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她很软很甜在线阅读 - 忏悔

忏悔

        “纪深海她又哭了!”

        “纸纸纸!她吐奶了!”

        “啊啊啊天呐,快去带她洗澡!”

        自从微积分小公主出生,林月光的生活彻底一片混乱,微积分特别活泼,即便不会走不会翻身,但是一点儿也不消停,只要林月光的眼神稍稍从自己身上转移到电视机和手机屏幕,微积分准能快速侦查到,并且对自己遭受的冷遇表示强烈的不满。

        纪妈妈和林妈妈一个人是医院的骨干医师,每天要做的手术,接诊的病人无数,一个人开公司,应对的客户更是千姿百态,林月光又不放心把微积分交给保姆,所以带孩子这项重任,竟然落在了纪深海和纪教授的身上。

        纪深海对孩子这方面的知识还算是空白,但是也给自己请了半年的假期,专心在家当全职奶爸,倒是林月光时不时的出差,替唐宇琛缓解点压力。

        后来,全家人发现了纪教授身为大学老师的又一项技能——催眠。

        只要纪教授坐在微积分床边,拿着那些《幼儿学习的物理知识》一边讲一边解释,微积分没有五分钟就能睡着,睡眠的质量跟课堂上的大学生没什么两样,大学生还有男神他爸这一信念支撑着,微积分可没有,她睡得既香且甜。

        林月光听说这件事后,也有些淡淡的忧愁,这孩子对知识不感兴趣的模样,倒是有点像她。

        当然,微积分还有个可以玩到一起去的人,那就是小舅舅林敬。

        林敬转到国内的国际学校读书,由于英文完全没有压力,所以课程也相当轻松,平时没有事就经常来帮姐夫带带微积分。

        林敬长的是真好看,连微积分这个不会爬的小孩都喜欢抓他的脸,林敬东躲西躲的模样逗得她笑逐颜开。

        林月光靠在门口,感叹道:“这孩子长大肯定是个颜控。”

        纪深海搂着她笑道:“你不也是?”

        林月光忍俊不禁。

        还真是,当年在高中,她就是一眼看上了纪深海的脸,那时候不知道他的脾气秉性,更不知道他的学习成绩,后来那些就成了额外的惊喜。

        由于处理林家那些操心事,林月光在怀孕的时候体重增值有限,现在生了微积分,又要熬夜喂奶,体重倒是一点儿没增,渐渐减了下去。

        令她没想到的是,在《樱枝飞》播出之后,竟然还有人来找她演戏,甚至有些泡沫偶像剧,还要来找她演女一号,但是都被林月光拒绝了,她对演戏本就没有特别大的兴趣,更何况公司逐渐走向正规,但毕竟有了大换血一样的动荡,想要重新立文脚跟,起码要两三年以上。

        当然,在t大的交流由于完全没有时间上课的缘故,林月光全面挂科,导致至今都没有拿到t大的证书,而原来在国外的学校也由于学分没修够,暂时延长了毕业。

        唐氏没少了对唐宇琛的骚扰,因为他们发现,这些年来,这一代的小辈好像只培养了唐宇琛一个人,其他人要么对商业一点兴趣也没有,要么根本就扶不上墙,唐氏里面专心养老的族人开始着急了,因为唐氏的发展直接影响着他们的生活质量。

        他们甚至同意,让唐宇琛将倪悦娶进门,不再干涉他的婚姻。

        但唐宇琛担心倪悦以后受委屈,婉言拒绝了。

        林月光后来从一些老董事口中听说,几个伯父不甘惨败,准备筹集资金东山再起,但是三个人谁也不愿意拿出自己全部的家产,东山再起声势喊得很大,实事一点也没做。

        但好在他们手里的钱已经足够他们养老了,只是下一代大多被养成了纨绔子弟,没什么真才实学,现在他们在商界没有了影响力,连去五百强的公司找个职位都困难,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过下去,他们手里的资产足够过多久。

