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海贼王在线阅读 - 第212章 师夷长技以制夷(第二更,求订阅)

第212章 师夷长技以制夷(第二更,求订阅)

        施奕文相信赵南星不会拒绝自己,并不仅仅因为是他开出的条件让人无法拒绝。

        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这些人根本就没有别的选择!

        或许过去,他们都是声明显赫的大人物,要么是地方上的乡绅,士子,但是现在这些人不过只是流放犯而已。

        他们是被流放到北港的,无论他们是否愿意,只能接受这一切。而且对于这些流放过来的官员、士子来说,这是最好的选择!

        官身!

        他们早就失去了官身!

        那可是他们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寒窗苦读得来的啊!

        就那么烟消云散了?

        他们又岂会认命?

        他们又岂会甘心和那些身无分文的移民一样,在这里筚路蓝缕,以启山林。

        出任教习,抚夷归夏!

        这可是家族复兴的机会啊!

        教习的身份可以让他们区别普通人,这意味着他们即便被告流放了,也不会就这么被扫入尘埃之中!

        教习——这也是文人身份的标志啊!

        而且还有机会出任官员!

        至于可能的性命之忧!

        其实又算得了什么呢?

        在什么地方没有性命之忧?即便是去开荒种田,也有可能染上恶疾。出任教习,教化夷民的风险,也不见得比开荒种田大吧。

        只需要稍加权衡,他们又怎么可能会拒绝呢?

        “我等戴罪之人,被流于北港,蒙施大人庇护至今,自当为大人尽力。”

        在心底稍加权衡后,赵南星就做出了对自己和友人最有利的选择。

        “赵先生客气。”

        施奕文笑道。

        “那小老儿可否为犬子讨个南海的教习之职?”

        有时候,事情就是如此简单!

        什么实施教化是圣人之道,什么教化四方,是圣人之教。

        不过都是所谓的“大义”而已,但是在“大义”的背后,却是赤裸裸的利益!

        那怕就是赵南星也不免俗,为什么他为自己儿子讨了一个南海的差事,这也正是他精明的地方。

        因为南海足够远!

        在北港这边有多少流放犯?

        多达数千人,这些人将来如何安顿?

        北港这边虽然遍地番民,到处都是番社,可一个番社顶多只需要一个教习吧。剩下的怎么办?只能像寻常百姓那样就地屯田了。

        况且,这边还有猎头族,万一要是分到靠近猎头族的地方,其中的风险自然也是不言而喻的。

        去南海。

        看似远了点,可实际上风险最小,曾经身为吏部尚书的赵南星,对南海的多少也是有一定的了解,当地的土人大都是仰慕天朝的,和东番岛上的猎头土人相比,那边的土人简直就是温顺的小羊羔。

        况且去南海,那边竞争力小啊,只要稍微有些政绩,必定会进入宣慰使的视线中,将来入衙为官的机会也大啊。

        不得不说,一任吏部尚书,让赵南星考虑的比其它人更周全。

        当然了,对于赵南星的这一举动,施奕文自然是要大加褒奖的,大加夸奖一番后,自然也要特意强调,衙门对于教习的人身安全也是极其重视的。

        “当然了,在教习去各地之前,必须要在传习所培训一段时间,一来是学习土人的语言,毕竟教化番夷,总是先通晓他们的语言吧,二来是学习如何与土人打交道,”

        所谓“传习所”,说白了,就和欧洲各国传教士设立的传教院,那些传教士在传教院里接受培训,了解土人的风俗习惯,然后有针对性的传教。最重要的是要让他们知道,教什么,不教什么。

        在殖民地传教士的职责从来不是为了让当地土著人进入现代社会!而是为了让他们认同殖民统治!

        与之相对应的是什么?

        从古至今,中国历代王朝在推行“羁縻政策”设立土司所的同时,派遣文官到当地,往往都是大公无私的,教授他们开垦梯田,引水筑路,把穷山恶水变成鱼米之乡,最终一步步的把他们华夏发达的生产力引入大山莽林之中。

        可得到的回报是什么呢?

        是一次次的土司叛乱!

        为什么会导致这种区别?

        说白了,就是那些文官没有弄清楚,如何对待土人,他们把造福国人同胞的办法用在土人的身上了,所谓的造福,最终壮大的是谁?

        是那些心怀异心的土司头人!

        而相对应的欧洲的传教士干什么?

        是通过思想上的教化来笼络普通土人!至于土人接不接受现代文明,生活幸福与否,关他们屁事。

        想过好日子,简单啊!

        离开土官的统治,到城市去务工,到移民农庄去当佃农。到了那里你们就自由了。

        有个几十年一百年的时间,所谓的“土人贵族”也就成了无根之萍了。

        再然后,墨西哥就是西班牙人的墨西哥,白人可以以极少数的人口统治那个国家,那怕是就是发生革命之后,印第安人仍然还是三等公民,其实,在整个南美都是如此。

        所以,派这些文官士人到各地,必须要教会他们如何与土人打交道,告诉他们所谓的“教化”是什么。告诉他们,如何入乡随俗。

        当然了,这一切都需要学习。

        当然是向那些传教士学习了!

        既然要殖民,成功者的经验总是可以拿来用一用的。毕竟,人家靠着那一套建立起了一个庞大的殖民帝国,那怕就是帝国瓦解了,但是西班牙的印迹却从不曾从南美抹去。

        “看来,真的有必要向新西班牙那些地方的派遣一些留学生啊!”

        在返回北港的路上,施奕文在心里自言自语道,向海外派遣留学生,这……也不是不行,学习一下人家是怎么统治土人,怎么推行殖民统治的。

        而且在北港这边,也有不少合适的人选——被流放过来的年青士子,就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

        “这件事等回到北港之后,可以好好的操作一下。”

        夕阳西下时,施奕文一行人即将进入北港城时,宣慰使衙门长吏王徵就领着一众官员前来迎接。简单的客气后,他却带来了另一个消息。

        “大人,辽东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