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不浪了在线阅读 - 73、青春的气息

73、青春的气息

        叶波新买的房子,离自己不太远,不过别墅区本就密度低,走路也得个十分钟。

        楚尧只觉得,他这效率,也是没谁了。

        昨儿下午看的房,然后直接就定了,四千五百万。

        有钱人,就是这么任性。

        不愧是身价十几亿的“大佬”。

        楚尧跟着他过去看了一眼,房子和自家是一样的户型。

        不过现场乱糟糟。

        有搬家公司的人,还有家具公司的人,以及叶波从公司喊来的十几个年轻人,一起帮忙给他收拾。

        人多嘴杂,尘土喧嚣,楚尧不喜欢这种氛围。

        聊了几句,便是离开。

        ……

        “姐夫,你那个朋友,也搬到这个小区了?”

        回到家。

        苏舞坐在沙发上,很无语的说道。

        刚才在院子门口聊天时,她出去看了一眼,也听到几句对话。

        楚尧笑道:“是啊,昨天刚买的,四千五百万。”

        苏舞吐吐舌头。

        “这么有钱?”

        “不过,他为啥住这儿啊?”

        “以后……你能不能,少让他来咱家?”

        她有点小心的问道。

        楚尧看了她一眼,愣了一下,也恍然回过神来。

        她是担心让她洗沙发套。

        不由摇头笑笑。

        “那个病不会传染,昨天是给你找活儿干,以后不会了。”

        “少管闲事养精神吧你。”

        苏舞:……

        就知道欺负我!

        哼!

        她拿着手机,聊了两句,忽然抬头看向楚尧。

        “姐夫,为什么你的朋友都是中年人啊,我都没见过年轻的。”

        “我现在越来越感觉,你跟个老大爷似的。”

        “你这个说话和做事,比大姑父还稳!”

        她说着,站起身来,学着大姑父,也就是苏婕她父亲,背着手,迈着将军步,在客厅里慢如老龟的溜达。

        楚尧:……

        又笑,又无语。

        学得还挺像。

        呃。

        这点……确实。

        自己,很难不老大爷啊。

        主要是心态沧桑。

        其实自己也隐隐意识到这点,所以才愿意和苏舞,还有马潇潇一起玩。

        有时被她们拉着疯,也还挺开心。

        笑眯眯的看着她,楚尧也并不怎么在意的反问道:“那怎么着?”

        “改一改?”

        “我也想青春啊,可惜没有年轻人愿意跟我玩儿。”

        “我也不愿意跟他们玩儿,他们……太穷了。”

        苏舞:……

        “我觉得你需要一点青春的气息。”

        “走,下午带你耍去!”

        楚尧:……

        “去哪儿?”

        苏舞神秘一笑:“潇潇给我推荐的地方,肯定好玩,到了你就知道了。”

        ……

        下午,拗不过苏舞的软磨硬泡,以及马潇潇也来了。

        楚尧还是开车,带她们一起出去玩儿。

        活动是马潇潇组织的。

        地点是……老街?

        开车出了小区,她们才告诉目的地,楚尧大呼上当。

        这是要拉着自己逛街的节奏啊!

        当即剧烈反抗,就准备调头。

        不过,两人各种保证,甚至发誓,说肯定不是逛街。

        楚尧这才勉为其难的同意去看看。

        ……

        东门老街是个繁华商圈,各种吃喝玩乐的地儿。

        停好车,两姑娘手牵着手,领着楚尧,途径各种摊位,七拐八拐,顺手就买了两杯奶茶。

        本来是三杯的。

        楚尧不要。

        她俩相互对视一眼,无奈一笑。

        真是个……奇男子。

        奇怪的男子,简称,奇男子。

        竟能……如此自律。

        谁都知道奶茶不好,热量高,还有咖啡因。

        但,谁能抗拒奶茶的诱惑呢?

