大忙把药粉藏好,闭目盘膝做出打坐的模样。

        “嘭”的一声,用木板加厚的木门被人从外面粗鲁推开。徐大没睁眼,就知道是门外那些粗鲁的鲜卑侍卫闹出的动静。

        “进去吧,趁天还亮着,抓紧时间。”侍卫对身后的人吩咐道。

        几个身着短衫,农人打扮的汉子点头应是,而后提着水桶,挑着泥浆,拿着各种工具,屋里屋外的忙碌起来。

        徐大睁开眼,这才发现,耶和王子叫人过来给他盘炕了。

        恐怕也是不想让他真的冻死在这黑屋子里。

        不过,门口指挥的那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盘炕小伙,怎么有点眼熟呢?

        屋内光线昏暗,外面的人看不清里面的人,加上侍卫们在旁拿着刀看守着,外面盘炕的工人们都不知道屋里的人长什么模样。

        只猜到,应该是个被关押起来的重要人物。

        孙阿山见泥混合得差不多了,请示过侍卫后,拿着一根皮尺进屋量尺寸。

        一抬头,就看到了闭目盘膝坐在角落里,一身狼狈却难掩仙风道骨的徐大,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