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海贼王在线阅读 - 第188章 袁崇焕的野心(第一更,求订阅)

第188章 袁崇焕的野心(第一更,求订阅)

        回那里?

        努尔哈赤绝望的看着屋顶,不由得长叹一声:

        “唉!悔不该到入辽东啊……”

        话还未说完,只觉浑身酸痛的他禁不住大叫一声:

        “疼死我了!”

        接着,努尔哈赤便昏迷过去。

        过了一会,他才苏醒过来,喘息着说:

        “不知代善、大……大妃何时过来?可、可以先立……诏书!”

        阿敏听了,急忙命人拿来笔墨,很快几位作为见证的大臣也到了,隔着帘子努尔哈赤对他呶一下嘴,意思是让他记下诏书。

        努尔哈赤说道:

        “我死后,传位于十四王子多尔衮,让次子代善辅政。”

        记完了遗诏之后,又送到努尔哈赤跟前,他看了一眼道:

        “好,好……”

        随后盖上玺印,将它折迭好,放在努尔哈赤的枕下。

        此时,只见努尔哈赤气息微弱,两眼暗然无光,此时的他在内心深处,仍然是后悔的,后悔来到了辽东,辽东……这地方,是女真人的死地啊!

        渐渐他昏迷过去。

        等到代善、大妃过来的时候,努尔哈赤已经陷入昏迷之中,接下来的两天中,高烧不断的他,再也没有醒过来,最后在昏迷中没有了气息。

        死了!

        努尔哈赤死了!

        比历史上提前了几个月,他死在了盛京城,和许多染上天花的女真人一样,饱受折磨后,死于天花。

        一切都结束了。

        即便是对于这座被死亡的阴云笼罩着的城市,努尔哈赤的死讯仍然迅速传开了,很快留在盛京城的几位贝勒、王公大臣们都聚在了一起,他们需要商议汗位的继承。

        国不可一日无君,与另一个历史上的争执不同,这一次因为有遗诏,一切都很顺利。当然了,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黄台吉还躺在床上和病毒抗争着,他爹比他早了一步。

        不过才十五岁的十四贝勒多尔衮继位,代善辅政。

        按道理来说,眼下最要紧的是给大汗办丧事,可眼下,这似乎已经顾不上了,这边刚刚议定让多尔衮继位,那边又有八百里加急军情——明军兵锋直指盛京,沿途锐不可当。

        当个鸟啊!

        沿途都是死人,那些个八旗兵不是死于天花,就是逃往他处,还怎么挡?

        用死人挡吗?

        还是真是用死人挡!

        按照努尔哈赤生前的命令,女真的地方官、将领不仅把大量的尸体丢弃在官道两侧,而且还埋在河边以污染水源,于此同时还驱赶旗庄里的汉人包衣,把他们赶出旗庄,往明军那边赶了过去。

        在女真人的驱赶下,数以万的平民百姓只能被迫朝着明军那边逃去,大量难民的到来,在消耗了明军大量粮草的情况下,当然也带来了军情。

        “努尔哈赤死了!”

        在得知这个消息后,袁崇焕的心情可谓是复杂至极,努尔哈赤是过去几十年里,大明的心腹之患啊!现在就这么死了,死在了瘟疫之中。

        “恭喜督师、贺喜督师,老酋一死,建奴内部必定纷乱不断,大军可以利用其内乱之机,直取沈阳,收复辽东!”

        梁稷欢喜道。

        “此次出兵如有天佑,上次老酋攻宁远负伤而逃,回到沈阳后就重伤卧床不起,今日闻督师领兵复辽,伤气交加,气急攻心而死,实在是天佑啊!”

        读过书的人就是不一样,什么染上瘟疫而死,那是没有的事儿,努尔哈赤是怎么死的?

        当然是正月里在宁远城下被红夷大炮所伤,伤势严重的老酋一直在养伤,眼下气急攻心旧伤复发而死,这可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当然了,上个月与喀尔喀蒙古那边会盟的事,自然而然的也就被无视了,什么他又是饮宴,又是骑马的,不可能,老酋在宁远城被轰得只剩下半条命了,是靠着长白山的千年人参才吊了半年的命。

        “老酋杀我汉人岂止百万,其罪孽深重,不过只受了半年折磨,实在是轻饶了他!”

        虽然看似没有赞同,可袁崇焕的这番话,无疑是定下了努尔哈赤的死因——死于宁远旧伤,旧伤如何发作的?当然是因为他袁大督师领兵东进,收复辽东,兵锋所至无人能当气急之下,引发的旧伤。

        这解释……合情合理啊!

        “督师,此等好消息,应该尽快禀报朝廷。”

        邓桢笑道。

        “就由在下草拟一封奏折,八百里加急送到京城吧!”

        “如此,便有劳邓贤弟了。”

        三言两语间,敲定了努尔哈赤的死因后,袁崇焕又召来了众将议事,一来是把努尔哈赤的死讯告诉他们,至于二嘛,当然是要告诉他们具体的死因了,对于袁大督师定性的死因,众将自然没有任何人反对,为什么反对啊,这事禀报朝廷那也是大功一件,就像正月里老酋突然撤军一样,按督师的说法,那也是因为被红夷大炮给击成重伤,才被迫撤的,对于这样的军功,谁会拒绝?

        众人皆能得到好处的事情,当然不会有人拒绝了,现在,老酋旧伤复发而死……这也是妥妥的大功啊。

        封妻荫子的功劳,换成谁都不会拒绝。

        于是乎接下来的一切,自然是顺理成章的,初分了一下功劳,然后自然要讨论兵进沈阳城,收复辽东的事宜,这一路上沿途所见的鬼域死城,以及“锐不可当”的势头,倒也让众将对兵近盛京没有了最初的抵解,于是乎数万大军再一次浩浩荡荡的朝着沈阳城杀了过去。

        而在接下来的一路上,原本应该出现的女真大兵,却像是消失了似的,完全不见了踪影,只有一座座被焚毁的旗庄、城池。还有就是遍地的难民。

        “命令大军放慢速度,每日行进二十里,稳扎稳打,步步推进!”

        即便是如此,袁崇焕也不敢小心大意,接连下数道军令,以避免孤军冒进,为建奴所乘。

        随着一道道军令的下发,大军行军速度极慢,可以即便是如此,袁崇焕仍然不无担心的言道着,各部需要小心偷袭。

        再次下达“小心偷袭”的军命后,骑在马上的袁崇焕,凝视着辽东大地时,神情显得格外的凝重,建奴内部瘟疫流行,老酋横死,现如今辽东……收复在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