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她很软很甜在线阅读 - 风波

风波

        唐宇琛将手里的小袋子递给倪悦,转过身去开始脱西装。

        倪悦吓了一跳,立刻后退了一步:“喂,你干什么?”

        唐宇琛无辜的扭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将西服扔在宾馆的沙发上:“上药啊。”

        倪悦无话可说。

        明知道这人的目的不是上药,但他戏倒是做的挺全。

        她把小袋子打开,从里面取出两瓶药膏,别说,还真是活血化瘀的。

        “有什么话直说吧。”倪悦拄着餐桌,平静道。

        唐宇琛对她的态度倒是早有准备,也不生气,淡淡道:“先给我上药再说。”

        倪悦嘴角抽了抽,她倒要看看他能演到什么时候。

        “哦,对了,上药之前我先洗个澡吧,你这里有没有浴巾,借用一下。”唐宇琛手指刚摸到扣子,突然恍然大悟似的看向浴室。

        倪悦冷笑一下,特别无情道:“不好意思,不提供其他服务,唐少爷这么有钱,自己开个房洗吧。”

        唐宇琛自顾自的往浴室走,一边走一边叨咕“钱都投出去了,我现在饭量都减半了,要是倪小姐好心,不如顺便留我住一夜。”

        倪悦张了张嘴,被他的厚脸皮震惊的半天没有说出话来,以前怎么不知道,唐宇琛还有这副面孔?

        “哦,要真没有浴巾,我可就光着出来了?”

        浴室门在倪悦眼前合上,唐宇琛真的进去了,而且还煞有介事的传出来脱衣服的声音。

        他这副样子,让倪悦实在是没辙了,她又不能真的找保安把唐宇琛清出去,更何况,她不想承认自己也想看看,他到底要怎么办。

        宾馆的配置都是双人的,有她的浴巾,自然也有男士的,从卧室拿了浴巾出来,看到了沙发上搭着的西装,倪悦不由自主的上前去摸了摸。

        西装上微微有些潮湿,看来外面的雨还没有停,也不知道唐宇琛说的饭量减半是不是真的,但看他西装的型号,好像是比以前瘦了。

        她竟然还记得唐宇琛衣服的型号。

        倪悦自嘲的笑了笑,总是自以为是的觉得自己冷静成熟,对于生活中的任何变故都可以坦然面对,和唐宇琛说分手的时候,倪悦劝解自己,这是人生中的一场修行,不是唐宇琛也会是别人,重要的是经历带来的苦痛和思考,才是这段时间最大的收获。

        但事实上,不是唐宇琛也不会是别人的。

        她至始至终只会对这一个人动心,她记得他所有的一切,记得他们经历的一切,记得得知他订婚的消息痛的多么刻骨铭心,所以才会这么难以原谅。

        浴室里响起淋浴的声音,水珠打在瓷砖上,让整个房间都有了生气。

        她走上前去,敲了敲浴室的门,不一会儿,水声停了。

        “你要的浴巾。”

        门一开,倪悦担心唐宇琛跟她‘坦诚相见’,于是一边拉着门把手,一边伸了只手进去,将浴巾递给唐宇琛。

        对方没有抓住浴巾,反而抓住了她的手腕。

        唐宇琛的手很温热,带着潮湿的水珠,倪悦的手一抖,原本就厚重的白色浴巾掉在了地上。

        “啊!”

        她第一反应不是责怪唐宇琛抓她的手腕,而是浴巾不能用了怎么办?

        “你就这么怕我?”唐宇琛无奈的声音也带着水汽,磨砂玻璃上映出他挺拔的身影。

        “我再给你要一条。”倪悦佯装镇定的缩回手,想去打前台电话。

        “不用,你不是还有一条?”

        倪悦眼睫毛抖了抖:“那条我用过了。”

        唐宇琛坦然道:“没事,我不嫌弃你。”

        倪悦:“......”你也不问问我嫌不嫌弃你?

        但鬼使神差的,她到底还是把自己用过的那个浴巾给唐宇琛拿了过去,反正明天酒店也要换了,她也不会用到唐宇琛用过的。

        她的浴巾还有些潮湿,唐宇琛这回到老实很多了,没有碰到她的皮肤,只是在接到浴巾的时候,感叹了一句:“你还是喜欢这个牌子的沐浴露。”

        一句话,无尽怅然。

        分手三年有余,一句你还是,让倪悦不禁回想起热恋的时候,那时候唐宇琛来学校进修,选了她导师的课,她只是导师的助教,唐宇琛有什么没懂的地方,也总来问她。

        那时候她想,商人真的是商人,艺术修养总是提不上来,每次的小论文,唐宇琛的分数总在及格线打晃,问她的问题也愈加的多。

        现在仔细想一想,或许是唐宇琛追人的一种手段,反正最后全班的同学,她真的只对他印象深刻,跟他争论一些问题的时候,甚至会面红耳赤,有时候找到支持自己观点的论据,她大半夜的也要截给唐宇琛。

