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海贼王在线阅读 - 第172章 朱由校的工具人 (第一更,求订阅)

第172章 朱由校的工具人 (第一更,求订阅)

        次日,和往常一样,在听着司礼监秉笔太监王体乾念奏折时,朱由校仍然做着他喜欢的工匠活,似乎他从来都不喜欢朝政,但,他每天都让王体乾念奏折给他听。

        “又有人弹劾魏忠贤借逆案,大兴冤狱了。”

        将手中的工具一丢,朱由校问道。

        “体乾,你怎么看?”

        “皇爷,老奴只管按皇爷的吩咐办事。”

        王体乾鞠着腰身说道。

        “那,你就去趟魏忠贤那,把那几份折子给他,他知道该怎么办。”

        这几份奏折到了魏忠贤那,会引起什么后果,朱由校非常清楚。但这正是他要的结果。

        做为皇帝,他确实做到了世宗、神宗那两位没有做到的事情——把文官集团变动玩物。他就像是一个导演似的,远远的看着,看着那把刀去剃清文官集团。

        皇帝不能随心所欲,众怒难犯之下,不能把自己处于众叛亲离的地位。

        但是有的人却可以为所欲为,只要给予他权力就行。

        对于出身市井的魏忠贤来说,他打击对手从来都没有底线的,他也不需要遵守所谓的“文官底线”,什么流放啦,什么罢官了。

        实在是太寻常了,对于魏忠贤这种曾于市井混迹多年的人来说,他知道那些人一但东山再起意味着什么。

        死路一条!

        别人死好过自己死。

        这样的人,正是朱由校所需要的,他需要这位东厂主事去办这些事情。

        “老奴遵旨!”

        看着王体乾,朱由校叹道。

        “体乾,让你委屈了。”

        朱由校说的委屈,指得是王体乾在魏忠贤面前的地位,实际上,根据惯例,担任司礼监掌印太监的王体乾,职位在东厂主事太监之上。

        唯独到了王体乾这,却发生了变化,他甘居魏忠贤之下,所以魏忠贤毫无忌惮。杨涟弹劾魏忠贤的奏疏进呈后,朱由校命王体乾朗读,王体乾略过奏疏里重要的话不读,于是杨涟受到谴责。外人都将此事作为证据,证明此人对魏忠贤的依附是明目张胆的。

        可就这么一位“蒙蔽圣听”,而且稳居魏忠贤头号心腹的角色,在崇祯继位后,也不过只是革职回家而已,而魏忠贤其它的心腹却是一下被杀。

        为什么他活了下来?

        因为这个司礼监掌印太监,压根就是奉天启皇帝的令,听命于魏忠贤的。

        嗯,天启在魏忠贤那玩起了无间道。

        “给皇爷办差,谈不上委曲!”

        王体乾笑道,

        “倒是皇爷,天下有谁懂得皇爷的心思,知道皇爷受的委屈,老奴的这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

        看着皇爷,作为其心腹之臣的王体乾自然知道,皇爷这几年在想什么,遭了多少累,又给自己揽了多少污名,为什么会这样?

        不还是为了大明的天下吗?

        “哎,与天下相比,这又算得了什么?”

        朱由校长叹道,

        “再等等吧,体乾,再等几年,等几年……也就差不多了,到时候,你也不用像现在这样奉诚着他了,被人那么使唤着,确实挺不舒坦的。”

        “老奴等着呢!等着皇爷中兴咱们大明朝呢!到时候,皇爷也能轻松一些了。”

        王体乾的话,让朱由校笑道。

        “其实,现在倒是挺轻松的,我这个皇帝,也就是玩玩木匠活而已。”

        说罢,他就将桌上的工具拿到手里。

        “可木料用上之前,要先削平了,自己用手削,非但削不动,而且可能会伤到手,还是得用刨子啊,你去吧……”

        看着皇帝用刨子轻松的剃平了木方,王体乾心底微微一笑。

        他知道,魏忠贤就是陛下手中的刨子。

        只是很多时候,刨子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他们只以为自己足够锋利,能刨平世间一切,却完全不知道,刨子所有力量都来自于主人。

        在主人弃之不用时,所谓的刨子,也就是被扔到炉膛里头升火的材料罢了。

        又一次,王体乾亲自来到东厂,隐约的他似乎听到了一阵阵惨叫声,对此他就像是没有听到似的,径直去见魏忠贤。

        这边一见面,那边刚把奏折交给他,就听魏忠贤冷笑道。

        “就那些人,居然还想造咱家的反,这事再简单不过,无非就是在口供上加几个名字而已!”

        在自己人面前魏忠贤当然不知道掩饰什么。

        “就是,不过就是自不量力而已。”

        王体乾说道。

        “厂公,不知道厂公又审出了多少案犯?”

        “又有十几个人招了,他们咬出了六十多个同党,其中有十几个在南京那边为官的。”

        魏忠贤面露微笑,想起另一件更开心的事的他,不禁说道:

        “对了,南京那边这次也咬了人出来,上次咱把不少人都赶到了南京,他们到了那边也不知愧改,可恶的是他们还在奏疏中大骂我等是奸佞,真是岂有此理!这次正好了,把他们一网打尽!”

        点点头,王体乾说道:

        “朝臣和地方大员们一直都有联系,不过这事厂公得谨慎一些,毕竟地方大员毕竟是封疆之吏。”

        魏忠贤轻蔑地道:

        “哪里是什么大员?也就是一些闲散官儿,这些人正好一网打尽了,咱家也乐得清静了。”

        说到这儿,脸色渐渐发青的魏忠贤,满面怨毒地说道:

        “最可恼的就是这些人,他们在地方上污名咱家,败坏咱家的名声,也不看看他们一个个的办了什么事,这次非但要把他们给一网打尽了,就连同上次的那些漏网之鱼,也要一网打尽了!”

        瞧着魏忠贤手掌按在桌上,额头上青筋暴起的模样,王体乾心知,这位九千岁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而这正是皇爷需要他做的事情。

        “厂公,一网打尽归一网打尽,不过要是杀的人太多,皇爷那边恐怕也不好交待啊。”

        王体乾提醒道,他知道陛下需要那把刨子,可也觉得不能杀太多的人,毕竟,杀的人太多,有时候不见得能解决问题。

        魏忠贤笑道。

        “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办!等回头我会向皇爷禀报这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