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她很软很甜在线阅读 - 不会做饭啊!

不会做饭啊!

        林月光蹭到厨房里,拧着眉,一边对着网上的教程,一边接水淘米,她的手指纤细白嫩,以前最辛苦的事是弹钢琴,现在她才发现,切葱丝比弹钢琴难多了。

        食盐少许是什么鬼?

        肥牛200g是多少肥牛?

        到底要加多少水才叫煮粥啊!

        林月光偷眼看纪深海,纪深海正拿着概率论的书看,时不时写写画画,像高中时候一样认真。

        纪深海一定是故意的,故意让她出丑然后奚落她,他明明知道,她不会做饭的。

        或许只有她惨一点,纪深海才能没有那么恨她吧。

        林月光微垂下眼眸,手指尖向下滴着水,姜迪还不知道她跟的艺人就是纪深海,她一定会大吃一惊吧。

        纪深海什么都没有看下去,林月光就是有这样的能力,干扰的他没办法静下心来,他想抓着她的肩膀质问她,当初为什么一声不吭的离开,现在回来又是什么意思,可林月光还想回到从前么?她回国的第一件事,竟也没想着联系他,如果不是今天的巧合,林月光是不是要一直在他的生命里消失了?

        他微微发怔。

        半晌,拖鞋蹚过地板的声音响起,纪深海这才回过神来。

        “那个......你的金汤小米肥牛。”林月光把自己做的糊成一团的不知道什么东西递到纪深海面前。

        纪深海:“......”果然不应该对她的手艺有所期待,不是说在国外生活的人,自理能力可以飞升吗?林月光还真是个意外。

        林月光自己抠开一盒□□香辣牛肉面,挤了酱料,又倒了热水进去,扣上盖子等着,她也好久没吃饭了,现在闻着方便面的味道都觉得香。

        何止是她觉得香,纪深海简直嫌弃死面前的黑暗料理了,盐放少了,小米没有熟,肥牛又煮老了,泡面的香味儿完全勾起了他的食欲,但想起来自己刚刚才说过......

        林月光坐在纪深海对面,拿着叉子,吸溜吸溜的吃了起来,时不时还喝口汤,舔舔唇角,麻辣鲜香,在国外久了,竟然觉得泡面这么好吃。

        抬眼见纪深海正在看着自己,面前的金汤小米肥牛更是只动了一筷子,林月光心里了然,踌躇道:“要......要不我再给你泡一盒?”

        纪深海瞪她一眼,林月光心虚的吐吐舌头。

        又过了一会儿,两个人相对无言的吸溜着泡面。

        林月光偷眼看吃泡面的纪深海,特别想笑,但还好忍住了。

        “纪深海,我明天有什么工作啊?如果没有的话我要去学校报到了。”林月光吃完擦擦嘴,手指尖戳了戳纪深海的手臂。

        纪深海眼神落在林月光的指尖上,一顿:“明天我也回学校。”

        说罢,他放下泡面盒子,扭过头上楼了。

        “哦......”林月光看着他的背影默默心想,这东西是留给我收拾了?

        骤雪初晴,阳光映的雪地闪闪发光。

        林月光带好材料,将羽绒服扣起来,她还记得去t大的路线,毕竟她在帝都也生活了十八年了。

        刚拿好零钱,准备出门,纪深海的房门突然开了,他穿了一件深色的毛衣,外面裹着一件长长的拖到膝盖的大衣,他的个子高,时尚感也好,完全能撑起来这件衣服,林月光又看入迷了,她对纪深海一向没有什么抵抗力。

        “你开车。”纪深海冷着脸,扔过来一个车钥匙。

        林月光赶紧伸手接住,尴尬道:“那个......我还没有驾照呢。”

        纪深海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你的意思是,让雇主开车带着你?”

        林月光赶紧递过来两枚硬币,赔笑道:“公交车钱我都准备好了,我请你。”

        纪深海:“......”

        他现在当然不可能再坐公交车了,不然很可能会引起交通堵塞,成名之后,他的活动范围自然是越来越小了。

        最后,黑着一张脸的雇主发动汽车,林月光拎着自己的小手提袋坐到了后座,暖风开着,一瞬间就驱走了寒冷。

        纪深海看了看空荡荡的副驾驶,唇角轻轻动了动,却也没说什么。

        刚要踩离合。

        “深海?是你在开车么?”车窗上突然映出个女人的笑脸,她矜持的笑着,栗色的波浪卷乖巧的贴在胸前,汽车是贴了膜的,她看不清里面,眼神一直盯着方向盘的位置。

        许荔。

        他和林月光的高中同学,是当年唯一一个可以和他竞争第一的对手,后来和他一起考到了t大,同一个系,当年很多人喜欢将他们放在一起比较,那时候林月光特别爱吃醋,他要是提一句许荔如何,林月光能委屈巴巴的质问他一天,是不是嫌弃她学习不好。

        可许荔怎么会出现在这个高档公寓区?

        “有事?”纪深海回过神,摇下车窗,虽然是老同学,但他和许荔的接触并不多。

        许荔一笑:“正巧我要去学校呢,不知道顺不顺路,方便搭一下大明星的车么?”

