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海贼王在线阅读 - 第185章 袁大督师的机会(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新年发财!)

第185章 袁大督师的机会(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新年发财!)

        宁远城!

        当方存志和柱子两人赶到宁远城的时候,这里已经是一片风声鹤唳的模样,各种各样的情报在这里汇集着,谁都不知道建奴那边发生了什么,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对于瘟疫,大明这边同样也是畏惧的,

        唯一让他们稍微心安的一点是,从宁远到建奴所谓的大金国之间,就百里的无人人荒原,荒原上还有数道的长壕,这些应该能够把瘟疫阻挡在建奴那边。

        当然了,也不会有建奴往这里边,他们中的蒙古人会逃向草原,女真人会逃过三万卫,逃向白山黑水之间所谓的“祖宗之地”,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绝对不会逃向大明的。

        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身为督师的袁崇焕一直关心着发生在建奴那边的瘟疫,尽管各种信息汇集到他的案前,可是那些情报却让他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而方存志的到来却解答了他的很多疑惑。

        “这么说,现在东虏那边到处都是感染瘟疫的人了。”

        “回督师话,现在东虏上下每日都有近万人感染瘟疫,在小的们出城的时候,城内已经有如一座死城,城内驻防八旗,已经有不少人纷纷逃离盛京,甚至有东虏权贵逃出盛京。”

        方存志如实的禀报道。

        “这倒是与之前收到的情报极为相近。”

        袁崇焕点了点头,问道。

        “那么努尔哈赤老酋眼下又如何?”

        “启禀督师,据说,他也染上了瘟疫,在小的出城时,听说老酋的宫中已经有人染疫身死了,甚至就连几位贝勒也染上的瘟疫先后惨死。”

        老天保佑啊!

        袁崇焕的心里顿时一阵激动,这可是再好不过的消息了,甚至可以助他摆脱眼前的危机。

        年初宁远一战,能赢完全是侥幸而已,如果不是毛文龙的偷袭建奴腹地,那老酋又岂会在抢了觉华岛的大量军需得手后,围攻宁远不过十二天就匆匆撤军。

        如果没有腹背受敌的话,宁远城恐怕早就陷落了。当然了,他袁崇焕是绝对不会说什么全靠毛文龙,实际上,在他看来,毛文龙所谓的“大捷”不过只是沾他袁崇焕的光而已。

        如果不是因为老酋率领东虏主力围攻宁远,他毛文龙又岂会得手,现在天下只知道辽阳大捷,又有几个人知道老酋在宁远兵败?

        当然了,在禀报朝廷的时候,他特意说道——“红夷大炮威力强大,一发糜烂十数里,臣亲自操炮击中老酋,老酋负伤败退”。

        有没有负伤,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得让朝廷知道,他袁崇焕在宁远是立了功的,尤其是当时那种情况下——他和东林党的关系实在太亲近,他不仅是东林党人韩爌的学生,还是钱龙锡的亲近友人呢!有很多事,钱龙锡、韩爌都庇保着他,他是东林党元老侯旬提拔的。

        他是东林党吗?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朝廷对东林党的打击,绝对不能牵涉到他。

        这会在得知老酋身染瘟疫,而袁崇焕的脑子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是把老酋的死,与先前击伤联系在一起,那岂不就是立下了天大的功劳?

        想到这儿袁崇焕的眼前一亮,继续询问着方存志他们盛京城内的情况,其实主要还是想询问,有多少人感染瘟疫,尤其是那些贝勒之类的达官显贵们,有多少感染的。

        在一一回答了督师的问题后,方存志禀报道。

        “督师,这是千载难逢的良机,现在建奴上下全都被瘟疫困扰,督师只管派大军直取盛京,身染重疫的建奴又岂是督师的对手,到时候辽东就可重归我大明了。”

        作为辽东人的方存志当然希望官军尽快收复辽东,他自然也就可以重回沈阳老家了,不过位卑言轻的他在说完这番话后,换来的不过只是轻飘飘的一句。

        “嗯,本督师知道了,兵家大事,本督师自有打算。”

        袁崇焕随口说道。

        “你们此次为国家立下大功,本督师自会向朝廷为你们二人领功,来人,赏两位白银五十两!领他们下去好好休息。”

        等那两位从盛京回来的锦衣卫探子下去后,一旁的梁稷便喜笑颜开的说道。

        “恭喜督师,贺喜督师。”

        梁稷是他的幕僚,当初他出任督师时,梁稷与几名同乡前来为他祝贺时,又留在他身边充当其幕僚,一直深受袁崇焕的信任,在历史上,正是他在南京弘光朝廷利用职务之便主持对袁崇焕案的“翻案”。他的话音刚落下,邓桢也跟着恭喜道。

        “督师,此事可是大好事啊,现在建奴为瘟疫所困,一场大疫之后,想来其国中军民必定是十室九空,到那时,督师再挥师东进,收复辽东便指日可待了!”

        袁崇焕却皱眉说道。

        “道理是这个道理,只是……”

        看着梁稷、邓桢两人,他又说道。

        “现在魏阉借口王恭厂逆案,肆意抓拿东林党人,而袁某人虽不是东林,但却与东林诸人关系匪浅,现在魏阉不惜以酷刑逼供,令被捕拿者攀咬他人,要是攀咬到袁某,只怕……袁某就再无机会收复辽东了!”

        袁崇焕的话,让梁稷、邓桢两人的眉头顿时皱成了一团,他们当然知道发生在京城的“逆案”,也知道现在魏阉在四处抓人,自然也担心过袁大督师会牵涉其中,一但被他人攀咬牵涉其中,到那时,等待袁督师的又会是什么?

        “非馨,你说此事应该如何处置?”

        “这……”

        沉吟片刻,梁稷说道。

        “督师,如果想避免为此事拖累,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哦?什么办法?”

        “发兵!”

        “发兵?”

        邓桢急声道。

        “按他们所说,现在辽东遍地皆是尽染瘟疫之人,冒然出兵,那岂不令军中士卒自寻死路?”

        “只要抓住这个机会,收复辽东,即便是有人攀咬督师为东林,又能如何?”

        梁稷没有回答邓桢的问题,在他看来……那些士卒的性命,压根就不重要。

        “收复辽东,功高盖世,非此功不能保督师!还请督师早日决断,目下可是收复辽东的大好时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