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她很软很甜在线阅读 - 失控

失控

        林月光转身跑走的瞬间,纪深海一下子松开了景荣,向后倒退一步,他揉了揉眉心,满脸疲惫道:“对不起。”

        陈清海默默从镜头后站起身来,有些担忧的看了纪深海一眼,叹息道:“过了,很好。”

        纪深海勉强笑了一下,朝导演鞠了一躬,然后冲景荣道:“谢谢景荣老师,耽误您时间了。”

        景荣淡淡一笑,突然正色道:“被你喜欢的那个人,很幸运。”

        纪深海一愣,垂下了眼眸,没有回答。

        室外飘起了雪花,也不知怎的,今年的雪格外多,也格外大,昏昏沉沉的一片,让人看不清天空。

        “妈,你不是想报复奶奶么,现在有个好机会。”

        “林氏收购晟宣,是为了利用金融杠杆炒国内的房价,只要让他们的资金链断掉......”林月光欲言又止,等着她妈妈的回复。

        姜越梅蹙了蹙眉,沉默半晌,这才问道:“你想做什么?”

        “林氏或许有办法堵上这个窟窿,前提是我取出爸爸的遗产,但我不会。”林月光的头发滴着水,方才落了满头的雪花,一进入室内,顷刻间化成了水珠。

        “你想搞垮林氏?”姜越梅用一副惊悚的表情看着林月光,网络信号不太好,她有点看不清女儿的表情,但她仍然觉得,林月光有些怪怪的。

        “妈,林氏没了爸爸,已经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了。”那些所谓的亲人,不过是自私自利的蛀虫,以前攀附在她爸的身边花言巧语,现在绞尽脑汁要她交出爸爸的遗产。

        “我不同意!林氏是属于我们的,你必须完完整整的拿回来。”姜越梅悍然拒绝,她早已不是意气用事的年轻人,无论怎么恨林月光的父亲,在巨大的财产面前,她也学会了理智,她知道,没有什么是一定属于自己的,除了金钱,所以要把金钱紧紧握在手里。

        林月光眼中带着丝丝祈求,她已经很久没有和母亲撒过娇了,难得的,她的声音柔软了下来:“妈,你只需要假意和林氏竞价,拖住他们的脚步。”

        姜越梅恨铁不成钢道:“你知不知道这对我来说也有很大的风险?林氏放弃了怎么办?我想报复他们,绝不是通过击垮林氏,而是要把他们所有人赶出林氏!”

        林月光睫毛微颤,虚弱的笑了笑:“妈妈,你相信我,我正在努力呢。”

        姜越梅冷笑:“怎么,不可怜你那个野弟弟了?”

        提到林敬,林月光眼中浮起一丝不忍,林敬就是母亲口中小三的儿子,也正是因为当年小三车祸去世,这才让林敬的身份暴露,林父将这个私生子带回家里来,直接导致了和姜越梅的感情破裂。

        姜越梅原本是个异常温柔贤惠的女人,对林月光非常宠溺,对丈夫的事业也全然支持,可就在那天后,她突然就变了,她果断离了婚,分了家产,放弃了女儿的抚养权,开始自己创业。

        林月光在国外的时间,一直是与病床上的父亲和那个刚刚上小学的弟弟在一起,林敬很依赖她,他还不懂自己的身份,更不懂小三是什么,他有时候会想妈妈,但是绝大部分时间赖在姐姐身边。

        林月光曾经很想讨厌他,但对一个无辜的孩子,她真的恨不起来,尤其是,当邻居家的大狗发了疯扑过来,而林敬瑟瑟发抖却还要挡在她面前时,林月光彻底原谅了有关他的一切。

        “他......我会安顿好的。”林月光收敛起情绪,平静道。

        “月光,不是妈妈不信你,是你现在还太小,斗不过一群老狐狸,如果你坚持,那就先做出点成绩吧。”姜越梅不耐烦道。

        林月光眼圈发红,她嘴唇微颤,冲着屏幕里的女人道:“妈,我跟唐宇琛的订婚还不算成绩吗!你当初逼我订婚的时候,怎么不觉得我还小!”

        姜越梅沉默半晌,终于觉得有些惭愧,在这件事上,她的确对不起自己的女儿,她于是缓声道:“我知道你喜欢纪深海,但是订婚只是权宜之计,当时那个情况,你很难在林氏立足,将来等我重新接管林氏,你不喜欢,就悔婚好了。”

        “可我,已经失去纪深海了。”林月光的眼泪顺着眼角往下流,她不知道今天哭了多久,眼眶都有些发疼。

        “男人都是靠不住的,以后你会明白,妈妈为你争取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姜越梅实在没空倾听女儿的爱情,这个话题太幼稚,对于她来说,爱情早就死了,权力才可以带来新生。

