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海贼王在线阅读 - 第229章 可取而代之(第一更)

第229章 可取而代之(第一更)

        眼睁睁的看着流民饿死!

        如玉的惊讶,换来的是施奕文的一声叹息。

        “如玉,你不懂,对于朝中当政而言,他们的眼里,从来就没有所谓的百姓,相比于百姓,他们更看重权力!”

        权力!

        “对皇帝来说,最重要的是权。对文武大臣来说,同样也是如此,就是对魏忠贤等人来说,他们的眼里也只有权……权……”

        抿了抿嘴,施奕文冷笑道。

        “就是那些地方上恨不得把流民都撵到船上的官员们,他们的眼里也只有权,他们撵人,是为了地方上的平安,是为了权,可如果朝廷有朝一日禁止流民出海,他们会第一个执行……”

        “朝廷会这么做吗?”

        颜如玉担心道。

        “不好说,人口越多,北港的实力越大,不过区区一年多的时间,就有数十万人移民北港,等到成百万、上千万人移民北港后,朝廷还会像现在这样无视北港吗?”

        施奕文的眉头紧锁道。

        “如果到时候,朝廷借口阻止的话,到时候,北港该怎么办?”

        “怎么办?”

        手抚着微微隆起的肚子,颜如玉用淡淡的说道。

        “北港是忠于朝廷不假,可是如果有人想毁掉咱们家的根本,那就不是忠不忠的问题了,而是咱们一大家子能不能活下去的问题了,要是他们不让咱们活……”颜如玉的俏颜变得冰冷。

        “那他们也活不了,咱们家的兵马也不吃素了!别说是咱们了,就是那些被流放到北港还有移民到这里的百姓,也不一定乐意朝廷断了咱们的生路,毕竟,谁也不愿意看到眼下的好日子被打破不是。”

        颜如玉的回答,让施奕文惊讶的看着她,然后笑道。

        “夫人可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

        “其实你心里早就有了主意不是吗?”

        颜如玉笑了笑。

        “内地不安稳,与咱们何关,实在不行,那就打上几仗就了,眼下咱们又何必自寻烦恼呢?

        是啊!

        何必自寻烦恼呢?

        其实,原本的施奕文所担心并不仅仅只有朝廷,同样还担心那些移民到这里的流放犯、移民,担心在未来的冲突中他们的态度。

        可实际上,眼下最支持北港的就是他们,他们最担心的是什么?是朝廷的插手会改变眼前的一切。

        对于那些被阉党流放到北港的“东林党”以及其“附众”。他们对天启皇帝、对魏忠贤的恨意,远远超过所谓的“读书人的忠心”,他们所需要无非就是一个新的“仁君”,如果有需要的话,就是那些曾经的东林党人,都会帮施奕文黄袍加身,给他找无数的理由,让他成为皇帝。

        对于辽东的难民和各地流民来说,他们压根不在乎什么大明,什么皇帝,他们更在乎的是眼下的好日子,如果谁想打破他们的好日子,那么谁就是他们最大的敌人!

        其实,现在北港上下的利益是相对一致的,既然如此,大明……何惧之有!

        “不过,也应该早做打算了……”

        就在施奕文自言自语时,那边,有人匆匆的进来禀报道,

        “大人,赵南星赵教习的家人派人禀报称其病重……”

        ……

        赵南星病倒了。

        作为教习,他无疑是尽职的,其实不单他尽职,其它的教习也极其尽,曾几何时北港不过只有区区几个读书人,而现在呢?文教不逊江南,当然了,施奕文要的并不是儒家子弟,他要的是掌握科学知识的读书人,不过科学不是张口就来的。

        但在另一方面,在对土人的教化中,那些教习确实做到了欧洲传教士才做到的事情,他们深入蛮荒,传播华夏文明,不是为了让他们进入现代文明,而是为了让他们认同天朝。

        让那些土人知道,万物之上还有天朝!

        现在,赵南生病倒了,无论如何,施奕文都要亲自过来。

        待施奕文到了赵南星的卧室,就闻道了浓浓的药味,一听说宣慰使来了,赵南星便要起身行礼。

        “赵先生无须多礼。”

        施奕文连忙走过去,按住他说道。

        “赶紧躺下来,好好的养病,本官以后还有很多事情指往着你呢。”

        “大人,只怕下官不能再给大人尽力了。”

        摇了摇头,赵南星朝屋内众人看了眼,他们都知趣的了退了下去。

        “爹,你和大人先说会话,孩儿在外面候着。”

        在儿子轻轻把门带上,出去后,赵南星这才说:

        “大人,下官在北港这两年,多蒙大人照看。下官一门感激不尽。”

        施奕文说道:

        “赵先生客气了,这两年赵先生和诸位教习的辛苦,施某是看在眼里的,辛苦大家了,你好好养着身体,等先生身体养好了,咱们再好好聊一聊,有些事情,我还要先生给我出主意呢。”

        赵南星脸色沉重起来,说:

        “我怕有负大人的了,这一关,怕是熬不下去了,这两年蒙大人不弃,委以重任,论做事还算勤勉,只是这两年,在内心深处,一直有一句话想问大。”

        “你说。”

        “大人,”

        赵南星说道。

        “大人到底是如何看今日之朝廷?”

        “嗯……”

        施奕文平静地说,

        “施某是大明之臣,受陛下信任,镇守于北港,陛下待施某恩重如山,自当粉身碎骨报之。”

        施奕文的话中没有提朝廷,甚至就连大明,也只说了一次,其它的什么恩啦,都是陛下的,换句话来说,咱老施只感激陛下,至于朝廷?那门子朝廷。

        这话懂得都懂,赵南星自然也懂。

        “大人是重情重义之人。”

        赵南星说道:

        “只是如今这个世道,是容不下重情重义之人的,大人,如今朝中奸臣当政,权阉肆无忌惮,百姓生死无人问及,下官听说,北五省流民不下千百万,国事如此,朝中当政不闻不问,他日必定酿成大祸,大人,应早做打算啊。”

        “打算……”

        施奕文看着赵南星,又听到他说,

        “大人,他日天下大乱之时,还请大人为天下计,出兵平乱,退可建不世之功,进……可取尔代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