        大伯入狱之后,又捐了不少钱,争取早日减刑出来,只是他突然发现,树倒猢狲散,甚至连自己的几个兄弟,都没说来看看自己,发现他已经彻底倒台之后,私下里养着的情人,早就卷了值钱的东西跑了。

        他在监狱里,恍惚想到了当年的苦日子。

        林淑芬带着他们闯关东的时候,他已经快成年了,能帮衬着母亲不少,一路上忍饥挨饿,大家都很少说话,老太太更是沉默寡言,整天沉着脸,带着他们一路向前走。

        那时候,他笑称他们孤儿寡母就像死不了的臭虫,生命力旺盛,林淑芬大骂他一顿。

        即便她没读过书,也知道臭虫不是什么好词。

        后来终于到了姐姐姐夫家,有天晚上,他起床上茅厕,拐到房头厕所边,突然听到门外的玉米地里,林淑芬在嚎啕大哭。

        她边哭边骂上吊死了的丈夫,说他没骨气,说他没胆量,说当初要是一起扛过来了,也就不用死了,她一边埋怨着自己的父母把自己嫁给丈夫,一边又说天天梦见他很想他。

        大伯的尿都被惊没了,他原本觉得自己的爹和妈没什么感情,爹上吊了,妈连一滴眼泪都没掉,她就憋到现在,也不在他们几个孩子面前流一滴眼泪。

        林淑芬特别能干活,从早忙活到晚,家里在北方搭了房子,又小又挤,手里一点儿钱也没有,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磨不开一直管姐夫要钱,所以就玩命的干活,早上下地里干活,晚上织毛衣,把织好的衣服交给儿子,拿到外面去买。

        她就一个人,真的养活了五个儿子。

        大伯靠在床上,坚硬的床板硌的他腰不舒服,但现在没了恼人的财产,没了勾心斗角的董事会,他觉得时间过得很慢,慢到长长的一生,其实挺没意思的,不知道老太太是不是也这么想过,在儿子忙着事业,丈夫早早去世的情况下。

        想想他妈这一辈子,落下不少怨恨,但她自己本身,一直活的很辛苦,小时候从铁蹄下死里逃生,十来岁裹了足,忍受畸形的痛苦,二十岁不到嫁给了比她大十岁死了前妻的丈夫,一连给他生了五个儿子,后来又赶上饥荒,长途跋涉白手起家,竟然也供出了小弟一个大学生。

        她的生存环境,形成了她自己的生活理论,所以她很难被理解,即便是被偏爱的大伯,也不是很喜欢自己的母亲。

        直到,他做了这世界上最狠毒可耻的事情。

        他想到了小时候林淑芬偷偷塞给他的两分零钱,悄悄喂到他嘴里的一口瘦猪肉,还有给他攒下来的成捆的甜杆......

        其实他早就知道林淑芬将所有的股份留给了自己,只是他不想再等了,他太急了......

        入狱之后,警察从林氏大宅里撤出来,搜出了不少证据来证实他就是这件事情的主谋,在清理老太太的遗物时,意外的发现老太太夹在眼镜盒里的一叠纸条。

        纸条被订书钉订在一起,每一页都用油笔写着大字,字体歪歪扭扭,特别难看。

        国外警方不懂,还拿来问他是什么。

        大伯带上老花镜,捏了捏泛黄的纸边——

        大儿子手机:135......

        工厂办公室电话:750......

        翻一页,上面写着类似的内容——

        二儿子手机:139......

        三儿子......

        林淑芬不认识字,但看得懂数字,以前家里的老式座机旁边就放着这个简易小电话本,这个电话本还是他给做的,林淑芬有什么急事,就可以给他们打电话,大儿子找不到,就找二儿子,二儿子没接,还有三儿子。

        林淑芬记忆力不好,所以一直留着没扔,甚至后来条件过的好了,也没想着换另一个电话本。

        大儿子的电话她打的最多,因为是第一个,也是她最喜欢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