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海贼王在线阅读 - 第184章 深入敌后 (祝大家除夕快乐!)

第184章 深入敌后 (祝大家除夕快乐!)

        逃!

        很多人都逃走了!

        每天都有人出逃,那些平素在战场上悍勇非常,杀人如麻的女真人,面对瘟疫带来的死亡,在无能为力的时候,他们都变成了一个个懦夫,选择了逃走。

        既然是上苍的天罚,既然是老天,不让他们待在汉人的土地上。那就离开这里,回到建州,回到他们熟悉的白山黑水吧。

        这样总能逃过一劫吧?

        手中拿着火把的卫齐,看着自家的宅子,双眼中充满了绝望,他的儿子死了,接连死在了这场瘟疫中,女人也死了。几个儿子,只剩下鳌拜一个人,可即便是如此,也就只剩下一口气。

        “阿玛,俺,俺不想死,不想死……”

        尽管烧的迷迷糊糊的,可鳌拜仍然想要活下去。

        “你死不了,死不了的,阿玛带你回建州,回到祖宗的白山黑水,到了那,你这病也就好了……”

        卫齐大声嚷嚷着,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染上天花,但是在他看来,这么多人染上天花,肯定是因为上苍的惩罚。

        回到祖宗的白山黑水,这病自然也就好了!

        不知道是谁如此传说着,一开始没有人信,可面对一家家死绝的境遇,有的人宁可信其有了,卫齐同样也是如此。

        “主子,放过奴才吧,放过奴才吧……”

        紧闭的院门里,那些汉人阿哈不断的哭求着,他们祈求着主子开恩,放他们一条生命,可卫齐却像没听到似的,仍然把火把扔到了柴堆上,大火很快就点燃了他家的宅子,在烈火中,汉人阿哈们惨叫着。

        但卫齐却只是连眼都不眨的看着这一切,听着那些人的惨叫,他在心里暗自祈祷道。

        “上天啊,你看,我把这些汉人阿哈都烧给你做为贡品,你保佑咱回到白山黑水,保佑咱儿子活下来吧……”

        既然要走了,这些汉人阿哈也就没有用处了,杀了吧……同样的一幕在各地上演着!

        在烈火中,卫齐赶着马车,带着病重的儿子,不顾一切的沿着年久失修和官道向着北方,向着三万卫废墟走去,只要出了三万卫,往北,那里就是建州了,就是他们世世代代生活的白山黑水了……

        一辆辆马车驶离了那些旗庄,在他们的身后,一道道烟柱升腾着,旗庄被他们焚毁了,不知多少汉人葬身在这片火海之中。

        没有人在意这些汉人的性命,对于女真人来说,这些汉人阿哈就是奴隶,就是会说话的牲口而已,现在,既然不需要再种地了,那也就没有必要让他们活着了。

        死亡!

        面对这场前所未有的瘟疫每一个人,都做出了他们的选择,有的人选择了逃离,有的人则死在了家中。

        当然了,后金发生这么大的动静,宁远方向的明军不可能没有觉察到动静,但是他们却并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只是从只言片语中得知那里发生了瘟疫,至于盛京发生了什么,无人知晓,毕竟,那里是建奴的腹地。

        天渐渐的亮了起来,一抹薄薄的朝阳从远处的地平线上缓缓升起。辽阔的辽河平原上生灵开始苏醒,鸟儿在远方的林中欢唱,虫儿在草间鸣叫,曾几何时,这里是一望远际的农田,而现在却是一片茂密的荒原,足有半人深的野草间总是会有野马、鹿群奔走,少不得的还有狼群。

        在弥漫着薄雾林间,几匹马在那自由自在的吃着草,而在不远处的一堆篝火旁,两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他们光秃秃的脑袋后面,只有一片小孩巴掌大的头发扎成一根细如鼠尾的小辫子。

        他们就这么静静坐在草丛里,其中一个年青人望着远处从天际间跃起的红日,他的心情似乎非常不错。

        “柱子,在想啥呢?”

        方存志问道。

        柱子回头看着方存志,答道。

        “方大哥,你说,建奴的这场瘟疫之后,还能剩下几个活人?”

        “剩下几个活人不知道,可就盛京那副鬼样子,现在官军打过去,我敢说,能提得到动枪的,没有几个!”

        方存志笑逐颜开的说道。

        “老天爷保佑啊,这次建奴那里发了这样瘟疫,听说就连老酋也染上了瘟疫,十室九空,这次都不用官军打,他们自己个就玩完了,咱们只要把这个消息带到宁远城,就是大功一件!”

        “可不是,不但老酋染上了瘟疫,就连同那些旗庄里的建奴,也都被吓倒了,纷纷舍家弃业的往北逃去了!”

        他们两人是潜伏在盛京城的锦衣卫,这些年一直在那这搜集情报,这场大疫他们也死了不少人,不过他们两个还是逃出了盛京,这一路上他们就这样昼伏夜行,小心翼翼地前进。一路上,他们发现不少建奴已经出逃了,对于这一切他们自然感到非常惊讶,但是更多的却是欢喜,这是第一次,他们看到了希望,收复辽东的希望。

        “哼哼,十室九空,那么多人染上瘟疫,等到大军打过去的时候,那些建州鞑子想守住辽东,无异于痴人说梦。”

        方存志站在他旁边,微笑着说道。

        “大哥,你说等到时候,咱们是不是就能回家了……”

        突然,年青人愣住了,那双满是憧憬的眼睛里,又迸发出难掩的痛苦,回家,家里还剩下什么?

        或许房子还在,可是人呢?

        爹死了,娘也死了,至于兄弟姐妹,被建奴掠去当了包衣奴后,是死是活,也不知道。甚至就连同祖坟,这几天的风吹雨打的,也早就平了,即便是回去,恐怕也找不到了。

        家……又在那啊!

        “哎,柱子……”

        张张嘴,方存志没能说出话来,他只是恶狠狠的从火堆里拿起一块烤肉,大口的吃着,在撕咬着肉的时候,双眼中迸发出的却是难以掩饰的恨意。

        “走,这里离开宁远,最多只有一百多里,咱们赶紧的,争取今天就把信带去,让督师早点率领大军收复辽东。”

        说罢,两人就跳了上马,朝着西匆匆赶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