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海贼王在线阅读 - 第139章 小媳妇魏忠贤(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第139章 小媳妇魏忠贤(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简直就是人困送枕头!

        在得到沈鹏的禀报之后,魏忠贤不由的一阵激动!

        “刺君!”

        宦海浮沉这么多年,魏忠贤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样的大案,不仅能让他名正言顺的抄晋商的家,发晋商的财,更重要的是,还能顺便打击一下东林党。

        “要怪,就怪你们太不识相!”

        魏忠贤在心里自言自语道。

        其实,原本的他还盘算着仅仅只是凭借那一份口供,大抄晋商的家,会不会引起百官,尤其是东林党人的反弹,打从两年前打击了东林党,送了一些人见阎王之后,虽说东林党是被打垮了,砍头的砍头,罢官的罢官,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朝野之中还是有不少东林党的,而且还有一些人是难免兔死狐悲,开始蠢蠢欲动了。

        原本的还愁着没机会收拾他们,现在正好了!

        这些个间细想要谋害陛下,这可是刺君逆案!

        这样的案子,任谁都不敢遮掩,有了这个案子,他也就多了一个打击东林党人的机会。

        “勾结建奴,里通卖国,谋害君上!”

        接连几个词从魏忠贤的口中道出时,崔呈秀这位兵部尚书只觉得后背都冒出了冷汗,他是所谓的“阉党”不错,可他怎么着也没想到,九千岁居然会这么狠,这一招,是要命的招术啊。

        “九千岁,这,这、晋商和那些刺客勾结,倒也能说得过去,不过,说那些人勾结会不会,会不会有些太莫须有了。”

        那怕就是崔呈秀也觉得这个帽子扣的有点大,东林党人戴不住,

        “没事,晋商在扬州做盐商的也不少,那些奸商和东林党之间联系也是非常紧密的,我敢说,只要查下去,肯定能查到他们勾结的证据,这一次,咱们要利用这个案子,把他们来个一网打尽!”

        魏忠贤皮笑肉不笑说道。

        对于出身于市井的魏忠贤来说,他在官场上的手腕就是从来不遵从那些文官们制定的规矩,他的规矩就是无所不用其极,只要能达到目的就行。

        “这些年,他们就什么清议不清议的,可你看看,这些年,打从神宗那会,咱们大明朝廷让他们折腾成会什么模样了?外人说咱家贪银子,咱家是贪了点,可咱家心里头还有大明朝呢?还寻思着为大明朝做事,可不像那些人,嘴上说着的一个比一个清高,可办起事呢?一个比一个滑头,要是让他们当了大明朝的家,大明朝,非得完了不可!”

        顿了顿,看了眼崔呈秀,魏忠贤说道。

        “老崔啊,咱家建议皇爷调你到兵部,就是为了给朝廷办事的,你说辽东那边差军饷,咱家安你的心,说这军饷咱家来想办法,你瞧,这不就是送上门来的银子,你说咱家容易吗?为了朝廷的事,受尽了委屈,让那些人骂了祖宗八代,结果呢?……”

        说出这番话时,魏忠贤只感觉自己委屈的就像个小媳妇似的,那副模样,当真是看着辛酸,闻者心痛,毕竟人家是在为国受尽委屈不是,反正一句话,他魏忠贤是忠君爱国,至于那些东林党人,都是什么玩意。

        嗯,勾结晋商,勾结建奴。

        过去,他没有什么证据,只能靠着江湖的手腕和他们硬斗。

        可是这一次却不一样啊!

        那些晋商把证据都送上门来了,只要把他们和东林党联系在一起,这件事可就成了!

        刺君!谋逆!

        这样的大罪,谁都开脱不了。

        “九千岁劳苦功高,他们又有几个人能体谅九千岁的一番苦心。”

        崔呈秀急忙拍起了马屁来,那怕是他觉得这事玩得有点儿悬,可其中的好处确实很多啊。

        公公确实辛苦了!

