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瀚海唐儿归在线阅读 - 第397章 该怎么忽悠耶律德光

第397章 该怎么忽悠耶律德光

        张昭当然不知道他能把石敬瑭给气吐血,要是知道了,还不得高兴坏了。

        他巴不得石敬瑭现在就死,然后耶律德光马上南下。

        这样的话,他和契丹人之间的实力差距,就会被耶律德光的骚操作拉平。

        那多是一件美事啊!

        可惜,耶律德光只是军事上不太行,但人可不傻,不但不傻,还很精明。

        所以在浑河边给了耶律德光一记闷棍后,张昭现在要做的,就是装孙子,哄一哄耶律德光,让耶律德光把

        ‘我大契丹天下无敌呀!’

        ‘沙陀人能当中国天子,契丹人怎么就不行?’

        这两气质给持续下去。

        不然耶律德光不入中原,反而开始来骚扰灵州、夏州一线,想先把有了威胁的张昭给打趴下,那就不好玩了。

        于是,不放心的张昭,把准备出使契丹的武达儿召了过来,亲自交代。

        让他去面见耶律德光的时候,一定要言辞甚恭,把耶律德光当做中原天子一样朝拜。

        挣钱嘛,不寒碜!

        历史上这个时候,曹氏归义军不也巴巴的跑去给应天皇太后述律平恭贺生辰,还请求契丹人一起攻打甘州回鹘呢。

        嗯!就他妈的魔幻,甘州回鹘去舔中原王朝,舔的朱全忠专门帮回鹘人组建左帐弩手,对付归义军。

        归义军则去舔契丹,让契丹人帮他们出头,而契丹人也不含糊,直接亲自下场。

        跨越三千多里来回爆锤甘州回鹘好几次,把处于上升期的甘州回鹘,活生生打进了泥地里面。

        所以呢,我张大王也准备哄一哄契丹了,但他这是假哄,哄到耶律德光入主中原,那就是大功告成。

        想到这,张昭把惠兴和尚杨和也给找来了,让他跟武达儿一起出使契丹。

        契丹人信起佛来,那可比汉人狠多了。

        他又再咬了咬牙,从已经所剩无几的萨曼波斯王室美人中,挑选了一个,再从印度夏希王族美人中也挑选一个。

        加上从那烂陀寺得到的波斯匿王手抄大日顶经一份,以及冰糖、茶砖等物。

        凑了一大份堪称豪华的大礼,让武达儿等人,送去耶律德光帐中。

        零零碎碎一大堆,张昭事无巨细,方方面面都在交待清楚。

        因为现在一定不能刺激到契丹人,耶律德光不入中原,就凭现在的天下大势,搞不好张昭就要当周文王,让儿子去北逐契丹一统天下了。

        也不能让契丹人太把归义军看轻,万一觉得好欺负,耶律德光想来争夺灵州或者夏州,那就不好玩了。

        两人正在商议细节间,一阵哭泣声从外面传来,张昭快步跑出去一看,一个披麻戴孝的人,噗通一声跪到了他面前。

        “大王,我父元德公,已于十日前,驾鹤西去了!”

        张昭这才看清楚,这个披麻戴孝的人,正是曹元德的次子,曹延敬的弟弟,曹延明的兄长,曹二郎曹延平。

        “父亲!孩儿不孝啊!”

        曹延敬和曹延明也闻讯赶来,三兄弟就在张昭面前抱头痛哭。

        张昭狠狠揉了两下眼睛,酝酿了一下,终于将双眼弄的通红,几滴泪珠飚了出来,他也跑去和曹家三兄弟一起抱头痛哭。

        “表兄,我还说等凉州永寿宫修缮好,就接你来凉州享福呢,怎么就去的如此突然啊!”

        永寿宫是前凉张氏的宫殿,不过到这时候已经很是破败,但意义非凡,因为张轨姓张,张昭也姓张啊。

        而且他们还有点亲缘关系,都是那位曾是信陵君门客,汉高祖偶像的赵景王张耳后人。

        当然,张轨家族很可能是真的,而张昭他们家,大概是攀附的。

        因为张昭的祖宗张孝嵩用杂牌军威震西域,打翻西域十余国后,还会因为被人告发贪污下狱。

        要是有根底的,哪会这么惨?

        加上张孝嵩生卒年都不祥,大概率是寒门出身,后人攀附的。

        其实说攀附也不太准确,因为沙州的另一个张氏,就是张轨的后人。

        而两个张家,已经合宗几十年了,张昭现在说跟张轨一个祖先,也不算有什么错。

        于是他在凉州修复了大量前凉张氏的宫殿。

        一边以国家忠臣自居,一边以张家是河西陇右几百年王族为理由,开始收揽人心。

        四人抱头痛哭了一小会,然后就来到了屋内。

        曹元德去世,那么身在军中的曹延敬和曹延明,肯定是要回去奔丧的。

        但此时,张昭突然想到了一个忽悠耶律德光的好办法。

        曹议金执政的末期,曹氏归义军就跟契丹有过联络。

        当然原本的历史上,要到张昭老丈人曹元忠时期,归义军完全失去与甘州回鹘对抗的能力后,才会去抱契丹人的大腿。

        但现在也是接触过的,有一份香火情在。

        这曹元德是曹议金的长子,张氏归义军则早就失去权力几十年了。

        按照一般的理解,张昭应该是跟曹家,发生极为严重冲突的,只是被隐瞒了下来。

        只是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曹议金是个渴望回归故国,狐死首丘的最后一代真正归义军。

