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她很软很甜在线阅读 - 秘密

秘密

        纪深海抬眼向她这边望了一眼。

        许荔得到了意料之中的关注,不由得翘起了唇角。

        “我听说......”

        “哎哎哎,我好像在下面咖啡店看到林月光了!”有个同学举着两杯咖啡兴奋的冲了上来,像是发现了咖啡店里坐着的大熊猫。

        纪深海身子一僵,许荔的脸色也一变,她的话就这么被完美打断了,大家再也没兴趣听她说什么有意思的事儿。

        已经有同学按耐不住了,林月光哎,当初在全校美的出名,但是因为家世太好了,没人敢追,现在大家都想看看,林月光变成什么样了。

        陈潇脸色不好,问道:“陈浩,真的么?”

        陈浩对金钱盲目崇拜,不由得啧啧道:“不愧是土豪,人家咖啡都点的挤压式,半个小时才能压出一杯呢!”

        陆静芝沉不住气,不由得站起身来,心思活络:“林月光既然来了,怎么不上来呢?”她心里想的是,林月光如果来了,他们大概就不用aa了吧,毕竟这点小钱在林月光眼里算什么呢。

        陈浩嫌弃的看了看屋内的装修:“不是我说,林月光可能从没来过这种平价饭店。”

        纪深海不禁扯了扯唇角,他们都不够了解林月光,林月光不仅什么都吃,还尤其喜欢吃路边摊,常常拿着钱偷偷买,吃完擦干净嘴,装作若无其事的进学校,后来被纪深海发现了,她的游击战就打的更艰辛了。

        “不是在学习么?”许荔看向纪深海。

        纪深海冷静的放下水杯,漫不经心道:“恩,又偷懒。”

        一听就像假的,许荔抿着唇有些哀怨的看着纪深海。

        “既然来了就把她叫上来啊。”陆静芝也看着纪深海。

        纪深海拎起自己的大衣,站起身,笑容有些疏离的客气:“你们好好吃,我还有事。”

        许荔紧跟着站起身来:“什么事?”

        纪深海淡淡道:“回去教育家属。”

        包厢里一阵诡异的静谧,这两个人的关系,他们这帮同学也是一知半解的,谁都知道当初林月光突然出国了,纪深海失魂落魄的险些耽误了高考,但是从没听说两人分手过,后来纪深海在演艺圈红了,被问及恋爱问题,一向避重就轻讳莫如深,两个人到底还有没有联系在不在一起,几乎是同学聚会的指定话题。

        现在知道了,不仅在一起,而且还很好。

        纪深海没多做停留,转身就走。

        许荔突然喊道:“等等!我有件事还没跟你说。”

        纪深海没有回头,无所谓道:“跟大家分享吧,我有空再听。”说罢已经出了门。

        许荔怅然的坐在椅子上,面色苍白的可怜。

        陈潇戳戳她:“你到底什么事儿啊?”

        许荔白了她一眼:“跟你说有什么用。”

        林月光还不知道,自己不在现场,却也能成为大众焦点,纪深海下楼来找她的时候,她的咖啡刚做好。

        “怎么又下来了?”林月光一愣,面前的咖啡冒着热气,水蒸气飘飘摇摇在她眼前散去。

        “回去吧,以后也不用来了。”纪深海拽着林月光的袖子,蛮不讲理的将她拉出了咖啡厅,林月光赶紧跟了出去。

        “喂,谁又气到你了?”林月光莫名其妙,她的咖啡还没喝呢。

        纪深海冷淡道:“明天要去片场了,我要准备准备。”方才有几个男生听说林月光就在下面,激动的眼睛都亮了。

        “怎么这么早!”林月光吃惊,开机仪式还没举办呢,怎么就要过去了?

        “不是《樱枝飞》,之前的电影《荒凉》要我去补几个镜头。”纪深海道。

        《荒凉》可是个顶级大ip,是公司能为他争取来的最好的资源,他也用尽了一切的心力去拍摄,这个电影是小说改编的,小说从出版到筹拍,一直是话题榜的榜首,争议就没有断过,公司眼光独到,如果这个戏拍的好,纪深海可能会摆脱小鲜肉的名号。

        林月光抬眼问道:“同学聚会......有没有提到我?”

        纪深海看了她一眼:“我说你不能来,他们就没提了。”

        林月光若有所思:“姜迪跟我说,许荔......”

        “晟宣前段时间上市失败,运作杠杆又赶上金融危机,彻底失去了信任,已经是个堵不上的大窟窿了,林氏是他们唯一的救命稻草,你作为林氏的负责人,本不应该接这个烂摊子,可以再等等,但考虑到你的情况,你可以选择不发表意见,反正林氏失败,获益的是你妈妈。”

        纪深海突然说上正经事,让林月光没法在说下去了,什么许荔,什么同学聚会,都不如她妈妈的作业重要。

        “那我难道继续保持沉默?”林月光问道。

        纪深海一边发动车子,一边道:“现在,你可以选择把你和林氏的关系告诉我,要么,你可以保持沉默。”

        林月光偷眼看他,他脸上并没有什么情绪变化,他就像一个冷静的旁听者,给她提供合理的意见,而自己,并不吝于将一切秘密告诉他。

        “我和林氏,很尴尬。”林月光低下了头。

        “安全带。”纪深海眼睛看着前方,汽车发动,重新上了路。

        林月光赶紧将安全带系了起来,听到熟悉的锁扣合紧的声音,她这才继续道:“林氏的董事会和管理层,大多是我的叔伯,当年爸爸创业成功,将林氏变成了家族企业。”

        “后来爸爸脑癌走了,虽然把股份转给了我,可惜......我很不争气,各个叔伯彼此不和,谁都想重新坐上我爸的位置,我奶奶心疼她的几个儿子,提出让他们平均分割财产,而这财产却并不想给我,在她眼里,我作为一个女孩,将来会把属于林家的财产拱手送......人。”

        林月光说到这儿,看了看纪深海,说是拱手送人,其实指的就是纪深海啊!

        纪深海眼睑微颤,莫名的心领神会。

        “然后呢?”

        “然后我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是......小三的孩子,奶奶似乎,有些喜欢他,妈妈教我,要恨他,不能让他抢走我的东西,还有奶奶,妈妈说她会报复奶奶。”林月光垂下眼眸,沮丧的叹了口气。

        “还有呢?”纪深海握着方向盘的手指紧了紧,又缓缓松开了。

        林月光眼神闪烁,不由自主的咬住了下唇:“没有了......”

        吱——!

        汽车一个急刹,吓了林月光一跳。

        “纪深海!”

        纪深海转过头,眼中带着些许红血丝,他的下颚微微抖动,狠狠的咬了咬牙,他盯着林月光的脸,带着丝渴望和祈求的意味,沙哑着嗓子问道:“现在,你告诉我,你当年是迫不得已么?”

        林月光的眼泪霎时间流了下来,泪水沾湿睫毛,在她下巴逗留片刻,便坠向手背,微凉。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