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不浪了在线阅读 - 21、比中足彩更兴奋的消息

21、比中足彩更兴奋的消息

        上午八点多,飞机在伦敦的希思罗机场准点降落。

        楚尧左右手一边一个行李箱,带着俩姑娘出了机场。

        行程是早已安排好的。

        伦敦作为国际化大都市,物价贵的跟狗一样。

        现在身上没什么钱,能省则省,楚尧选择住在中国城附近。

        前世自己在伦敦买过一栋楼。

        商业写字楼,在金融中心,算是最贵的街区。

        不过现在已经是平行线上的两支。

        也不知道最后便宜了哪个混蛋。

        死过一次,楚尧对于财富,真的是大彻大悟。

        甭管你有再多的钱,再多的女人。

        人一死,都是别人的。

        老婆和情人都会嫁给别人,孩子管别人叫爹。

        他还花着你的钱。

        真是草了。

        想着这些,楚尧不由笑出声。

        这辈子,宁愿没那么有钱,也千万要活的久一点。

        定个小目标,先活到一百二十岁吧?

        再说,自己还有系统商城呢。

        复活币啥的。

        虽然现在没什么卵用,买不起。

        但,这是大后期的系统。

        越后期越爽。

        ……

        选择中国城一家外表破破烂烂,不过里面还算干净的小旅馆,楚尧准备办理入住。

        价格嘛,不贵。

        也就一百块。

        不过单位是英镑。

        在国内都可以住五星级了。

        但也没办法。

        先落脚再说。

        等到7月9号,世界杯半决赛,巴西对德国那场结束后,自然就有钱了。

        开了两个相邻的房间,办理好入住。

        坐了一夜的飞机,都困了。

        先抓紧时间补觉。

        ……

        刚洗漱了一下,躺在床上,也没心思干别的,楚尧就准备睡觉了。

        然后……

        就听到隔壁房间嗷的一声尖叫。

        好像是撞上了什么东西,咣当咣当的。

        苏婕都被吓得一激灵。

        陆瑶就住在隔壁。

        这是怎么了?

        她不由推了楚尧一把:“什么情况?去看看?”

        楚尧刚从床上起来。

        门就被砰砰砰拍响。

        开门一看,果然是陆瑶。

        裹着一条大浴巾,光着脚,头发湿漉漉的,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都快哭了。

        楚尧:……

        “咋了嘛……”

        “你先进来。”

        女人真麻烦。

        叹了口气,先把她薅进来,又丢给她一块大浴巾,多围一圈。

        都凸点了。

        妈的诱惑老子。

        陆瑶深呼吸了好几口气,这才缓缓平静下来,哼哼唧唧的说道:“有老鼠。”

        “可大了。”

        “我洗澡的时候,从通风口掉了下来,直接掉在我……掉在我身上了。”

        嘶……

        这话,苏婕都是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想想那画面,自己都觉得直冒鸡皮疙瘩。

        楚尧叹了口气。

        “正常啊,伦敦就是这样,老鼠比人还多,不过你也够背的。”

        “我去看看。”

        说着,楚尧就出了门。

        顺手把门关上。

        过去隔壁房间看了一圈,老鼠早跑了。

        洁白的墙壁上,留下一行小脚印,应该是顺着墙根跑了。

        返回自己的房间。

        “跑了,我也逮不到,凑活睡吧,今晚换个好点的酒店。”

        楚尧无奈说道。

        这也不是换房间可以解决的问题。

        整栋建筑的通风管道都是互通的。

        早就成老鼠窝了应该。

        跟蟑螂差不多。

        一楼还是中餐馆,杀也杀不干净的。

        陆瑶这会儿已经披上了一件苏婕的衣服,坐在床边,怯生生道:“我……我不敢。”

        楚尧都被气笑了。

        “那咋了?”

        “你跟我们一起挤挤?”

        陆瑶:……

        苏婕也是不由瞪了他一眼,丢过来一个枕头。

        楚尧笑呵呵的接住。

        “得了,你们到这儿睡吧,好歹有个伴儿,我去隔壁。”

        这个办法还算可以。

        苏婕没有反对。

        陆瑶也是怯生生的说了句:“谢谢师父,我……我去拿一下睡衣。”

        她又跑回房间,行李箱里翻出几件衣服,抱走。

        楚尧:……

        躺在床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

        一觉醒来。

        看了下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睡得神清气爽。

        给苏婕发了条消息,她没回,估计还在睡觉呢。

        也不知道她们两个女人,怎么睡的。

        香吗?

