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海贼王在线阅读 - 第209章 东林大佬(第一更,求订阅)

第209章 东林大佬(第一更,求订阅)

        世界的大门已经敞开了!

        国际外交的游戏是什么?

        当然是拉一方,打一方了。

        1626年的世界,对大明的殖民事业最大的威胁是谁?

        不是一心念叨着传教,念叨着挖黄金、挖白银,甘心当世界矿工的西班牙,也不是那个还沉浸于本土革命的英格兰,更不是动荡中的法兰西。

        而是荷兰!

        为了击败荷兰,这个海上马车夫,英格兰前后和其进行了多次战争。

        而东南亚,荷兰同样也是大明的威胁,它对大明,更准确的来说,是对施奕文的东南亚移民攻略造成了严重的威胁。

        而现在西班牙的主动加入,让他有机会从根本上解决掉荷兰的问题。

        “不过还是需要时间啊!”

        时间!

        还好,时间站在自己这边!

        在离开鸡笼时,施奕文特意接见了附近的几个番社头领,其实现在这些番社也挺不容易的,接连几波天花让不少番社几乎遭受了灭顶之灾,现在又被西班牙人一通抢杀,实力已经远不及过去了。

        接见番社头领的目的,当然是为了让他们认同大明的统治,相比于对西班牙人的抗拒,对大明的统治他们当然没有拒绝,随后,施奕文又以北港宣慰使衙门的名义,向他们捐赠了一些布匹、药材。

        如此种种,自然耽误了不少时间,而对于北港军民来说,已经度过了最初的紧张,毕竟,宣慰使大获全胜的消息早就由骑手通过陆路带了回来。

        不仅带回了这个消息,而且还带回了向北拓殖的命令。

        向北拓殖,其实就是沿淡水河逆流开拓台北盆地,在历史上,这片满是沼泽的土地直到18世纪才被开垦,拓殖。而现在,随着五千移民的到达,这里再一次热闹了起来。

        九月里的东番北部天气已经转凉,淡水河盆地已经没了什么什么蚊虫,这是一年之中最好的季节,一时间,这里到处都忙碌的人群,除了河边百丈的禁垦区之外,

        刚来过来的移民挖掘水渠将沼泽的水放干,开垦荒地。

        于这片荒原上刀耕火种,将文明传播到这片蛮荒的土地。即便是偶尔有莽蛇从沼泽中冲出伤人,尽管引起了惊恐与混乱,但是也无法阻挡移民们的脚步,他们每一个人都铆着劲的干活,之所以这么努力,并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开垦的是属于自己的土地,更重要的是媳妇——等到第一批粮食打出来的时候,名列前茅的可以获得分媳妇的权力。

        靠着分田、分女人的动力,不过只用了半个月的功夫,移民们兴驻开垦出了将近七千亩地,而且还种下了冬小麦。

        小麦刚刚种完,一场初雪就降了下来。

        尽管纷至沓来的雪花不大,但对于从辽东和北方过来的移民来说,却让他们找到了几分家乡的感觉,这场冬雪不仅下在了北部,几天后,就连同位于中部的北港也下起了雪来。

        这个年月,别说是东番了,就是海南照样会下大雪,甚至还是那种能把房子压榻的大雪。

        小冰河期,绝对不是说说而已。

        眼见着天气一天天的冷了起来,看着已经呈现出雏形的棱堡式堡垒,在留下了两百守军后,施奕文就率领卫队从陆路返回北港,沿途一路行军,一路勘测官道的修筑路线,要想富先修路,移民拓殖同样也是如此。

        如此一来自然也就耽误了不少时间,直到十月初,一行人才算是回到了北港,而此时的雪已经越下越大了。

        “这场雪可真不小啊!”

        站在木屋前,看纷纷扬扬的雪花,赵南星自言自语道。

        其实,作为北直隶人的赵南星见过比这更大的雪,毕竟这些年北方越来越冷,冬天也越来越长。

        可是在东番岛的北港见到这样大雪,着实出乎他的意料,纷飞的雪花甚至让他有种回到真定老家的感觉。

        “只怕此生再难回家乡了……”

        如此长叹一声,赵南星的眉头紧皱着,神情中带着一丝忧虑,其实他在这里的日子过得倒还算惬意,非但没有想象中的苛虐,甚至还分给他家几十亩地,即便是他已经年迈不堪劳累,可在子侄们的努力下,倒也开垦出了二十几亩地。算起来这日子倒也还自凑和。

        瞧着眼前这座只有十几座木屋的村子,赵南星还是长叹口气。往后这里必定就是他的埋骨之地了。恰在这里,透过纷飞的雪花,隐约的可以看到一队人马沿着官道走来。

        “爹,有官军来了!”

        听着马蹄声,赵清衡的神情显得有些紧张。

        他也是个苦命人,当初,东林党案赵南星被发配到了代州,作为他儿子的赵清衡和外甥王钟宠一同被发配。赵清衡的生母李氏、嫡母冯氏闻讯后都因过度哀伤而去世。赵清衡七岁的儿子也因为受惊而去世。

        而现在,他们又与赵南星一起被流放到了北港,尽管没有发配代州戍边的苦寒。可在赵清衡看来,眼下这种安生的日子虚假的让人有点儿不敢置信,这哪里是被流放?根本就是换个地方过日子而已。

        “舅舅,该不会是那姓施的找上门,想要对您下手了!”

        王钟宠紧张的说道。

        北港远离大陆,即便是舅舅死于非命,恐怕朝中也不会有人追究的。魏阉把舅舅发配到这地方,压根就没有安什么好心。

        “何必如此紧张。”

        赵南星淡淡一笑,显得极其平静。对他而言,无论生也好,死也罢,早就看淡了这一切。

        “老夫正想见一见那位施宣慰使,要是他找上了门来,也正好一偿所愿!”

        他还真说对了,来的确实是施奕文,离鸡笼一路南下,临近北港时在得知赵南星就住这,便临时起意前来拜访了。

        这位可是大名鼎鼎的东林大佬啊!

        这些所谓的“大佬”,总归还是要见上一见的,毕竟,在他的殖民扩张计划中,这些流放的官员、士人都将发挥极其重要的作用。

        尤其是在和西班牙人接触之后,对此施奕文更是深信不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