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她很软很甜在线阅读 - 报复

报复

        送别会订在帝国饭店,阵仗很大,请了许多商界的朋友和政坛新秀,老太太其实并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而是大伯,想借这次机会向大家宣布,林氏要辞旧迎新,重新起航了。

        林月光看的明白,在出发之前,给自己的妈妈打了电话。

        姜越梅最近的业务很有起色,生意做得越来越大,但是她也听说老太太去世这件事了,一时之间,竟然做什么都没了兴致,丈夫一死,林淑芬也傻,直接将所有的仇恨接管了过去,姜越梅本质上将恨意转嫁在了林淑芬身上,那是她的动力,让她每天都活的精神百倍,但是现在动力死了,她不知道自己拼搏的为了什么。

        接到女儿的电话,姜越梅愣了一下,这才恍惚觉得,自己已经好久没有联系女儿了,而且女儿......好像怀孕很久了。

        “月光,最近怎么样?”姜越梅的声音有些疲惫苍老。

        林月光没想到,妈妈第一句话竟然是问自己的情况,有多少年了,她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生意上,林月光都已经习惯了。

        “还......还好。”

        “现在怀孕三四个月了吧,有没有不舒服?我怀你的时候,倒是很省事,你不闹也不折腾,我几乎没怎么受罪,希望你和妈妈一样。”姜越梅说话声温柔起来,进而想到这些年林月光也受了很多苦,不禁有些辛酸,她终究没有那么多的精力,把一切都做的很好。

        “我也很轻松,或许是遗传妈妈吧。”林月光笑道。

        “那就好,纪深海对你好不好?我看了新闻,他最近风波很多,你们怎么还不公开?是不是他碍于人气不想和你公开?这样的人可不能要。”姜越梅嘱咐道。

        她其实并不是很了解纪深海,因为毕竟,班级倒数和年级第一的父母交流也不是很多的,都是同成绩的互相聊聊天,诉诉苦水,谁想到女儿能看上人家,并且还暗度陈仓了这么多年。

        “妈,你放心吧,不是他不公开,而是我有些事情还没有做完,不过也很快了。”林月光解释道。

        姜越梅听着疑惑,忙问道:“什么事情?”

        林月光淡淡一笑:“您等着吧,我会把他们欠我们的,通通都拿回来。”

        姜越梅突然想到,林月光以前提过,要毁了林氏的事情,立刻紧张道:“你千万不要乱来!林氏是你爸爸一生的心血,就连我也投入了几年的青春,就算他死了,林氏也不能毁!”

        “妈,林氏没什么重要的,它的背后是一个个我们厌恶的人,它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它应该被取代。”林月光坚定道。

        姜越梅突然觉得,林月光像是计划了什么,只是对此她毫不知情,至于林月光怎么做到了,又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力量,她就更不知道了。

        当年前夫去世时,只有林月光守在身边,他亲口,将大笔的遗产尽数留给了林月光,那笔遗产究竟有多少,有多庞大,连姜越梅也不知道。

        但她现在大概心里有数,那笔遗产的力量有多么大。

        “你这样做,你爸爸的在天之灵......”

        “妈,难道你没有想过,这也是爸爸的意思么?不然你以为,爸爸被奶奶嫌弃了这么多年,被几个兄弟算计了这么多年,他都毫无察觉么?”林月光打断道,她现在复仇之心坚定远超当初的姜越梅,因为她已经站在风口浪尖上了,动动手指,就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容不得任何人动摇她的决心。

        姜越梅噤声,但以她对前夫的了解,前夫不会有这样的意思,他即便再怎么瞧不上自己的家,思想里,毕竟受了林淑芬所谓同根同枝的影响,对自己家人下手总是不对的,这大概就只是林月光的意思。

        但是她想象不出,林月光对林氏怎么能有这么大的恨意呢?

        不,上次通话的时候,她的恨意还没有这么强,是最近又发生什么事了么?

        放下电话后,她打开电脑,一个键一个键的,敲下纪深海的名字。

        【纪深海强抢李龙明的立黛代言,林氏背景强大!】

        【纪深海和景荣亲吻视频热情四射,电影口碑极好!】

        【《樱枝飞》或将杀青,丁倩祝福纪深海,同门情谊深!】

        【八一八纪深海和他出身名门贵族的助理林月光】

        【纪深海精神崩溃看心理医生,实属乌龙,究竟是谁在幕后操刀?】

        【网传人气小生纪深海要靠心理医生维持健康,是真是假?】

        ......

