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开局成为无限主神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穆仲礼

第三十八章:穆仲礼

        一个青年,披着人血红花,身穿血色吉服,在院子中着急地走来走去。

        王策用真瞳扫了一眼。

        【穆仲礼的亡魂(n3)】

        一只n3鬼物,实力普通。但它的名字和身份,注定他在“芦山志异”的位面世界,并不普通,至少是个重要配角。

        穆仲礼,就是陆芝兰口中的“负心人”、“薄情郎”。

        有家丁进门报告:“二少爷,老夫人她不肯走。”

        穆仲礼皱眉说道:“我不是说了吗?强行把老夫人请走,不许她留在芦山!”

        在重视孝道的古华夏,穆仲礼的这番话,已经触及了儒家道德的底线。

        家丁苦着脸道:“老夫人说了,若要逼她,她就用簪子扎穿自己的喉咙,让二少爷和小的们通通不得好死。”

        这句话可不是简单的咒骂,而是实实在在的威胁。背着一个逼死老母的名声,穆仲礼在封建礼教之下绝对是千夫所指,就算自裁谢罪也要遭人唾弃。

        “算了,把老夫人请回来!”穆仲礼长叹一口气。

        家丁离去之后,穆仲礼不知道从哪里捧起一只香囊,喃喃自语着。

        王策进入穆宅的内堂,检视寻找。

        【染邪的琉璃镜】、【染邪的发饰】……

        王策一连找到了好几个邪祟物品,都不是古华夏本土风格,倒像是舶来品。

        凑够4个邪祟物品之后,王策的突破任务终于完成。

        一股暖流,涌入体内。

        【提示:你已提升至n4。你的基本属性锁定已经解除。】

        【你获得了20点额外生命值、2点攻击强度、2点护甲、2点法术抗性。】

        从n3到n4,是一个分水岭。

        王策现在算是n级中位的契约者了,实力提升了不少,仅仅是生命值,就提升了50%!达到了60点。

        契约者之间的战斗不同于传统网游,更偏向于现实。

        具体表现为攻高血低,防御端靠的是闪避、招架、格挡对手的攻击,以“避免被对手击中”为宗旨,辅以“削弱对手的伤害”的手段。

        不像传统网游里面刀刀飙血,两人站着对砍半天,比谁的血条更长。

        这就凸显出了战斗专长的重要性。

        谁的战斗专长越高,就越容易在缠斗中觅得机会!

        同级契约者对战,一次全力攻击打出了暴击,就有可能让对方血量损失过半。而要是打中要害,甚至可以一击让对方进入濒死状态。

        王策原本只有40点生命值,容错率是很低的。增加20点生命值,意味着多了一次宝贵的容错。

        “团子,你看这个发饰。”

        王策拿着一个【染邪的发饰】,笑着说,“这种首饰名叫‘华胜’,通名为‘花胜’,取树木繁多之意……”

        团子:【据资料显示,华胜是东瀛女子的传统发饰。】

        跟“团·大百科·子”科普这种常识,真是自作自受……

        王策咳嗽了一声:“不仅是首饰,还有这琉璃镜,也不是古华夏本土所有。穆家内宅居然会大量出现这种舶来品,再结合村口穆家老太太消失时,留下的那封染邪书信,你想到什么了吗?”

        团子认真推测:【穆家在海上做生意?】

        王策摇头说道:“恐怕不是做生意那么简单,那时倭寇猖獗,我看这穆家,多半和倭寇有勾结!”

        说到这里,王策直起腰:“我原本只是有几种推测,但现在已经确定了。芦山村当年被屠村的真相,跟穆家绝对脱不了干系。穆家老大穆伯仁所谓的出海,恐怕上的是倭寇的船吧!”

        说着,王策轻轻推开了内宅的木门。

        吱呀一声响,站在院中的穆仲礼,还有两名鬼物家丁,都看了过来。

        “什么人?”两名鬼物家丁同时喝问。

        “穆仲礼,冒昧问一下,你手中的那只香囊,是不是陆芝兰送给你的?”王策没有理会家丁,单刀直入,直接询问道。

        穆仲礼原本露出敌意的表情瞬间一变:“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知道阿兰?”

