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海贼王在线阅读 - 第183章 天神的诅咒 (第二更,求订阅)

第183章 天神的诅咒 (第二更,求订阅)

        虽然是朗朗晴日,可是盛京的大街上,却空无一人,非但见不着百姓,就连静街戒严的兵丁也看不到了,而在这空无一人的街巷之中,隐隐约约传来一阵唱念之声:

        “不用掐不用算,天命不过十一年,昨天奴逞凶,今日遭天遣……”

        这声音,盘旋在这座宛如死城的上空回旋着。似乎这儿在唱,那儿在唱,似乎人人都在唱。

        没有任何人知道,这句童谣是从什么地方唱出来的,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首“谶言”式的童谣,征兆着不祥,征兆着灭亡。

        如果是在一个月前,在盛京城里头是没有人敢传这样的“谶言”的,但是眼下,一切都变了,不过只是短短半个月,盛京城就成了一座死城,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人感染天花,每天都有人死去,甚至已经到了无人收尸的地步。

        正是盛夏,那些无人收扰掩埋的尸体,迅速的腐烂,并且散发着一阵阵恶臭,苍蝇在嗡嗡作响,不知多少病重的人,就那样眼巴巴的看着妻儿老小死于天花的折磨,然后又一点点的腐烂,变成肿胀的散发着恶臭的尸体,然后趴满苍蝇,又过几天,成片的蛐从尸体中爬了出来,尸水流的遍地都是……

        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

        尽管这场瘟疫之中,那些汉人奴隶们也没有逃脱,可是他们仍然欢喜的吟唱着,似乎只有如上才能喧泄他们内心中的怒火与苦难,是的,他们遭受了太多的苦难,

        他们的杀人被建奴杀死,自己沦为建奴的奴隶,他们为了活命只能苟延残喘,而现在,面对死亡,尤其是所谓的“主子们”一个个的染上天花,在苦痛中一个接一个的死去,他们只觉得这一切都是报应!

        是的,是报应!

        是老天爷的报应!

        “昨天奴逞凶,今日遭天遣……”

        这是天遣吗?

        在人们的欢唱中,就连建女真人自己也怀疑起来了,他们不能不怀疑,过去,他们没有追随努尔哈赤反明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们从来没有碰到过天花。

        其实,即便是传染了他们也不知道,往往是一个部落都死绝了。就像北美那边一样,那些人口只有一两百人的部落,一场天花就能夺走所有人的性命。

        眼下,这里同样也是如此。

        面对一个又一个人死去,那些在杀人如麻的女真人也被吓到了,对死亡,尤其是对于瘟疫给家人带来的死亡,所产生的恐惧,让他们无不是心生绝望,即便是最勇猛的巴图鲁,也无法抵挡瘟疫的袭击。

        在瘟疫中,他们的家人,包括他们自己,只能眼巴巴的等死!

        这是上天的诅咒!

        是对他们这些女真人的诅咒!

        萨满法师跳起了大神,可即便是如此,也无法挽救死去的人,甚至就连同萨满法师也感染了瘟疫,而在他们染病后,陷入高烧中他们嘴里只是不断绝喃喃着。

        “天罚,这是天罚,是苍天对女真进入汉地的天罚……”

        恐惧!

        前所未有恐惧随着萨满法师们在临死前的绝望的喃语,而在所有人的心里漫延着,非但寻常的八旗兵丁如此,甚至就连所谓的大金国大汗努尔哈赤,也已经是病入膏荒,浑身长满痘毒的他,绝望的躺在床上,对侄儿阿敏吩咐道。

        “去,去祭天,祈求苍天保佑俺,保佑俺……只,只要苍天愿意,愿意让俺康复,俺愿意撤回建州,撤回建州,永,永世不入明土……”

        面对死亡,即便是努尔哈赤,也害怕了,他害怕的不是自己的死去,而是成千上万的女真人死在这场瘟疫之中。

        他实要是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场瘟疫会在一夜之间感染这么多人。

        在这个没有流行病调查的时代,没有任何人能推测出这场瘟疫是如何发生,是如何大爆发的,也正因如此,才会有人觉得这是天遣!

        是上苍对女真人攻占明土的惩罚。

        就连努尔哈赤也相信,这是天遣。

        不能啊……

        没有人敢说,因为这关系到大汗的性命,他们害怕一说出来,就会被当成诅咒。

        实际上,他们中的不少人,自己也觉得这事实在是太蹊跷了,蹊跷的有些匪夷所思。要不然怎么会一夜之间就传遍了整个大金国呢?

        当然了,他们就是想破脑子也想不到,这会是一场人为的瘟疫,毕竟,对于这个时代的人们而言,天花作为武器,本身就是出乎人们想象的事情。即便是想到了,他们也不知道,是通过什么手段传染的那么多人。

        当人们在现实中寻找不到答案的时候,只能往鬼神之力中去寻找,况且,这些刚刚走出白山黑水的建奴野人,本身就没有文明可言,他们早就习惯了鬼神之力,习惯通过萨满法师向上苍寻找答案。

        似乎天罚,这才是最好的答案。

        对于努尔哈赤来说,这也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后一个办法,对生的渴望,让他派出了他的侄子阿敏,代表自己,手拿祈词,前往天坛,乞求天神和祖宗保佑。甚至就连同努尔哈赤的祭文中都如实的说出了他的忏悔:

        “上苍和祖宗:你们的子孙——努尔哈赤·爱新觉罗,如今已经病倒了。”

        当然了,这里不能说是上苍的惩罚,要换一个词。

        “咱给得给你们立像祭祀,请求你们发发慈悲,保佑俺的病快点好起来……等俺康复以后,就回到白山黑水里,以后每个月的初一、十五,都祭祀你们,年年月月都不断绝……”

        祈求过上苍的原谅之后,在萨满法师跳着大神的吆喝声中,他们又是杀牛,又是杀羊的祭祀神灵。

        在篝火中,那些面戴面具的萨满法师围着篝火跳啊,蹦啊,而周围的女真人无不是跪伏于地,在那里祈求着上苍的保佑,祈求着上天收回惩罚。

        而与此同时,还有一些女真已经绝望逃出了盛京,对死亡的恐惧,让他们选择逃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