        也不会想到,张昭用极大的承受力和耐心,与把他父亲推翻的老一代归义军和解。

        并且用远走凉州的方式,避免了一场内部的血腥斗争。

        所以,如果此时曹延敬能到耶律德光面前,哭诉曹家被张昭欺压,请求契丹用追封曹元德的方式,来为他们撑腰,耶律德光一定会上当的。

        只要耶律德光认定归义军内部不稳,曹家还有实力,他可以通过扶持曹家来制衡张昭后,就会戒心大减。

        张昭将曹延敬拉了起来,眼中含泪的看着他。

        “大郎,如今我等已全有河西、陇右和朔方,但问题也随之而来,中原天子不可能看着我们做大。

        此刻,我等北、东有强大的契丹,南有朝廷,如果两方都发大兵而来,势必无法应对。

        若要守住这片基业,使我等太保公后裔永享此地富贵,当要先安抚住铁骑十万的契丹人。”

        曹延敬虽然不明白张昭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些,但还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张义潮子孙凋零,嫡系血脉就剩下了张昭一人,外孙系的,也就是曹、李、索三家。

        曹延敬的祖母是张义潮的外孙女索氏,索氏生了曹元德和曹元深,所以曹议金的这两长子,其实是张昭的表兄。

        这也是张昭只能娶曹十九娘和曹三娘子的原因,因为她们的父亲曹元忠不是索氏生的,不至于让张昭娶有血缘关系的侄女为妻。

        所以关系上,曹延敬既是张昭的表侄子,又是张昭的大舅哥。

        曹家与张家深度绑定,有很深的共同利益,也是曹延敬愿意出来为张昭做事的直接原因。

        “某,想要敢请大郎为我归义军的壮大,忍痛放弃回敦煌奔丧。

        因为某需要你去云州城外拜见耶律德光,去骗一骗这位契丹国主。

        你去后,可先为元德表兄向契丹国求追封,再暗示契丹上下,就说我张昭欺压曹家,曹家只有沙州、肃州两地,无力反抗,求大契丹皇帝为曹家撑腰。”

        中国历来重孝,更重亡者的身后事,阻止至亲回家奔丧,别说在唐末五代,在后世共和国,都是极为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所以张昭必须要向曹延敬解释清楚。

        曹延敬愣愣的看了张昭一会,不能及时回去奔丧,还可以咬牙一忍,他是想到了别的方面,遂有些苦涩的对张昭说道。

        “大王,耶律德光可是一代英主,若是要让契丹上下相信曹家与张家并不和睦,势必最少要做到半真半假。

        某冒死禀告大王,曹家并不是人人甘心失去权柄,那些当年曾逼迫白衣天子退位的老人,也并不是人人都不担心大王秋后算账的。

        若是某应了大王的教令,日后敦煌闹出了事端,不好收场该怎么办?

        咱们都是打折骨头连着筋的亲人啊!”

        张昭知道曹延敬说的是谁,他的二叔,张昭的二表哥,曹议金的次子,历史上第三代曹氏归义军节度使曹元深。

        若说在敦煌,谁对张昭最不满,必然就是曹元深了。

        曹元德都还要好一点,身体不行导致他认命了。

        但曹元深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还贪恋财物和权力,一直耿耿于怀。

        张昭夺权之后,曹元德和曹元深一系,肯定是要被压制的。

        曹元深也不像曹元德那样儿子众多,可以出来做事弥补损失,特别曹延明还是张昭起家的心腹肱骨。

        曹元深只有一个儿子,还身体不太好,人也老实,最心爱的女儿还被张昭嫁给了他看不起的阴鹞子。

        是以他常年在敦煌口出怨怼之言,若不是张昭大度,早就死八百回了。

        这张昭要曹延敬去契丹给曹元德讨封,看不清形势又早已不满的曹元深,搞不好就要借机弄出大事件来。

        张昭赞赏了看了曹延敬一眼,反而更加欣赏他了。

        若是曹延敬不管这二叔曹元深,按照张昭的命令来。

        先可以立下忽悠契丹人的大功,然后再来个大义灭亲检举曹元深,那还不是高官厚禄可劲来?

        但他现在愿意冒着风险来跟张昭分说这些,可见也还是个有情有义,能认清大局的人才。

        想到这,张昭拉着曹延敬的手说道:“大郎但请放心,这里都不是外人,某可以保证!

        不管是谁,只要不闹出滥杀无辜,引契丹兵马入城的事情,某就只问首恶,不管其他。

        就算是首恶,迁到凉州永寿宫圈禁也就是了。”

        张昭还是留了个补丁,曹元深这样的人,他是不会杀的,最多圈禁。

        但是敦煌城在那些遗老如果干出了出格的事,他也不妨借机清理一二,免得他们总在敦煌,搞的乌烟瘴气,教坏小朋友。

        “如此!臣立刻准备,就与武达儿等人,一同前往契丹!”

        听到张昭保证不会把二叔曹元深怎么样,曹延敬立刻就咬牙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