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海贼王在线阅读 - 第191章 男人的心思 (第一更,求订阅)

第191章 男人的心思 (第一更,求订阅)

        悠扬的曲乐在舱室里回响着,如炬的目光在女子的身形上扫视着。

        打量着女子丰腴且不失窈窕的身姿,施奕文的目光越发的赤果果,他很清楚这个女人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独自一人来到他的舱中。

        为什么?

        当然是投怀送抱的!

        对于女子这样的举动,他非但不排斥,甚至还很享受这种感觉。

        为什么?

        因为但凡是男人,都渴望征服!

        当然也包括征服女人!

        男人的视线让徐佛感觉有些紧张,平静的呼吸似乎也变得有点儿急促,尽管男子的目光,正是她所需要的,也是她过来的目的,但……心纷乱,指尖的动作也乱了起来。

        曲乐乱了!

        心乱了!

        即便是外行人也听得出来,她的乐声乱了。

        施奕文缓缓地朝着她走去,盯着她,压抑着身体内心的想法。

        “你的曲子乱了。”

        “大人,都怨奴家心乱了。”

        抬起头紧,那双眸子里闪动着诱人的光彩,她始终都用身体在说话。

        一举一动,都充斥着太多的诱惑,似乎就像是肥沃的土地是在对征服者发出呐喊。

        把目光从这个尤物那勾魂夺魄的身体上移开,施奕文道:

        “你来做什么?”

        垂首坐在那的徐佛,尽管看似镇定,但她那细长的睫毛却是颤动得厉害,细细地应道:

        “奴家是来侍候大人的。”

        “哦”了一声,施奕文倒没说话,而是朝着床榻走去。

        将琵琶放于一旁,徐佛便朝着施奕文移动数步,几乎贴身立在他的身前,又蚊声道:

        “奴家求大人怜悯。”

        近在咫尺的女人低着头,脖颈间上白里透红的肌肤映入眼帘时,扑面而来的却是身上散发的体香,施奕文只觉得内心的念头已是无法自持。

        深深地吸着一口气,他选择遵从自己的内心的,然后轻声说道。

        “侍候我宽衣!”

        ……

        琵琶声嘎然而止时,黑暗中,李婉清猛然睁大了眼睛,其实,在徐佛起身离开舱室时,她就一直醒着,当曲声了事着薄江的船板传来时,她的手指不时的攥着衣角,并不时的咬着嘴唇。

        生在大户人家的她当然知道,徐佛去干什么。

        并不仅仅是为了弹曲,而是……

        终于,当曲声嘎然而止时,李婉清的心里却颇有些不是滋味,片刻后随着急促的喘息声隔着木板传来,原本的那丝侥幸也随之变成了碎片。

        “这个男人……”

        在心里念叨着男子的荒唐时,那声音却像魔咒似的不时的钻入耳中,让满面羞红她躺在床上坐卧不安时,睡在一旁的女孩儿悄声道。

        “李小姐也可以去的。”

        “什么?”

        扭头看着身边的女孩,李婉清轻声说道。

        “小爱,你,你胡说什么?”

        小爱是徐佛的女儿,按她的说法,是早年间买来当女儿养的,是个天生的美人坯子。

        这小丫头怎么还没睡?

        “你,你快些睡吧,都是大人的事儿。”

        李婉清紧张道。

        “李小姐,我娘和我说过,咱们到了北港,几个弱女子要是没了依靠,不知会遭什么样的祸事,娘说施大人不仅年青,而且心地好,又身居高位,有他的庇护至少能让咱们过上安生日子,李小姐……”

        转身看着李清婉,小爱说道。

        “你也得为自己打算,毕竟,再怎么样,这也不是在家中。”

        其实,小爱更想说,你已经不再是过去的大小姐了,对于自幼生长在青楼的她来说,这一切早就是耳濡目染,女子总是要托庇于男子,越是没有依靠的时候,就越是如此。

        她娘没有依靠,去了找那位施大人,那么她呢?

        “小爱,不要胡言……”

        恰在此时,隔板传来的一声娇媚的吟声,让她的脸颊一热,那人实在是太荒唐了,就不知道这,这船舱这么单薄,你们这么荒唐,还让不让人睡觉。

        恼人的哼了一声,李婉清愤愤说道。

        “这个坏人……”

        虽然愤愤的言语,可语气中却尽是幽怨,接下来的一夜,躺在床上的她想要睡觉,可隔壁的声音却一丝不落的传到这边,那些纷乱的求饶声、乞怜声、哭泣声只惹得她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那边声响才算是消停下来。然后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次日,再次醒来时,却发现徐佛一夜都没有回来。

        看着旁边熟睡的小爱,想着这小丫头昨天晚上的话,李婉清不由长叹口气,心里又是一阵五味杂阵。

        穿好衣衫,对着铜镜打扮时,看着肿胀的眼睛,她只是叹了气,倒也没说什么。

        收拾一番,拉开推门时,却迎面看到了施奕文,连忙行礼道。

        “小女子见过大人。”

        “李姑娘不用这么客气……咦?你的眼怎么肿了?”

        施奕文诧异道。

        “你昨晚没睡好?昨天晚上没有浪啊?”

        “你?……”

        李婉清一阵气结的翻了个白眼:

        “还不都是怪你!荒淫无度,扰得人家不得安生。”

        说出这番话时,李婉清的脸颊顿时变得通红,面红耳赤间她匆匆退回了舱室,拉上舱门不再说话。

        原来……

        直到这时,施奕文才想到两间舱室紧挨着,就隔着一层薄薄的木板,那岂不是说,昨天人家一个黄花闺女听了一夜的……床。

        这事……确实有点荒唐啊!

        “呃,那个,李姑娘,以后我会注意的。”

        话一声出口,施奕文就后悔了,这说的是什么话啊!

        尴尬的离开了尾舱,来到船艉施奕文抬头看了一下太阳,然后问道。

        “现在我们在什么位置。”

        “北纬三十一度,长江口大概在我们以西100海里。”

        快到北港了!

        施奕文点了点头,看着挤在甲板上的流民,看着那一张张菜色的脸庞,大声说道。

        “大家伙放心,最多三天后,就能到北港,等到了北港,你们就能分到地,就能吃饱饭,再不用挨饿了!”

        能吃饱饭了!

        瞬间,那些面黄肌瘦的流民脸上就对未来充满了期望,希望的目光从他们的眸子中迸发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