        她挂断了视频,林月光泪眼婆娑的样子在电脑面前消失。

        林月光呆滞的看着一成不变的桌面,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方才强烈的情绪像是堵在了心里,无处发泄,她仿佛瞬间脱了力,趴在屏幕前痛苦的捂着脸,她不想伤害林敬,林敬还在国外等着她回去,她也不想伤害纪深海,纪深海等了她那么多年。

        可惜......她要怎么跟纪深海说,她订婚了,这样的她还不能和他在一起,她须得斩断一切羁绊,光明正大坦坦荡荡的走到他面前,和他说句抱歉。

        夜已经很深了,但纪深海去棚里录音还没有回来,或许,他不会回来了。

        但林月光却也睡不着,她蜷缩在沙发里,点着最暗的灯光,放着最快乐的喜剧。

        谢尔顿理直气壮的敲开amy的门,理直气壮的单膝下跪,手里举着早就准备好的钻戒,真诚又认真的问:“willyoumarryme?”

        说好的喜剧呢,为什么也要这么感人?她扯了张纸巾擦眼泪。

        咔吧——

        大门被人打开了,林月光浑身紧绷了起来,仿佛心脏的血液都冲到了头顶,她的每一处感官都紧张打探着门口的动态。

        纪深海回来了?

        门口传来一股浓重的酒气,纪深海喝了很高度数的白兰地。

        下午结束工作,谁也没想到他没有回家,而是裹得严严实实去了酒吧,晚上几乎没有吃什么东西,点了一杯又一杯的酒,混合着嘈杂的音乐,一口口吞咽到胃里。

        他一向严于律己,很少喝酒,所以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醉。

        只记得,调酒师认出了自己,但他是个好人,没有声张,而是用纪深海的手机打了经纪人的电话,eason火急火燎的带了车来。

        纪深海很快被带上车了,但经纪人恐怕要提心吊胆一晚上,以防酒吧里有人偷拍了视频,弄出什么不该有的八卦来。

        eason扶着纪深海,冲屋里喊道:“林小姐!快来帮个忙!”

        林月光吓得赶紧抹了把眼睛,从沙发上跑下来,从eason手里接过纪深海,担心的问道:“他这是怎么了?”

        纪深海其实还能走,也没有失去意识,但他更没有挣扎。

        eason叹了一口气:“谁知道他怎么了,竟然跑到公共场合去喝酒,还好没被人发现,不然肯定是个大新闻。”

        纪深海全身的重量几乎都压在林月光身上,林月光艰难的支撑着,咬牙问道:“他这是喝了多少?”

        eason摇摇头:“听调酒师说喝了不少,酒气也挺大的,我帮你把他弄到床上,你去泡一杯蜂蜜水。”

        林月光赶紧点头,两个人把纪深海拖到床上躺着,林月光赶紧跑到厨房泡蜂蜜水,用温水将蜂蜜晕开,丝丝甜味儿飘了出来。

        eason站在门口问道:“你自己行么?我还得回公司盯着。”

        林月光点点头:“你放心吧,如果有问题我随时给你打电话,谢谢你了。”

        eason摆摆手:“你也辛苦了。”

        林月光也顾不得自己和纪深海之间刚刚出现的嫌隙,她拿着杯子,单收揽住纪深海的脖子,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把纪深海的头抬起来。

        大概是醉的很厉害了,动都不愿意动。

        “纪深海,你喝点蜂蜜水再睡觉。”林月光把水杯放到纪深海的嘴边,微微倾斜。

        纪深海没有张嘴,也没有睁眼。

        “乖,一会儿再睡,不然你胃里不舒服。”林月光都没发现,自己的声音情不自禁的温柔了下来,像是以前哄林敬吃感冒药,动作也放缓下来。

        她让纪深海靠着她的身子,轻轻把蜂蜜水喂到纪深海嘴里,可惜蜂蜜水顺着他的唇流下来,浸入林月光的衣服里。

        这是真的醉到听不懂话了,林月光无奈的放下水杯。

        怎么办呢?

        撬开纪深海的嘴巴灌?

        她伸手捏住纪深海的下巴,一边哄着,一边轻轻将他的唇分开。

        然后呢?总不能直接倒进去吧。

        林月光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反正纪深海都醉的不省人事了,肯定也不会记得什么蜂蜜水。

        她仰头含了一口,将水杯放在床头柜,然后俯下身,睫毛微微颤动,慢慢的贴上纪深海的唇。

        纪深海突然一个翻身将林月光拽倒在床上,吓得林月光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再然后,带着酒气的舌头横冲直撞的侵入她的口腔,舔舐着她的贝齿,纠缠着她的舌尖,蜂蜜水在两人的口中弥漫,带着浓郁的香甜气息,也分不清是被谁吞咽了下去。

        林月光有些受惊,她没有想到纪深海会突然醒过来,她向后退着,躲闪着纪深海霸道强硬的吻。

        纪深海有些惩罚性的抓住她的双手,单手攥住,勒的她手腕发疼。

        林月光吃痛:“纪深海,你醉了!”

        在黑暗中,纪深海睁着眼,粗喘着气:“你知道的,我没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