        “哎,都是为了皇爷的差事,谈不上辛苦,皇爷把差事交给了咱家,咱家要是不去办的话,还能指往谁呢?罢了,罢了。咱家的苦处就不说了,对了……”

        想了想,魏忠贤说道。

        “这件事那个施奕文也出了不少力,算起来,他可是立了大功的,要不是他机警,恐怕还真让建奴得逞了,咱家办事,一向公允的很,有功必赏,你看,这件事怎么个赏法?”

        听着九千岁的吩咐,崔呈秀倒不觉得他是在说场面话,九千岁办事公道,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只要尽心给他办事,肯定是会有好处的。

        “这个,上次毛文龙的折子里说他捐粮有功,虽然他的粮不是直接捐给朝廷的,可能捐出来两万五千石粮食,确实也是一片赤胆忠心,按朝廷历来的规矩,纳粮捐职大抵上也就是授个武职,先前商量的是授他军职千户……”

        不等他说完,魏忠贤就冷声道。

        “千户,当真是欺负人家是从海外回来的,不懂规矩是不是?景泰年间的时候,朝廷不就因为灾害严重,准湖广军民有能纳米五百石者授军职百户,八百石授千户,人家捐了两万五千石粮食,他们倒好,就议出来一个千户,传出去,也不怕天下人心寒……”

        其实,原本对于魏忠贤来说,什么千户、万户的和他关系不大,毛文龙的折子到了朝廷时,廷议封赏时那些人也就议了个千户,魏忠贤自然授意人借机挑了些事端,甚至就连施奕文这次进京,也和朝中对他嘉奖的争议有关。

        “九千岁,旁人不怕天下人心寒,这边九千岁您不是的为他主持公道,这才授他个指挥佥事嘛。”

        “那是过去!”

        魏忠贤摇了摇头,然后说道。

        “那个指挥佥事,是他上次的功劳,这次他也是为国立下大功的人,算起来,要是没有他,这次就让那些间细得逞了……”

        其实指挥佥事已经不小了,大明朝开国以来捐纳的官儿,那怕就是武职,也没给过这么大,那怕这个武职还是不领俸禄的虚职,可虚职也是官职啊。可问题是在魏忠贤看来,这次既然施奕文立下了大功,那就好好的嘉奖一番,有些事情总是需要做给别人看的。

        想了想,魏忠贤又说道。

        “这样吧,你去和田尔耕那边打个招呼,把施奕文的军籍迁到锦衣卫,然后抄范家的时候,让他去抄,什么意外发现,要是我没猜错的话,那小子肯定和范家有旧怨,所以才盯上了范家,给他一个出气的机会,况且,这抄家如何拿肉,难免手上能沾点油水,咱家待他也算不薄了吧!”

        在魏忠贤的观念之中,只要是有人为他干活,他就绝对不会让他们吃亏,而且也会想办法给他们一些好处,当然了,这些好处不是国家的就是别人的,慷人之慨嘛,其实即便是这种事情,也不见得是谁都会。

        “九千岁仁义,姓施的那小子能得九千岁的赏识可是祖上烧了高香了!”

        崔呈秀连忙恭维道。

        “什么烧高香不烧高香的,那小子有功,咱也不能让人家心寒不是,咱干事得公道!要不然你们一个个的指不定心里都说道着啥呢。”

        魏忠贤又看了眼崔呈秀,然后说道。

        “不过,这个赏归赏,人家的功劳可不能埋没了,要不然,外人该说我魏忠贤做事不地道了。官面上的事情,你们看着办,官大官小,不就是个官嘛,你回去之后好好想想,该授他个什么官职,可不能让有功之臣心寒啊。对了,你可以和首辅商量一下,他们心里肯定也有主意……”

        说罢他的眼睛眯成了一缝,冷笑道。

        “这边也要抓紧了,咱家一会去见陛下,省得惊了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