        姜越梅凝眸看着,大概心里有数,又不免感慨,她们母女,竟然都是为了男人,跟林氏不共戴天。

        只是现在,她再也没办法阻止林月光了。

        靠在办公室的老板椅上,姜越梅揉了揉太阳穴,她的月光地产,实则是林氏遗留在国内的公司,也算是林氏的一部分,现在旁支还在,主体却已经分裂的不成样子。

        林月光没有像那天一样,黑裙黑鞋,而是换上了平时穿着的衣服,卡其色的长裙,小皮靴,手里还捏着条纹皮包,怎么看也不像是去参加葬礼的模样。

        帝国饭店的大厅中央,摆着林淑芬的遗像。

        林淑芬这个人,生前就不是很和蔼,时常一副凶相,找一副她笑着的照片,实属不易,照片面前摆着花和蜡烛,蜡烛散发着远不及白炽灯的光芒,幽幽的,一点点滴着蜡。

        大厅里充斥着道谢的声音,四位大伯手里拿着香,给每位前来拜祭的客人,一边简单的聊几句,一边道谢。

        林月光走进来的时候,大伯看着她就一皱眉。

        这副打扮成什么样子!

        但林月光的神情很冷淡,她打量了一眼四周,眼神轻轻扫过林淑芬的遗像,脸上并没有什么遗憾或伤感的表情,上次那个守在她身边的男人依旧等在她的身后,神情恭敬,但却寸步不离。

        大伯越看那个人越觉得他不像是一个普通的助理,起码气质上就不像,可是商界的新秀他大多有个了解,并没有这个人。

        “林月光,你知不知道今天是奶奶的葬礼,还穿着这么亮眼的衣服!”大伯上前呵斥道。

        林月光今天还化了妆,娇艳的红唇,微翘的睫毛,狭长的眼线,显得她平白有了攻击性。

        她看了一眼自己的大伯,勾起唇来一笑,她拍了拍张启涵的肩:“把我弟弟带进来,让大伯也说说他。”

        张启涵颔首退出去。

        大伯拧起眉,问道:“你什么意思!”

        “等等。”林月光漫不经心道。

        半晌,张启涵拎着林敬进来了,林敬穿的比林月光还要花哨俏皮,他长得本就和林月光很像,这长相放在男生里,已经过于秀气漂亮了,他穿着一身小西服,是国外儿童参加舞会订制的那种,脖子上还系着红色的小领结,一双擦得油亮的黑皮鞋。

        走上前来,他抓住了姐姐的手,抬眼盯着大伯看,那双目光澄澈万分,眼神活泼生动,让大伯不由得倒退了两步。

        张启涵已经默默的守在姐弟二人的身后,一言不发。

        这三人的强大气场还是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尤其是林月光和林敬还穿的那么不合时宜。

        窃窃私语声四起,大伯皱了皱眉,也知道今天不是起争执的场合,母亲的股份全部让渡给了自己,他得在送别会上有所作为,尽尽孝心,好让大家觉得,他接受那些股份实属应当。

        “你们到一边坐着,别出来让人看笑话。”大伯冲服务生使了个眼色,立刻有酒店的服务人员要带着他们走。

        林敬歪过头看了林月光一眼,然后冲着大伯道:“看笑话,还不知道是谁的笑话。”

        大伯心里一突突,这种话出自一个小孩子之口,当真让他心里一悸。

        林月光却半蹲下身,朝着林敬俏皮一眨眼,伸出一只手指放在他唇边:“嘘,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们走吧。”

        说罢,她拉着林敬当真走到了角落里。

        二伯见她走了,这才凑上来,问道:“大哥,你跟他们墨迹什么呢,smith和white先生都来了,唐氏也来人了。”

        “我知道了,这俩人今天神经兮兮的,也不知道整什么幺蛾子!”大伯斥道。

        方才林敬的那副样子让他心里特别不舒服,那小孩有种看透一切还在装单纯的成熟感,有些让人觉得可怕。

        “自然是看不得大哥的股份又多了。”二伯笑道。

        大伯拍了拍他的肩:“你好好站在我这边,到时候把他们的股份弄过来,我一定力挺你们几个。”

        二伯笑了笑:“那当然,我们是兄弟嘛。”

        兄弟几人,其实都没有什么水平,当年也没有考上大学,要么在家种地,要么进城打工,就是在小弟开了公司之后,一大家子都进了公司享福,虽然商业手腕不够,但在公司里耳濡目染的,基本的道理也明白了不少,心思也越来越多。