        那时候的自己,真是很傻很天真。

        唐宇琛却已经打开水继续洗澡了,他洗的其实很快,快到倪悦还没有做好准备,他就已经系着浴巾出来了。

        唐宇琛带着国外血统,皮肤很白,倪悦一抬眼,还能从白皙的胸膛上看到一道道发青的痕迹。

        他竟然真的受了伤了。

        唐宇琛看到她凝着眉盯着自己胸膛看的样子,无所谓道:“我没骗你吧。”

        “真想象不出,你也有今天。”倪悦嘴硬道。

        唐宇琛是唐家这一代的宝,她知道的不能再清楚了,不然两个人在一起的阻力也不会这么大,她是真想不到,唐家的人也会对唐宇琛下手。

        唐宇琛坐在沙发上,身上飘着她喜欢那个牌子沐浴露的香味儿,皮肤被水滋润的更细腻了,那些淤青的痕迹也变得更加突兀狰狞。

        倪悦知道,伤处发青已经是快要痊愈了,最初的时候,一定是一道道的红棱子。

        她从餐桌上拿起药膏,撕掉外包装,拧开小盖子,里面传出一股清新的药香,她伸出圆润的指肚,沾了些药膏,抬眼道:“这是我欠你的,给你上了药,你就可以走了。”

        唐宇琛的肌肉崩的很紧,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胸膛随着呼吸起伏,工作之余,他也没忘记健身,现在身材倒是更好了一些。

        “我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唐宇琛轻声问。

        倪悦将乳白色的药膏抹到他的伤处,轻轻涂开,淡淡道:“我们之间不必说原谅,只是立场不同。”

        倪悦的指肚很柔软,带着冰凉的药膏,抹的他皮肤微微发痒,心里不住的悸动,他顺着倪悦的手臂看到她的侧脸,比在学校的时候,消瘦了很多,却更加精致了,她的发丝柔软,睫毛浓密,眼睛一丝不苟的盯着他的伤口,仿佛全部注意力都在上药这件事上。

        “其实真的挺疼的,当时。”唐宇琛略带些委屈道,他一边扬起脸来,一边渴求倪悦给他一个眼神回应。

        倪悦当然没有回应他,她擦完了胸膛,正要看看后背的伤,眼睛一瞥,动作突然一顿,她发现唐宇琛的脊椎处,有个小小的悦字,是刺上去的,早就已经愈合,是她喜欢的楷体。

        “我错了,我知道错了,你别生气了。”唐宇琛突然搂住倪悦的腰,将脸埋在她的小腹上。

        这句话的杀伤力也太大。

        倪悦的手一抖,险些用指甲戳到唐宇琛,明明是个成熟的不能再成熟的男人,明明是个驰骋商场让许多前辈都望尘莫及的天才,现在却像失落的大狗狗一样,埋头在她小腹上,手臂环的紧紧的,却又小心翼翼。

        他从来不是一个小心翼翼的人,是她让他变得患得患失了么?

        倪悦的眼泪无征兆的就流了下来,连给她鼻酸的过渡都没有,泪珠滴在唐宇琛光洁的背上,她看到他抖了一下。

        唐宇琛深深吸了一口气,将她带到自己怀里,宽大的手掌轻柔的拍着她的背,低声呢喃:“我让你受委屈了,对不起,以前我不懂。”

        偏偏这样子,她的眼泪更止不住了。

        她不想哭出声,也不想红了眼睛,这显得自己特别不坚强,可惜自制力就好像都去见鬼了一样,她一点也控制不住,憋了三年的情绪仿佛在这一刻爆发出来,她想要发泄,想要痛骂唐宇琛,想要指着唐氏那群老家伙的鼻子怒斥,她根本不像自己想得那么云淡风轻,废寝忘食这三年,也不知道是做给谁看。

        或许只是想要昭告天下,她才不是高攀唐宇琛!

        “我都快要......自刎谢罪了。”唐宇琛喉结滚动,声音有些更咽,许是不想让倪悦听出来,一句话说的磕磕绊绊。

        在这个互相舔舐伤口的夜里,微博上却掀起轩然大波。

        立黛官博宣布,新春中国风桃花香氛,代言人为景荣和纪深海。

        消息公布之后,还没等纪深海的粉丝欢腾,立刻就有营销号爆出,纪深海这个代言是不择手段从李龙明手里抢过来的,可叹硬汉演员人气不如小鲜肉,实在让人对这个利益为上的圈子失望。

        李龙明的粉丝怒不可遏的冲去纪深海的微博掐了起来,纪深海的粉丝自然不甘示弱,仗着人数众多,将李龙明的粉丝怼的七零八落。

        纪深海的评论条数很快突破了五十万,大有朝一百万挺进的趋势。

        【扒立黛代言风波始末,纪深海恶意截胡李龙明!】类似的通稿传遍了网络,而今天正巧是周末,星创公司组织工作人员到帝都郊区的德式小堡度假,完全来不及反应。

        ※※※※※※※※※※※※※※※※※※※※

        谢谢南柯的营养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