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不浪了在线阅读 - 59、神仙

59、神仙

        “楚先生,我不明白,您怎么对自行车厂感兴趣了?”

        “这玩意儿,还能赚着钱?还是……”

        返回之后,黄大福笑着疑惑问道。

        他是真的不理解。

        虽然说,做生意是这样:任何一个竞争充分的普通行业,差不多都是六亏、三平、一赚。

        这句话有两种意思:

        一是行业的从业者,六成人亏,三成人不亏不赚,一成人赚大钱。

        二是,一个行业以十年为周期的话,六年苦逼,三年凑活,一年滋润吃大肉,得熬。

        但,自行车这个行业……

        说实话,黄大福是真看不出任何有起色的苗头。

        自行车,这就属于就快要被历史淘汰的产品,跟黑白电视、大哥大、小灵通差不多。

        没看那谁,黄志斌……

        同一个行业,干二十多年,辛苦劳累一点没少,但越来越混的不行了。

        二十岁的时候,黄志斌干自行车厂,就开上了虎头奔,夜夜笙歌。

        现在四十多,还是干自行车厂,车子反而换成马自达,连会所都去的少了。

        这个,就是他妈的……时代!

        黄大福如此想到。

        所以,他不知道,楚尧为什么要……“逆天而行。”

        他甚至浮现出一些个奇怪的想法。

        比如……

        楚先生能把一批自行车,运送到过去的时空。

        毕竟,黄大福是亲自体验过楚尧的“神通”。

        但这种猜测,他只能想想,不敢说。

        万一惹得楚先生不高兴,再把自己送回去,那可真是得不偿失。

        ……

        楚尧给他倒了杯茶,摇头笑笑。

        “放在你手里赚不了钱,放在我手里,就可以。”

        “这个事儿不大,但是个机会。”

        “你和你这位本家侄儿,关系怎么样?”

        南方,尤其是粤省这边,很多宗族,同气连枝的,犹如商会。

        不过,他们黄家的内情,楚尧也不清楚。

        刚才黄志斌就在这儿,这种话,自然不能当着他的面问。

        黄大福笑了笑。

        “还行,十几年前他在澳岛赌博,被人下套坑了,差点撕票,我找兄弟把他救回来的。”

        “这娃人品过硬,价格合适的话,好说。”

        楚尧点点头。

        人本来就是自己让黄大福找的。

        想来,他也不会找不信任的人。

        想了想,楚尧淡淡道:“地我不要他的,我只要产能,出两千万,占七成股,剩下三成还是他的,他当厂长。我每年再给他一百万固定薪水,加三成净利。”

        “怎么样?”

        黄大福:……

        一时间就愣住了。

        嘴角微微抽搐。

        大佬,您在这儿扶贫呢?

        这个价格,岂止是优惠,简直是太优惠了。

        花两千万买那么个破烂玩意儿,还每年给他固定一百万薪水,还有股份?

        这要是自己,自己都愿意干。

        黄志斌那个破厂子,最值钱的就是地皮,一年净利润,也才百来万。

        这一下,二十年的净利润都有了。

        这……他完全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还要啥自行车?

        只是,黄大福看着楚尧,心中就更加疑惑了。

        为什么啊?

        楚尧看见了他的表情,摆手笑了笑:“别问为什么,三年后,你再来看。”

        “就这个条件,你去和他说吧。”

        “如果可以的话,就签合同。”

        三年?

        黄大福点着头,心中愈发觉得……高深莫测。

        能看破未来市场趋势的,是什么神仙?

        财神咩?

        “就这个条件,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我可以保证。”

        黄大福压下心中的疑惑,笑着说道。

        楚尧点点头:“嗯。”

        ……

        聊完正事,黄大福没有着急走,见楚尧没有赶人的意思,他也乐得在这儿喝茶。

        扯着家常,问起家里人去哪里了。

        在出租屋里时,他见过苏婕。

        上次来送地产公司的股份时,他见过苏舞。

        俩都是水灵水灵的大美女。

        只是,也不敢说,也不敢问。

        楚尧看出他的表情,略显淫荡,于是笑着解释,一个是准老婆,一个是小姨子。

        于是,黄大福的眼神,就一本正经起来。

        只是心中更加浮想联翩。

        楚尧也没多说什么。

        这种家事,不足为外人道。

        ……

        “对了,还有个事儿。”

        “做地产需要大笔资金,我拉了两个合伙人进来,都是不错的朋友。”

        “您给看看?”