        到是这个二伯,一直不求上进贪图享乐的,草包一个,所以在小弟死后,只能依靠着大哥。

        唐宇琛自然也来了,毕竟唐氏和林氏还是有那么一段渊源的。

        虽然唐宇琛是个晚辈,但是现在唐氏如日中天,大伯也不想跟他们交恶,尤其是林月光的联姻不成了,他更要担心两家反目成仇。

        唐宇琛刚一进来,就看到了角落里漫不经心喝着茶的林月光,两人对视一眼,默契的移开了眼神,装作并不很熟。

        “宇琛来啦。”大伯笑眯眯的迎上前去。

        唐宇琛笑了笑:“老太太去世了,我怎么也要来看看,家父也是十分痛心,让我带个话。”

        大伯点了点头:“好说好说,我这里忙,不如你先坐。”

        “您忙。”唐宇琛优雅的坐下,朝远处的张启涵使了个眼色,轻轻点了下头。

        张启涵默默的,从会场退了出去。

        偌大的场地,上百人,没有人注意到他已经出去了。

        大伯举起话筒,对着所有人道:“感谢各位的莅临,也谢谢这些年来,对林氏的照顾与关注,我们老太太是中国人,所以这葬礼,我们也就按中式的办了......”

        身边有翻译,说给那些外国人听着,大家都对大伯很尊重,手里举着中式的香,静默的站立着,低垂着头。

        这倒显得林月光格外显眼了,她和林敬不仅没有低头,反而时不时的向外张望着。

        二伯看了一眼三弟四弟,然后悄悄的退到后面,生气的喝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没大没小!”

        他不敢大声说话,害怕打扰了大哥的演讲,所以气势上平白少了几分。

        林月光扫了他一眼,轻笑道:“别急啊,还有一位朋友没有来呢。”

        “什么朋友......”他这句话没说完,就见张启涵从门口领进来一个妇人。

        那妇人皮肤有些黑,但眼神很亮,站在张启涵身边,显得实在太过普通了,她穿的也很简朴,实在是不像能被邀请来这个送别会的人。

        但台上的大伯一看见她脸色就变了,手里的话筒险些掉下去,他身子晃了晃,好久才回过神来。

        演讲终止了,让贵宾们都莫名其妙的抬起了头。

        “就是他,他让我把老太太骗进厨房的,我不知道煤气被他开了!”菲佣伸出手指,指着台上的大伯,瞪着眼睛。

        “你在胡说什么!”二伯怒道。

        大伯依旧没有说话,因为他看到了,门外的警察已经走了进来,手里拿着警棍。

        “去找我的律师。”大伯淡淡的嘱咐身边的人。

        警察闯入送别会,走到大伯的面前,严肃道:“我们怀疑你和这起谋杀案有关,请配合我们调查。”

        大伯点了点头:“自然,清者自清。”

        他跟着警察往外面走,路过林月光的时候,他顿了顿,别有深意的瞥过眼看了林月光一眼。

        林月光摸了摸指甲,慢悠悠道:“大伯能这么悠闲,大概是没想到,菲佣当时给电话录了音吧。”

        大伯立刻变了脸色,恶狠狠的看着林月光。

        林月光勾起唇角,笑道:“真是好巧,林敬说这个菲佣的记性不好,所以打到家里找你们的电话,她都会录音,害怕自己记错了,我也是听说之后,赶紧去取了证呢。”

        “你这个混账!”大伯怒骂道。

        林月光慢悠悠的走过去,盯着大伯爬满皱纹的脸:“我送的这个礼物,你和死去的老太太都满意么?别着急,我还有大礼呢。”

        她说罢,拉着林敬走出了大厅。

        她就是要在这个场合,大庭广众之下,林淑芬的遗像面前,戳穿大伯的阴谋,即便不相信人死后还有灵魂,但哪怕万一呢,也让林淑芬听听,她维护了一辈子的儿子,究竟是个怎样不择手段的货色。

        场面顿时混乱了起来,宾客们从最开始的不知所措变成了震惊,还没等几个当家人安抚,已经纷纷离场。

        唐宇琛倒是最后一个走的。

        他手里还捏着香,自顾自的走到蜡烛旁点燃了,吹灭,看着烟丝飘飘摇摇,他把它们插在了林淑芬的遗像面前。

        “从某些程度上来说,我也算对不起你,看完了笑话,你也安息吧。”

        说罢,他转过身,也大跨步向外走去。

        二伯三伯四伯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发现,方才一直跟着林月光身后的那个助理,跟着唐宇琛走了出去。

        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