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她很软很甜在线阅读 - 成年糖

成年糖

        “你......没醉?”林月光被他擒住双手,仿佛动弹不得的猎物一般,借着窗外稀薄的灯光,她依稀能看见纪深海的脸,虽然依旧酒气缭绕,但他目光清明,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

        “唔......”林月光急促叫了一声。

        纪深海并没有回答她的话,他趁着她动弹不得的时候,再次吻上了她的唇,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是掠夺,仿佛野狼抢占领地一般,带着原始的野性。

        他的唇顺着嘴唇一路向下,牙齿在脖颈轻轻撕咬,让林月光不由得颤栗。

        林月光吓得挣扎,纪深海从来没有这样过,他还是喝多了,平时他不会这样的。

        “你为什么不拦住我?今天你为什么不拦住我!”

        纪深海抬起身,掐住林月光的下巴,看着她楚楚可怜的眼神,心中一阵酸涩,但还好,林月光就在他身边,他终于可以发泄,可以质问,而不像那三年,她彻底从他的生活中消失了。

        “你以为我不想拦住你,你以为我想看你亲别人么?但你是演员啊,总有这么一天的,这是你的工作啊!”林月光的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来,她的唇角还隐隐作痛,方才纪深海亲吻的太狠了。

        和别人接吻,是纪深海的工作,他想要在这一行走的长久,而不是单纯当一个偶像,势必要为艺术献身,什么吻戏,床戏,如果真的需要,林月光又有什么资格阻拦?

        纪深海的身形僵了一下,他缓缓松开攥着林月光手腕的手,却并没有从她身上起来。

        “林月光,你不知道,我一向可以为你放弃一切。”

        当年如果你没走,我不会报考t大,现在如果你不愿,我不会留在这一行,至始至终,我要的只有一个你。

        林月光红着眼睛,郑重其事一字一顿道:“纪深海,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爱你就如你爱我。”

        纪深海轻扯嘴角,淡淡一笑,他的手指抚上林月光的脸庞,湿湿的,是林月光在流泪,他轻轻擦去,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流。

        他哑声道:“真希望我现在彻底醉了,没有理智,没有自持,只把我想得到的拿到手。”

        他想起身,从林月光身上翻下去,躺在床上。

        林月光却突然伸手抱紧了他的背。

        “你不用理智,也不用自持,你想要什么,就来拿吧。”她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对未知的事情充满了迷茫和恐惧,可即便如此,她突然想开了,早晚也是要和纪深海,现在或者将来,又有什么关系呢?

        纪深海微微攥紧了拳头,他目光犀利的看着林月光细长的脖颈,隐忍道:“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么?”

        林月光手指微颤,却更努力的抱住了纪深海,她能感受到纪深海胸膛的温度,颤抖道:“我知道......”

        也说不清那夜到底是怎么回事。

        或许她的酒量太差了,轻轻嗅一嗅纪深海身上的酒气就醉了,而纪深海却像从未喝过一般,精准又有力。

        眼前是绚烂炸开的烟花,厚积薄发的炫彩,在火苗的招惹下,极尽所能的冲向天空,燃烧自己,昙花一现。

        林月光太累了,身上好似都麻木了,她最后陷入黑暗里,不省人事,但身边却很温暖,让她情不自禁的抱了起来。

        次日熹微,她迷茫的睁开眼睛,花了好几分钟去回忆,她怎么会又出现在纪深海的房间里呢?

        哦,他们......做了。

        林月光微微撩起被子,长出了一口气,她可没醉,什么都记得清清楚楚,偷眼看纪深海,对方还在熟睡,她蹑手蹑脚的走下床,去卫生间清洗。

        温热的水流顺着头顶滑下来,林月光觉得轻松极了,身上都是已经干了的汗液,发粘发腻,她洗了头,涂好了沐浴液,最后冲洗干净,穿上外衣。

        还是给纪深海买点早餐吧,她做的那些,实在没有补充体力的功效。

        虽然这段经历让她想一想都面红耳赤,可她还是禁不住的去想,以前只需要纪深海亲亲就够了,真没想过,他们能这么快走到这一步。

        可是这件事是肯定不能跟妈妈说的,她会骂自己不知道自重,还会说纪深海靠不住,自从经历的爸爸的出轨,妈妈的世界观就彻底颠覆了。

        一个百般疼爱你,温柔风趣的丈夫,居然也会在外面勾三搭四,甚至还有了一个孩子,实在是让她妈妈无法理解。

        等等!

        林月光突然站住了脚步。

        孩子?

        总觉得她和纪深海好像忘了什么事,现在可算是幡然醒悟,昨天晚上没有戴t啊!

        林月光的冷汗一下子冒了出来,她赶紧掏出手机,慌不择路的在网上查——

        【第一次不戴那什么会怀孕么?】

        最佳回答:首先要判断一下是否是在女生的安全期。如果是安全期,怀孕的可能性非常小的。

        林月光先是稍稍平静了一点,然后愣了一下,什么叫安全期?

        她又开始在网上查。

        安全期:在月经前几天和月经后几天理论上来说就是女性的安全期。

        林月光又迷茫了,她从来没有记过自己的时间,不知道是否现在处在安全期,妈妈有些保守,不喜欢跟她说这些事情,等到了国外,身边更是没有什么女性朋友,那时候她每天都心力交瘁,也没心思去记录自己的周期。

        啊啊啊啊啊怎么办啊!

        林月光抿着唇,神色焦急的左看右看,果然是没有经验,怎么会连戴t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记得了呢?