        纪深海轻轻点头:“当然。”

        许荔穿着一件小羊皮外衣,拎着lv的香包,纪深海的回复让她很满意,她自信自己要比以前更漂亮了,也更优秀了,纪深海一直都看得到,也早晚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她绕过车头,去拉副驾驶的门。

        没有拉动。

        她又使了力气,依旧没有拉动,许荔的脸色有些变了。

        纪深海盯着方向盘,没有丝毫要帮许荔开门的意思,他突然道:“林月光,下车。”

        林月光当然也看到许荔了,心里顿时升腾起一股好胜欲,她还在反复琢磨,见到许荔的第一句话应该怎么说呢,没想到纪深海竟然叫她下车。

        纪深海这是要带许荔而不带她了?

        林月光心里都酸的冒泡了,她委屈巴巴的抿着唇,磨磨蹭蹭的开车门。

        “去坐副驾驶。”纪深海不耐烦道。

        林月光的手一顿,有些吃惊的看着纪深海。

        纪深海到底知不知道副驾驶是什么意思?他不给许荔开门,是不想许荔拥有那个意思?

        林月光推门出来,许荔愣了:“林月光?”

        林月光当着她的面,绕到副驾驶,轻轻一拉,车门开了,她笑眯眯道:“好久不见啊许荔。”

        许荔冷着脸坐在后座,早已经没有了方才兴奋的感觉,她心仪纪深海很久了,从高中第一次见他开始,可惜常年的高傲让她放不下面子去追求纪深海,没想到被个没脸没皮的林月光登了先,好不容易听说林月光走了,现在看来,这是又回来了?

        “林月光,不是出国了么,回国工作?”许荔笑着问道。

        林月光靠着副驾驶的座位,一歪头就能看见纪深海严肃开车的模样:“来t大交流。”

        许荔蹙了蹙眉,气不打一处来,林月光当年的成绩就很差,也不知道怎么考进他们班的,次次拖后腿,甚至还拖纪深海的后腿,在许荔眼里,她如果参加高考的话,也就过一本线的水平,根本够不到t大的影子,没想到出国一遭,学渣也能堂而皇之的来t大上学了。

        这对她们这些学习好的人来说,真是太不公平了。

        许荔半开玩笑道:“你不会是为了蹭上t大的就读证书,才出国的吧。”

        纪深海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骨节发白,手背上青筋微微凸起。

        林月光,你究竟为什么出国?

        真的是因为在国内读不了好大学么?

        你知不知道,我当年甚至已经做好了放弃t大的准备。

        林月光看了一眼纪深海,他依旧是一脸冷漠,仿佛丝毫不想知道当年的事情,就像这一切已经与他无关,现在的林月光,只是他的生活助理一样。

        林月光神色一暗,许荔得意的扬起了头。

        她很快恢复过来了,这世上只有纪深海欺负她可以,别人想都不要想。

        她勾了勾唇角,扭过头朝许荔一笑:“t大是巧合,我是因为钱多才出国,毕竟新款的lv包包可以随便买,可惜没想到,还是没有买到你这个颜色呢。”

        许荔的脸唰的白了,她心虚的将包拽到身后,手心里汗津津的,代购的人说了,这是高仿,绝对不会被看出差异的,林月光怎么知道?

        林月光却已经转回身去了。

        纪深海眼睑抖了抖,唇角微翘。

        车子停在t大的停车场,纪深海刚下车就立刻用口罩将自己的脸遮了起来,可惜走在校园里,还是被不少人认了出来。

        “那是纪深海吧?”有个学生用并不低的声音道。

        她身边的闺蜜怼了怼她:“本人好高好帅啊!”

        学生疑惑道:“他身边的两个姑娘是谁啊?”

        闺蜜撇撇嘴:“反正肯定不会是女朋友,深海在采访里说,不会在大学谈恋爱。”

        学生立刻不怀好意的笑:“哟哟哟,你叫谁深海呢!”

        林月光觉得如芒在背,以前纪深海也被不少小姑娘暗恋着,可没有在街上就指指点点的,现在到处都有瞥来的目光,让她这种不喜欢凑热闹的性格难受极了。

        纪深海停下了脚步:“林月光,国际部在综合楼1109.”

        林月光一愣:“哦哦,那我......去了。”

        她一步三回头,哀怨的看着纪深海和许荔的背影。

        我都走了,她怎么还不走呢,纪深海你等着传绯闻呢是吧!

        砰!

        林月光一不留神,整个撞到了别人的怀里,她赶紧转回头,连忙道歉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帽子歪了,她一头浓密的褐色长发垂下来,披散在肩膀。

        对面的人眼睛亮了亮:“小学妹要去哪里啊,我带你去吧。”

        林月光一笑:“太好了,我是去国际部报道的交流生,还不太熟悉t大的环境。”

        那人道:“国际部啊,不远,对了,我叫孙宸,你叫什么名字。”

        “林月光。”

        孙宸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林月光的身材,喃喃道:“林月光啊,真好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