        有点浮想联翩,但还是压下心中的想法,下楼去溜达一圈。

        ……

        先买了三张临时电话卡,吃了一份盖饭,楚尧在中国城里随意溜达着。

        这个地儿和唐人街差不多。

        都是华人的聚集地。

        所见的人,也都是黄皮肤黑头发,偶尔几个鬼佬。

        四处逛着……

        楚尧想起以前看过的一本书,一个英国人写的伦敦。

        ——“如果你厌倦了伦敦,你就厌倦了人生,因为生活所能给你的一切,伦敦都有。”

        净吹牛逼。

        这样想着,楚尧忽然想起以前见过的一个哥们儿。

        是个古董商,在中国城这里捡了个漏。

        用几百块钱买了个其貌不扬的印章,后来回国后,才发现是个好东西。

        缠丝南红玛瑙朱雀钮宝玺,乾隆的。

        小印章,不值什么钱。

        不过那哥们儿也是个不识货的,两万块钱倒给别人,还美滋滋的。

        再后来见到,就是在拍卖会上了。

        卖了380万。

        肠子都悔青了,但也没办法。

        最悲哀的不是没有见着宝物,而是见到了,拥有过,自己却不认识,又丢了。

        还是吃了没文化的亏。

        很多时候,见识本身就是财富。

        街边有家华人开的二手商店,楚尧随意溜达进去。

        扫了一圈。

        “您买点什么?”

        老板是个穿中式唐装的中年男人,面向很富贵,方头大耳,笑着招呼道。

        “不买,就看看。”

        楚尧随口说道,四处瞅了一眼。

        店里的各种玩意儿多且杂,犹如一个小型的跳蚤市场。

        有看上去就古里古气的瓷器、文玩儿,也有些乱七八糟的杂货,二手电器,旧书旧报纸。

        “您是来旅游的吧?”

        老板稳坐老板椅,喝着茶,随口寒暄。

        楚尧笑了笑:“嗯,问一句,哪有卖足彩的地儿?”

        “出去……”

        “嗯?”

        “咳咳咳……出去左拐,过两条街,右手边就是。”

        楚尧不由笑出声。

        这大喘气的,还以为你赶人呢。

        一堆破烂儿里翻了半天,自然是什么宝物都没有。

        楚尧随手挑了本二手书。

        《查令十字街84号》。

        这书很火,很畅销,全世界畅销,国内有部电影就是仿着这本书的设定拍的,好像是叫《bj遇上西雅图》,票房不错,还拍了两部续集。

        “这书多钱?”

        楚尧问道。

        老板:“二十五。”

        “人民币?”

        “英镑。”

        呃。

        真贵。

        合着都两百块了。

        “便宜点?”

        “便宜不了,这书84年版的,这么好的品相……”

        “那送两张报纸吧。”

        “这……送不了,您不会是捡漏的吧?这两张报纸是好东西?我看看?”

        老板直接凑过来了,眼神滴溜溜的转着,看着楚尧拿在手里的两张旧报纸。

        仔细端详。

        似乎,也没啥特殊之处啊?

        楚尧:……

        你是个狗吧?

        被害妄想症么不是?

        “得,报纸我也不要了。”

        “书也不要了。”

        “一张破报纸,能有啥漏可捡?”

        楚尧佯装生气。

        老板讪讪笑着,嘿嘿了两声:“对不住对不住,您继续挑……”

        “这张油画不错,可以送嘛?”

        楚尧又看到了“一幅画”,笑着说道。

        老板嘴角微微抽抽了两下。

        “先生,这是照片,锡版老照片,不是油画。”

        楚尧:……

        “呃。”

        “长见识了。”

        “哈哈哈哈,老板你好有文化。这个送我呗,我拿回去装一装。”

        老板犹豫了一下。

        又忍不住试探道:“您看这个是宝贝吧?”

        楚尧都被他逗笑了。

        “我看您是个老宝贝儿,跟我这儿逗乐呢吧?”

        指了指桌子,楚尧笑道:“其实我看上您那个茶碗了,汝窑的,老值钱了,您仔细看看。”

        这一逗,老板也是不由笑出声,有点不好意思了。

        “那倒不是。”

        “茶杯是宜家的,哈哈哈。”

        嘻嘻哈哈中,楚尧也不和他废话了,数出二十五英镑,买了这本书,把老照片夹里头,出了店门。

        老板捧着那两张报纸,又翻来覆去看一遍。

        没什么大不了的。

        至于老照片,那就更不值钱了。

        这位,都能把照片当成油画,能带捡什么漏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