        但是纪深海家里也不会有那种东西吧?

        还是不要大惊小怪,哪有那么容易呢。

        拎了早餐回去,纪深海还没有醒,林月光魂不守舍的打开电脑,总想着再多查查,好像看了更多网上医生的回答,就能有效避孕似的。

        skype窗口突然弹了出来,林月光一愣,是唐宇琛。

        “唐大哥?”

        镜头对面的人穿着一身黑西服,办公室里面点着灯,他的面部轮廓很深邃,头发也有些微卷,看得出来,他有一半国外的血统。

        “月光,既然你同意了,我们还是先签一份合同,我不是不信任你,这个市场上,合同是最有话语权的。“唐宇琛冷静道。

        “当然,抱歉我之前没有想到。”林月光点点头。

        “合同我已经让律师拟好了,发给你看一下,如果没有什么问题,我们就这么定了。”唐宇琛微微转身,从桌面上拉过来一份文件,转给了林月光。

        他一向严谨,在公司和私交面前,也始终将公司放在第一位,唐氏能走到今天,是几代人的努力,唐宇琛身上的担子格外大,他固守原地,没有扩展疆土,便算是失职了,而面前恰好有拱手送到面前的股份,他不会放过。

        在他看来,林氏出现内乱的时候,已经离分崩离析不远了,至于为什么选择林月光合作,也算是他给名义上的未婚妻一个优待。

        或者可以说,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像林月光一样,为一件事不计后果奋不顾身,他做不到的事情,却愿意帮助林月光达成。

        “我传真给你?”林月光问道。

        “不用,我过两天要回国,到时候我们当面签。”唐宇琛翻开自己的行程表,“哦,就在后天,我大概次日凌晨到机场,我们在机场见吧。”

        林月光点点头:“好。”

        “那我挂了。”

        “等等,唐大哥!”林月光略有些踌躇道,“唐大哥,如果我们已经达成了合作,那婚约可不可以取消?”

        唐宇琛微微蹙眉:“婚约本来就是假的。”

        “我知道......”

        唐宇琛立刻明白了:“你是说当众宣布解除婚约?”

        林月光就是这个意思。

        “我们的婚约是做给圈内人看的,现在取消,我不认为是一个好时机,等我们各取所需之后,它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林月光垂下眸,略有些沮丧道:“好吧。”她其实也理解,这个婚约有助于稳固唐宇琛在唐家的地位,更有助于稳固她在林家的地位,等唐宇琛拿到了林氏的股份,而她又把一众叔伯赶出去,婚约才算完成了它的使命。

        “林月光,你在干什么?”一个沙哑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林月光吓得一抖,再一看,唐宇琛已经关了视频。

        “纪深海......”

        纪深海有些不对,他的脸色异常红,整个人也不是很有精神,他的发丝凌乱,迷迷糊糊的靠在门框,好像自己就站不稳似的,他的目光也没有那么犀利了,水汪汪的,带着血丝。

        这不会是......生病了吧?

        “你早上跑哪儿去了?”纪深海的嗓音一如既往的沙哑。

        “我去给你买早餐......”林月光指了指桌子上放的小笼包和豆腐脑,已经有些凉了,还要放在微波炉里热热才能吃。

        纪深海蹙眉看了看:“我不是很想吃,你不许走,我去躺一会儿。”

        他说罢,转身回了房间,沉沉的倒在床上,觉得头重脚轻。

        林月光赶紧跑过来,伸手摸了摸纪深海的额头:“纪深海,你发烧了。”好烫,他的状态也不正常。

        纪深海伸手攥住林月光的手,他的手心很热,林月光的手背很凉。

        “你别走。”

        林月光赶紧给他盖好被子:“我不走,我去告诉eason,让他找个家庭医生过来,你得吃药打针。”

        纪深海微微眯了眯眼,这才缓缓松开了手。

        林月光取来自己的手机,拨通了eason的电话。

        “喂,eason,纪深海有些发烧,他可能不方便去医院,你能不能找个家庭医生过来?”

        eason正跟经纪人开着会,一听,赶紧从会议室溜了出来,神情严肃道:“怎么生病了?”《樱枝飞》的开机仪式马上就要启动了,纪深海是肯定要到场的,怎么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生病了呢?

        “他......”林月光目光复杂的看了纪深海一眼,然后冲eason道:“他昨天晚上运动过度了,可能。”

        eason的音调都高了起来:“喝了那么多久,又吹了半天夜风,他没事儿运动什么?”

        林月光的脸有些微微发红,她心虚的瞥了纪深海一眼,开始满口胡说:“不知道啊,他喝太多了吧,突然要做二百个俯卧撑,拦都拦不住。”

        那种事肯定不能跟eason说啊......

        纪深海微微睁开眼睛看着她,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eason还在指责她:“你说你也不哄哄,耍酒疯的人干嘛要听他的。”

        林月光垂下眼:“是是是,我下次肯定不听他的。”

        eason抓了抓头发:“没有下次!以后不能让他喝这么多酒了,见过喝醉胡说八道的,砸东西的,还没见过喜欢做俯卧撑的,什么毛病,我马上找医生过去,你先多给他喝点水。”

        林月光放下电话,这才稍稍安心。

        抬头一看纪深海的眼睛,心里跳成一团。

        纪深海意味深长道:“俯卧撑?”

        林月光涨红着脸,清了清嗓子:“人家小说里写的都是男的神清气爽,女的腰酸背痛,怎么我什么事儿都没有,你都快爬不起来了......”

        纪深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