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海贼王在线阅读 - 第159章 大旱之年(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第159章 大旱之年(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北港宣慰司!

        流放北港!

        可不就是等到流放到异国他乡!

        流放到那鸟不拉屎的地方,想要东山再起?

        可能吗?

        众人脸上露出一丝喜色时,田尔耕又说道。

        “搁咱们大明,无论是云南也好,贵州也罢,他们总有起复的一天,他们总能和亲朋故旧写信联络感情,他们的子孙总有参加科考的时候,而且还很容易考回来,毕竟,那边的士子水平比不上江南,比不上中原啊。可北港却不一样,那地方孤悬海外不说,岛上还是瘴气横行、遍地野人,他们到了那地方,生死尚且不知道,但和故旧亲朋肯定也就断了联系,我觉得,没有那个地方比那更好的了,诸位以为呢?”

        许显纯立即眉开眼笑地道:

        “田都督说的是,可不就是这个道理,到时候,他们肯定回不来的,即便是有人让他们回来,没有施大人的同意,他们也是回不来的。”

        “可不是,施大人,那也是自己人啊!”

        田尔耕笑道。

        这就是他的小心思,其实打从魏忠贤把施奕文塞到锦衣卫,他的心里就暗自警惕起来了,他把侄子塞进去时,田尔耕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施奕文却不同,这会不会是九千岁想要掌握锦衣卫?

        这事不能不防着!

        但还不能防的太明显,思来想去的,田尔耕就来了个曲线救国的办法——把施奕文扔的远远的,他不是北港宣慰使吗?就让他滚回北港去,到那边为九千岁办事。

        你看,咱多替九千岁考虑。

        “就是,就是,他们想回来,那也得坐船,在海上跑上个十天半个月的才能回来,万一船要是沉了……”

        不得不说,没有谁不会举一反三,只要稍微一想,就能想到其中的好处。

        流放北港,对他们百利而无一害啊!

        甚至冯铨他们都开始盘算起那些人的家业了,把人都流放了,那岂不是说,他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吞没那些人的家业。

        这……好事啊!

        “这倒是也不错。”

        魏忠贤想了想又问道道:

        “施奕文还没从山西回来吧?”

        田尔耕说道:

        “还没有,不过,应该也快回来了,毕竟,他也就是到那边巡视了一圈,兴许,这会正在路上呢。”

        “嗯,他回来后,冯铨你辛苦一趟,去和他谈谈,这件事,让他务必办好了,告诉他,将来有机会,有咱家在,他加官进爵还早着呢。”

        毫无疑问的,魏忠贤做出了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对了,还要和他说,这流放啊,肯定是不会让他吃亏的,朝廷会给他银子的。”

        “下官明白。”

        冯铨微微一笑,看着田尔耕时,心里暗自想到,姓田的果然是好手段啊。

        往后得小心一点。

        随后众人又商议了一会才散去,在离开九千岁的府邸时,冯铨抬头往天上看了一眼,然后自言自语道。

        “好了,往后大明朝能清静一阵子了……”

        与此同时,施奕文一行人已经快靠近京城了,想要透透气的他,并没有坐马车,而是选择了,骑马上的他,偶尔他会把目光投向官道两侧的田地里。

        瞧着干涸开裂的土地,施奕文的眉头时而紧皱。

        打从来到京城之后,无论是在京城,还是在山西,他就没碰到什么雨水,顶多也就是湿湿地皮的雨水。

        “大人,今年的年景不好,你看这地旱的。”

        见佥事大人盯着两边的田地,徐闻涛随口说道。

        “徐百户,瞧你说的,那里是今年年景不好,分明就是一年不如一年。”

        “可不是,这天是一年比一个冷,一年比一年旱。”

        虽说那些锦衣卫都不是庄户人家,可他们经常外出,当然也知道是民间的情形,什么大旱了,什么颗粒无收啦,什么卖儿卖女,甚至易子相食,

        从他们的口中,可以了解到,在毁灭性的崇祯大旱之前,在天启年间,旱情就已经在北方各地上演了,只不过在崇祯后那场大旱更为惊人,更具毁灭性,从北到南,几乎涉及到所有的省份。

        那一场持续几十年大旱之中,会有多少人死去?

        听着他们讲述那些人间惨剧时,施奕文的眉头越皱越紧,骑在马上的李桂奇则说道。

        “大人,要是这样的话,还不如把那些灾民都接到北港,咱们那边地多,再怎么着,也不至于饿死吧。”

        “就是啊,大人,把他们接到北港,总能有条活路……”

        “是可以接过去一些人,只是,即便是北港,也容不下那些人的,”

        施奕文比他们都清楚,那场大旱的规模之大、持续时间之长,涉及地域之广,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崇祯大旱,启于陕北,终于江南,前后持续近四十年。仅靠一个北港,又怎么能吸纳那些灾民?

        如果,算上整个东南亚呢?

        可问题是朝廷会同意他们出海吗?

        移民,尤其是大规模的移民,非得有朝廷的支持不可,可怎么样才能获得朝廷的支持吗?

        这一路上,施奕文一直紧锁着眉头,因为他的心里很清楚那个问题的答案。

        或许,他能趁着毛文龙养不活那么多辽东难民的机会,把辽东难民送到北港,甚至送到会安、送到湄公河三角洲,可是面对大陆的数千万难民,又该如何救下他们呢?

        注意到施奕文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骑在马上的李婉清双眸向着南方看去,主动说道:

        “不知施大人什么时候回北港?”

        “回北港?”

        “是啊,小女子只盼着能早日与大人扬帆远航,去瞧一瞧那北港是什么模样,李大人他们说和江南一般,可江南我也没去过。”

        李婉清为什么会提北港,并不是对那里好奇,而是因为那里是她唯一的活路啊。留在京城她就是隐患,可到了北港却不一样,那里毕竟是天高皇帝远。

        “先回京城吧。”

        看了眼李婉清,原本心事重重施奕文长叹口气。

        罢了,想那么多又有何用?

        还是先回京城吧,也不知道,那边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