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海贼王在线阅读 - 第186章 天诛大金(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新年发大财!)

第186章 天诛大金(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新年发大财!)

        天启六年六月十一,宁远城外,数万明军齐聚,他们的神情显得有些复杂,既有些激动,同样也有些紧张。

        出兵辽右!

        收复辽东!

        这是固然是他们的希望,可是出城野战啊,还是和女真兵,能打得过嘛?

        “不打紧,不打紧,你没有听说过,女真那边闹起了瘟疫,十室九空,人都死个差不多了,咱们只管杀过去就行。”

        兵士们在那里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道着的时候,

        祖大寿、满桂他们,无不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在出兵之前,他们曾反对过。

        趁建奴大疫重创时出兵,看似挺和乎常理,可是那要命的瘟疫,就不要大明官兵的命了?

        “哎!”

        满桂抬头往天上看着,眉宇间带着一丝愁容。

        “真不知道,督师是怎么想的。”

        “怎么想的?他……”

        祖大寿张张嘴,还是没说出来,他朝着与监军太监谈笑风声的袁崇焕,摇头长叹一声。

        “老哥,你真以为咱们的那位大督师,真的是为了朝廷才出的这次兵?”

        “为了朝廷……”

        祖大寿冷冷一笑,却没有说话。

        他那里是为了朝廷,分明就是为了自己,袁大督师为的不过就是自己的官位啊!

        可却要拿近十万大军的性命去冒险!

        这袁大督师……可真是狠心啊。

        “督师,没有朝廷的允许,如此冒然出兵,到时候万一追究起来的话……”

        身为关外监军太监的刘应坤,虽然希望能够收复辽东,可难免的还是有些担心。

        “公公无需担心,此次出兵,不过是为了前置数十里,以巩固宁远诸堡而已,再修数道长壕,以阻碍建奴他日侵袭,此蚕食之策,当初朝中当政早就已经议定,陛下和朝廷都是同意的……”

        袁崇焕一边安抚着刘应坤,一边轻声说道。

        “况且,咱们开始,只是试探一二而已,看看建奴那边的反应!要是局势不对,袁某自会把大军撤回来,绝对不会有损大局的。”

        几个时辰后,大军终于浩浩荡荡的出征了,似乎,这次出征和往年没有多少区别,无非就是再挖几道长壕,再把屯田线向东推进一些而已,但是这样的蚕食有用吗?

        恐怕只有老天才知道。

        袁大督师率领几万大军刚一出征,那边就有建奴的探子把消息传回了盛京,在探子回盛京的沿途所见,尽是一片鬼域,那些曾经还算是热闹的堡城,这会已经成了死城。城内城外,根本就看不到什么人。

        这场突然爆发的瘟疫,几乎传遍了整个后金,没有人知道,它是怎么传播,如何扩散的,无论是死的人,还是逃的人,他们做梦都想不到,传染天花的并不是人,而他们刚刚得到的赏赐。可即便是他们逃走的时候,也没忘记多带些东西,什么棉被啦、皮袍啦,当然布匹更要带着,毕竟,在白山黑水间是纺不出布的,布这玩意,老金贵了,不能丢着。

        而在探子一路把消息带到盛京城的时候,盛京城内外,也是一座死城的模样,这个时候,甚至都没有什么人能顾得上探子,毕竟,城里每天都有很多人死去,什么王公大臣,什么旗丁包衣,在瘟疫面前,没有人能幸免。

        不过,只要大金朝在一起,探子禀报的军情,仍然会送进宫。

        似乎祭天真的有效果!

        在让侄儿阿敏代自己祭天后次日,一大清早,努尔哈赤就觉得浑身的热痛减轻了不少。

        “难不成,老天保佑自己能撑过这场瘟疫?”

        努哈尔赫只以为这是上苍天显灵的征兆,天花或许要命,但也不是说染上必死,一百个人里人,总有一个能活下来。

        精神好了一些他从病榻上起来,由几个脸上长满麻子的太监搀扶着,然后到院中走着。来到了院子里,努尔哈赤抬头看着天空,蔚蓝的天空如洗一般,不过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臭味,还有些许烟柱,他看着那些烟柱,不由得问道:

        “这味道和烟咋回事……”

        “回大汗话,这是城里头染瘟疫死人的味道,烟是烧屋的烟柱……”

        “啊……”

        努尔哈赤的脸色骤然变道。

        “苍天啊,难道,你真的要杀尽天下的女真人嘛……”

        说到这,努尔哈赤老泪滚落下来,泣不成声了。

        这一次,他的内心真的充满了恐惧,因为太多的女真人死去了,天下才有多少女真人?

        能遭受得了这样的瘟疫吗?

        这样一场瘟疫结束的时候,大金国还能剩下多少女真人?

        也就是在这时候,二贝勒阿敏前来求见。

        “启禀大汗,刚刚收到探子来报,袁崇焕亲自率领六万明军,号称十万,一路向东杀了过来,看架势,不像是出来拓长壕的。”

        往年明军也会每年向东前进个几十里,修上一道长壕,为的是阻拦大金国的兵,但往年出动的兵力有限,不过只有万余人而已。

        “这分明是要趁着咱们这边被瘟疫弄死这么多人的时候,过来趁火打劫的。”

        努尔哈赤说话的时候,面上带着浓浓的绝望。

        如果是在一个月前,他肯定会因为明军的出动,而激动的调集大军,与明军撕杀,这样的野战可是极其难得的。

        不过区区六万明军而已!

        只要吃下这股明军,大金的形势就会大为改观,到时候……但现在不是一个月前,现在的大金,还有多少人马?

        “阿敏,这场瘟疫死了多少人?”

        “回在大汗话,已经有上万旗兵染疾身死,还有几万人染上了瘟疫……”

        阿敏长叹道。

        “在来宫里的时候,还碰到不少逃难的人,盛京城里头,现在要么是在这里等死的,要么就是逃出去,想逃回建州保一条命的人。”

        这才不到一个月啊!

        努尔哈赤的那双眼睛中充满了绝望,二十天前,他与奥巴会盟时是何等的得意,那时候,他甚至想象过有朝一日兵临北京城下,甚至打进北京城,在北京城里登基称帝。

        可是现在呢?

        “难道,老天真的不容我大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