        黄大福又把话题扯到这里。

        其实是自己的合伙人,想要认识楚尧。

        毕竟,在自己口中,已经把楚大师吹到天上去。

        他们也好奇。

        不过这个时候,黄大福换了个更委婉的说法。

        “行啊,叫过来一起喝茶,反正我今儿在家也没事儿。”

        楚尧点头同意。

        朋友嘛,多多益善。

        楚尧现在想广结良缘。

        至于能不能处,那也得先认识再说。

        自己前世,就是太独了。

        最后落得那么个下场。

        重活一世,楚尧圆润很多,也诚挚很多,越发有点顺着古典哲学那个道儿上去了——得道多助。

        ……

        于是……

        黄大福就打电话,呼朋唤友。

        两人很快到来。

        一个姓叶,叶波。

        五十来岁,看上去斯文而儒雅,开地产中介公司的。

        不过小打小闹,规模不大。

        但,家里钱不少,至少十几个小目标的身价,本地拆迁户。

        这是黄大福介绍的。

        楚尧以前没见过这个人,听都没听说过。

        鹏城有钱人太多了,十几个小目标,还不足以名盛。

        当然,也可能是,人家自己低调。

        ……

        一个姓龙,龙飞。

        也是五十来岁,膀大腰圆,两条大花臂,格外魁梧,倒是没戴金链子,不过一块劳力士闪闪发光。

        这个不用黄大福介绍。

        楚尧自己知道。

        这货是个混的,挺出名。

        倒也不算帮会,只是一批社会闲散人员。

        开酒楼,夜总会,垄断垃圾收购站,还有一些工程上的土方业务。

        几年后扫黑除恶,被抓进去,判了二十年。

        ……

        看上去,黄大福这拉合伙人的水平,倒也不差。

        一个出钱,出人。

        一个出大力,保驾护航。

        白加黑。

        而且,都是本地做生意的老炮,市场东风一来,赚钱大概率没什么问题。

        至少三五年内,没什么问题。

        ……

        第一次见面。

        四个人喝了一会儿茶。

        又去搓了几圈麻将。

        家里就有棋牌室。

        楚尧在打量着他们,他们同样也在盘楚尧的道儿。

        只是,大半个下午,却啥也盘不出来。

        只觉……

        楚尧二十来岁的年龄,四五十岁的心态。

        不是高人,也是狐狸。

        于是两人对楚尧就越发客气起来。

        拳怕少壮。

        赚钱,也怕少壮啊。

        二十来岁的有钱人,和五十岁的有钱人,压根不是一个概念。

        没赶上改开东风的有钱人,和赶上的有钱人,也是两个概念。

        后者,大抵是时代的庇佑。

        前者,即便有家世,没有点真本事,也真不行。

        如果白手起家,那就更了不得了。

        ……

        等到太阳快下山,叶波提议出去喝个酒,和妹妹唱唱歌。

        三人同时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

        只是,楚尧却拒绝了。

        说家里人快要回来,得做饭。

        三人:……

        有点懵。

        但也更加叹服。

        少年得志,却连声色都不纵情?

        这……真是要成仙啊?

        他们劝了几遍,各种诱惑。

        什么秀场啊、果台啊、纯莞式啊、双胞胎啊、小叶子楣啊之类的……

        楚尧压根不为所动。

        一次次很有原则的笑着拒绝。

        于是,三人也只好告别。

        ……

        黄大福出了门,上了车,都开出去很远,快到夜总会了。

        忽然接到楚尧的电话。

        他还以为,楚尧回心转意,想出来玩儿。

        暗暗窃笑。

        只是,楚尧电话里说的,却让他目瞪口呆。

        “帮我转告你那个朋友,叶波,有空的话,去医院做个全面体检吧。尽快。”

        黄大福:???

        一惊。

        老叶?

        体检?

        尽快?

        楚大师,这是又看出什么了?

        他当即详细询问。

        只是,楚尧却含糊道:“你让他去详细检查吧,我不好说太多。”

        然后就挂了电话。

        拿着手机,黄大福站在夜总会门口,呆愣着。

        叶波的宾利车也跟着到了。

        拉开车门,他抽着烟,笑着走过来,见黄大福脸色不太好,笑道:“老黄,怎么了?母老虎打电话啊?”

        黄大福看了他一眼。

        很快露出个笑脸。

        “没有,一个老朋友,做医生的。”

        叶波揶揄笑道:“怎么着?最近……力不从心了?”

        黄大福摆手笑笑:“那怎么可能?我他妈的,一夜七次不在话下,都不用吃药。”

        “最近血压有点高,明天去查查。”

        “你陪我去啊。”

        叶波豪爽的点头答应:“行,没问题。”

        黄大福这才跟他勾肩搭背,又喊上龙飞,一起走进夜总会大门。

        他考虑的很周密。

        说人有病这种事,哪怕是再好的朋友,还是太过忌讳。

        楚大师话也不说清楚,让他心里没底。

        万一这要是说错了,或者楚大师看错了……就是说万一啊……那叶波肯定心里不舒服。

        所以,黄大福还是找了这么个借口。

        把事情办圆润。

        明儿拉着叶波一起去,自己做,让他也做一个。

        等体检报告出来,真要有问题,那再跟他说,楚大师早看出来了。

        这事儿,不就妥当了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