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海贼王在线阅读 - 第218章 不一样的大明 (第二更)

第218章 不一样的大明 (第二更)

        尽管在南海上遭遇了一次风暴,但是“平昌号”纵帆船还是顺利的抵达了南天门,不过并没有直接驶进南天门港,而是直接去了对岸的陶沙岛。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对于王信等人来说,是他们从不曾体会过的,这些原本正憧憬着美好将来的移民们,刚一上岸,先是被要求洗澡。

        “所有人都要洗澡,用肥皂洗干净,头发也要洗干净,不能有虱子……”

        站木板淋浴间里,在王信等人洗澡时,他们的衣服都被送进了蒸汽房,用蒸汽消毒,或者说用蒸汽杀死衣服里的虱子。

        甚至当他们洗好澡之后,还有人专门检查头发里有没有虱子。然后还要学习排队,男女分成两队。

        如此折腾了好一会,这令人精疲力倦的洗澡才终于结束,然后他们就和所有刚送来的移民一样,由几位管事们领着沿着砖石路,走到一排排木屋前。

        成排的木屋式样看起来有些简陋,窗子上没有糊纸只是蒙着一层窗纱,就连门上也蒙着纱窗。

        “十二个人一间房,进屋后自己选床铺,小孩睡下铺,纱门、纱窗不能打开……”

        管事们不断的告诉他们“隔离营”的规矩。

        “这里是隔离营,每个新来移民,都必须在这里隔离一个月,除了每天接受检疫外,还要学习种田,在南海种的都是水田,你们都是北方人,要学会怎么种水田,种水稻……”

        在管事介绍着的时候,王信望了一眼远处,只见在那边的水田里,有不少人在那里忙活着。他们应该就是在那里学习种水田吧。

        “除了学种田之外,你们每天还要到课堂里学识字,无论男女,你们必须要在一个月内能识500个常用字,学会简单的算术。”

        居然要学识字!

        不知怎么得,王信的心里有了一种不明的预感。他惊讶的发现,这里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和内地不一样。

        学种水田这是本份,可居然还要学识字!

        而且在一个月内要识五百个字!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听到对面传来的朗读声。

        “àn……àn……”

        有些陌生的朗读声音从远处传来,在隔离营里回荡着。

        难道那边就是熟堂?

        心里头犯着嘀咕,王信走进了木屋,木屋里很简单,房间倒还算宽敞,屋子里搁着六张床,居然是双层床。六张双层床足够可以睡上12个人。房间里干净整齐,这样的环境,远远好过许多寻常百姓的宅子。

        “这……这地方可真不错!”

        站在床铺边,看着铺位上的草席上,魏安的手抓着床铺,喃喃自语道。

        “就是老家也比不上这地方啊!”

        “可不是,在船上的时候还以为要睡地上呢。”

        一旁边的李有财叫道,

        “可没想到,居然还有床睡!”

        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的不可思议。

        不少人看着这样的环境,甚至乐呵呵的傻笑起来,仅仅只是从隔离营的环境来说,他们就已经有种做梦的感觉——这里简直就是天堂啊!

        半个小时后,这些初来乍到的移民们,随着哨声再次集合了,他们排着凌乱的队列,朝着食堂走去,人还没到食堂,他们就闻到了香味,香味的源头自然是食堂。闻着空气中的饭香,那怕就是王信也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这时肉香啊!

        排成队,领着碗进入食堂后,排在前面的人们就显得有些激动

        “这,这是给咱们吃的饭!”

        “居然有肉!”

        “还有这么多米饭!”

        “这可都是白花花的米饭啊!”

        肉、米饭!

        所有的一切都出乎人们的意料,对于这些颠沛流离很长时间的流民来说,他们顶多也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吃饱,不至于饿肚子,那怕就是半饱,能把命吊着不死,就已经是老天保佑了,可那曾想,不仅能吃饱,而且吃的还是白米饭,甚至还有肉!

        这样的日子,是什么日子!

        简直就是土老财的日子啊!

        我的老天爷,这是老百姓的日子吗?

        王信的眼睛睁大,不可思议的看着碗里的肉和饭。

        “这,这,兴许也就是第一顿吃顿好的吧!”

        王信自言自语道。

        “第一顿,往后天天都是这样!”

        给他打饭的师傅笑眯眯的说道。

        “咱们这地方,早晚两顿稀的,中午白米饭加肉菜,你们来这算是来对了!”

        “啥,往后天天能吃肉!”

        魏安等人惊讶道。

        “没错,天天都能吃到肉!”

        掂勺子的师傅答道。

        “不过,你们可要好好的培训,要不错,可是会扣饭的!”

        “培训?培训啥?”

        “就是,大哥,培训啥?识字是不?”

        “识字?那是必须的,除了识字,还要学其它的东西,哪你们往外头看……”

        师傅将铜勺指向窗外,那边还是闹哄哄的。有人在大声的喊着。

        “一二一、一二一……”

        尽管声音很远,但喊声却很有节奏。

        透过纱窗王信他能看到窗外另外一面的大片空场上:一群穿着的短袖衫、短裤人正在那里列着队。在王信看来他们穿的这根本不能算衣服,顶多也就是套在身上的布。

        那些人正在随着口令走着路,在队伍边,一个管事模样的人,不时的吼喊着,并不停的用棍棒抽打其中的一些人。

        “这是在干啥?”

        睁大眼睛,王信隐约的猜出来,这些人兴许是士兵。

        但是在看到他们其中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后,他的目光中就充满了疑惑与不解。

        他们咋就这样拾掇人呢?

        当然了,王信并不知道,对移民进行军事训练,是北港宣慰使衙门的想法。其目的并不是仅仅是日常军事操练,让移民们掌握基本的军事技能,其最根本的目的,却是为铸造移民的纪律性。

        毕竟,这些移民都是以流民为主,他们早就习惯了无拘束的流民生活,只有通过严格的训练,甚至惩罚,才能强迫他们遵从纪律,进而遵守法律规则。

        当然了,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一个月的短训,可以重新铸造这群人,让他们明显区别于土人。

        看着碗里的肉饭和窗外的队伍,王信自言自语道。

        “这里和大明真的很不一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