        马潇潇忍不住说道:“姐夫,等下见了我朋友,你一定要说,你还在上学。”

        “不然我怕她们歧视你。”

        “我们小朋友,真的歧视中老年人。”

        楚尧看了她一眼,笑道:“那你就跟她们说,我一个月赚一个亿。”

        马潇潇:……

        苏舞:……

        好吧。

        这个……真牛逼。

        “对不起。”

        “对不起。”

        “大佬。”

        马潇潇顿时就笑嘻嘻的道歉。

        她昨天也问过老妈了。

        老妈给她算了一笔账,即便一个月支付一亿给楚尧,那药的利润,也极其可观。

        甚至,她们赚的,未必会比楚尧少。

        因为,还有这种神奇药膏所带来的品牌效应,头部效应,以及客户的口碑。

        那种药,马潇潇自己也是用过的,自然对此毫不怀疑。

        她也明白了,楚尧……不是骗财骗色。

        是……财神爷。

        ……

        很快到了。

        是一家位置比较偏僻的店,不是门面房,在大楼里面,不过空间很大。

        看到招牌,楚尧顿时就明白。

        跳舞工作室!

        楚尧当场就满脑袋问号。

        “这什么鬼地方?”

        “你们带我来这儿干嘛?”

        很抗拒。

        跳舞?

        自己哪儿会跳舞?

        搔首弄姿的。

        在楚尧看来,女人跳舞,不管什么姿势,什么风格,是为了博朕一笑。

        朕……自己跳?

        开什么玩笑?

        只是,苏舞和马潇潇,一左一右,两人各自拉着楚尧一条胳膊,撒娇耍赖,硬生生往门里拽。

        “哎呀,来都来啦,姐夫,进去看看嘛。”

        “是我要学的啊,我以后要当明星的啊,跳舞培养气质。”

        “你就当陪我嘛。”

        苏舞振振有词。

        马潇潇也是笑着帮腔。

        “对啊,姐夫,这个舞很好看的,从韩国女团引进来的,你不想看现场?”

        “里面还有我的小闺蜜哦。”

        “介绍给你认识。”

        楚尧:……

        真的是彻底无语。

        “小舞,我可是你姐夫,你和潇潇一起带我出来看美女,就不怕你姐骂你?”

        苏舞好像早就想过这个问题。

        都不带犹豫一下的,直接说道:“怕什么?看个跳舞,你还想干什么别的啊?”

        “我看着你呢。”

        “哎呀,放心啦,我不会跟我姐说的,我和潇潇,都会给你打掩护。就算我姐知道了,也不会介意的。”

        楚尧:……

        马潇潇这时眉开眼笑,乐得快不行了。

        姐夫……怎么还羞涩上了?

        倒是很少见到楚尧这幅样子。

        就,就很纯情的感觉。

        真的……好纯。

        自己那些高中同学,班里的小男生,都不会像他这样。

        一个个小色狼,小渣男,看见女生都走不动道。

        或许……

        也正是姐夫这样有钱、有本事、自律、淡定从容、还专一的男人,才更吸引人吧?

        ……

        两人好说歹说。

        楚尧还是被拉进去。

        进去后,一个独立的练舞室,里头有三个妹纸。

        一个老师。

        以及马潇潇的两个闺蜜。

        动感的音乐声中,她们已经在跟着老师,扭起来了。

        的确……是青春的感觉。

        活力四射。

        “噔噔噔噔!”

        “欢迎来到未来女团漂流星球的舞蹈现场……”

        “接下来,将会是我们的首秀!”

        “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的第一位观众,及我们可能的投资人,及,鹏城每月赚一亿的超级富豪小哥哥,楚尧欧巴!”

        马潇潇拍了拍手,音乐声暂停,她拿着麦克风,自己一气呵成一段嗨到不行的……开场白。

        很中二。

        苏舞兴奋的脸红。

        其它俩妹纸也很嗨。

        楚尧:……

        懵逼。

        恍惚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唔。

        她们……自己组了个女团?

        当然是玩的成分居多。

        还想……让自己投资?

        不得不说,马潇潇,还真是有想法。

        这个事儿,苏舞,干不成。

        但她就可以。

        这……当然是好事。

        楚尧心中一动,脸上当即也露出笑容。

        摆摆手。

        自己在旁边凳子,淡定坐了下来。

        “你们……继续。”

        “接着奏乐,接着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