        王策摇头一笑:“我知道的比你想象中的更多。把香囊借给我,我告诉你老夫人的位置。如何?”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穆仲礼露出怀疑之色。

        王策展示了那封“染邪的书信”,轻飘飘丢向了穆仲礼。

        核对笔迹之后,穆仲礼终于相信了,因为这封信是大哥留下的,母亲一直带在身边。

        穆仲礼退后一步:“上!活捉他,让他说出老夫人在哪里!”

        两名家丁扑了过来,

        王策抽出了桃木剑,轻轻一挥:“穆仲礼,我劝你冷静一点。”

        在桃木剑中,蕴含着一股可怕的力量,这一点穆仲礼清晰地感应到了。

        他并不知晓,这是“破邪”之力,因为穆仲礼的鬼魂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也不知道他其实是怨念演化而成,本质上是芦山村民的集体怨念。

        但是,穆仲礼很清楚一点,他只要敢妄动,必定会被桃木剑中蕴含的力量击杀!

        无奈之下,穆仲礼和王策达成了交易。

        王策接过香囊。

        在接过香囊的一瞬间,王策伸手在穆仲礼的手上握了握,留下了一道起源印记。

        嗯,临时插个眼。

        穆仲礼神色古怪,本能地抽手后退——他有点怀疑,这个人是不是有断袖之癖。

        【陆芝兰的香囊:邪祟物品,无法带出本世界。】

        “我见到老夫人的时候,她就在村口的一棵大槐树下面。”

        王策说完就走。

        团子:【主神走的这么急干嘛?】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王策幽幽说道,“那个邪道妖人贝世隆……很快就会来找穆仲礼的。”

        “现在我不想跟贝世隆对上。也许我有能力击败他,但他不能这么早就退场。”

        虽然贝世隆亲自来的可能性不高,但王策不想赌小概率事件,直接离开。他身后的团子,头顶上冒出了一串小问号,百思不得其解:

        【不是,贝世隆找穆仲礼干嘛?】

        ……

        通过在穆仲礼手上留下的“眼”,王策看到了接下来穆府发生的一幕。

        贝世隆没有亲自过来。

        他的徒弟凌峰,带着几名契约者出现,强行控制并带走了穆仲礼。

        那几名契约者……都是之前在戚家村偷盗杀人,被追杀驱逐的人。

        显然,契约者在戚家村的表现,就是一次阵营划分。

        饿着肚子仍能遵守规矩的契约者,可以在晁均那里加入“正道阵营”。

        偷盗抢劫、杀人逼问的契约者,被赶出村子之后,并不代表走上绝路,他们有可能遇到藏身于芦山的贝世隆,加入“邪道阵营”!

        他们后期遇到的支线任务,肯定也是不同的,甚至是对立的。

        这些加入邪道阵营的契约者,王策见到了几个熟面孔。

        巴伦就不必说了,他行事手段太过狠辣,触及了正道阵营的底线,被晁均师徒亲自出手追杀,狼狈逃离,除了邪道阵营无处可去。

        在巴伦身边,王策看到了苟平安。

        苟平安貌似已经成了巴伦的跟班。之前的老大金奎,却是不见踪影。

        在抓捕穆仲礼的过程中,穆仲礼以为这些邪道人士是和王策一伙的,惊慌质问:

        “等等!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一再搅扰?”

        凌峰是个长着麻子,扎着道童髻的青年,打扮多少有些不伦不类,脸色有些苍白,黑眼圈很重。他眯了眯眼睛:“我们才来第一次,谈不上‘一再搅扰’吧?”

        “那个拿走香囊的人,不是你们一伙的吗?”穆仲礼一脸悲愤。

        “香囊?谁的香囊?”凌峰陡然警觉了起来。

        简单的套话、问答之后,凌峰意识到,已经有人提前接触了穆仲礼,并且取走了一件特殊的物品——陆芝兰的香囊!

        旁边的契约者巴伦,沙哑着嗓子说道:“现在的目标是千年僵尸王,小道长不要再节外生枝了。”

        “不行,师父交代过,所有关于陆芝兰的事情,必须重视!”凌峰冷冷说道,“你们,押着这个废物,去师父那里。我去追踪那个拿走了香囊的家伙!”

        凌峰袍袖一挥,一股黄尘弥漫而出,顿时前方的地上,清晰显出了两行发光的脚印,一直延伸到远处。

        利用这一追踪法术,凌峰追踪而去,丝毫不管巴伦、苟平安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