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海贼王在线阅读 - 第128章 灭绝 (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第128章 灭绝 (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看着施奕文用细针从碗里沾了些水,颜如玉诧异道。

        “施大哥,这,真的能治天花?”

        “治不了天花,但能保证你得不了天花!”

        说着话,施奕文就用沾上牛痘病毒的稀释汁液的针,轻轻刺进颜如玉的手臂。

        手臂上的刺痛,让颜如玉的眉头一皱,侧头看着那根针。

        “哎呀,这,这样就行了?”

        “没错,这样就行了。”

        施奕文笑了一笑,然后看着颜如雪说道。

        “雪儿,你的胳膊也抬起来。”

        施奕文首先是给颜家姐妹种痘,毕竟,现在天花已经扩散开了,万一要是染上病的话。她们姐妹如花似玉的脸蛋变成了麻子,那岂不是暴殄天物。

        其实,那怕就是种痘的时候,施奕文都不知道这是不是牛痘,不过是牛痘的几率倒是很大,毕竟看起来和天花很像。

        当然除了她们和小月、泉水之外,施奕文还亲自给护卫队的官兵种了痘。

        “种痘能保证你们不会得天花!”

        尽管大家显得都很疑惑,但是面对生与死的选择,他们还都是选择了相信。

        过了几天后,种痘的反应在接种过的人身上显现了出来,有的人反应相对强烈一些,有的人反应却非常轻微。

        其实牛痘的毒性非常低,在人体的反应即便是最严重的人也很轻微,要不然也不会给幼儿接种,只有极少数的人反应比较强烈。

        陈德就是其中之一,在接种牛痘的三天后,他的手臂上长满了水痘,人也发了低烧。在陈德觉得自己染上天花之后,甚至都不需要别人招呼,他就直接了当的划着小船去了河口的河心岛上。

        “哎……”

        陈德的到来,让郑一官长叹口气。

        “三哥完了……”

        说罢,郑一官的心情变得沉重了,并不是因为陈德染上了天花而沉重,而是因为,现在整个北港上下,都对他郑一官恨之入骨啊!

        甚至就连他的心腹洪旭等人,看他的目光也发生了变化。

        一场突如其来的天花,改变了一切。郑一官怎么也想不通,他手下的伙计是怎么染上那种病的。

        最重要的是,现在大家伙儿都觉得是他郑一官故意把这要命的天花带到北港。就是为了害死施奕文。

        他们一个个的也不想想我郑一官哪怕就是再恶毒,也不能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吧。

        可这些话说出去,谁信呢?

        “大哥,这事,这事……”

        郑芝凤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让郑一官心恼道。

        “我弄这事?岂不是把自己也给害了!”

        说出这番话时,郑一官看着自家兄弟,他知道现在甚至就连自己兄弟也不相信自己了。

        哎,我做人做到这地步,也忒失败了吧。

        想到这里郑一官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冤啊!

        冤!

        真正冤的恐怕还是那些感染了天花的人,他们只能躺在床上等死,因为害怕他们传染其它人,他们就住岛上的一个角落里,住在四处透风的棚子之中,只有几个人在那里照顾他们,而这些人都一个特点,就是“麻子脸”,他们除了为他们做饭、送饭之外,每天还都从感染的病人身上的脓泡中挤出脓液,然后对他们的身体进行消毒,其实这也就是尽人事罢了。

        因为怕自己的病情传染到别人身上,上岛后,陈德也住进了草棚里。然后就这么等死了。

        其实这年月的天花就是如此,得了天花就是等死,等着老天什么时候收人。

        可三天后,负责照顾病人孙二等人就发现,陈德的情况和其它人不一样,他脸上身上的水痘都消失了,甚至病好了的脸上根本就没有出现麻子。

        得知这个消息后,施奕文立即赶到了岛上,等他到了岛上的时候,陈德已经被人给围了起来。

        “陈老哥,你这可真是妈祖保佑啊!居然这就么好模好生的渡了一劫”

        惊讶得合不拢嘴的郑一官有些激动的说道。

        陈德上岛的模样,他可是眼巴巴的瞧着了,那时候他脸上起了水疱,脖子上也都长满了,那时候他可是瞧得可是真真切切,现在陈德身上哪里还有一点儿得病的样子?

        “三爷,你老可真福气啊!哎呀,真是妈祖显灵啊!”

        一脸不解的陈德疑惑道:

        “这可真奇了怪怪,刚开始我的身上确实长了痘,跟得了天花一模一样,可后来不知怎么的水泡就退了,都不见了对了……”

        看到施奕文过了,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陈德说道。

        “施公子,前几天你说给我种的那个什么痘,是不是种了它的关系?”

        什么!

        郑一官惊讶的看着施奕文,惊讶道,

        “总管能、能治好天花!”

        施奕文摇了摇头说道。

        “染上天花的病人,我治不了,但是却可以预防,可以让没感染的人,感染不上天花。”

        看着安然无恙的陈德,施奕文的心里总算是长松了口气,他这几天一直和天花病人住在一起,至少证明了一点——种牛痘确实可以防止感染天花。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是再简单不过,就是给没有感染天花的人接种牛痘,加了加快接种速度,施奕文甚至还特意教授了一些人种痘的办法。

        在北港上下接种牛痘的同时,塞巴斯就派人上门求助了,相比于北港,天花病毒在番社的传播更为惊人,也更为致命。

        对于塞巴斯的求助,施奕文并没有拒绝,甚至还亲自带着一瓶牛痘到番社里亲自给没有感染的番民种痘。除了种痘之外,他理所当然还带了一些药材。

        对于施奕文来说,他清楚的知道,这是笼络番社的机会,毕竟,对于北港来说,这些熟番将是他征服台湾的最大助力。

        而等到他来到番社的时候,眼前触目惊心的一幕,着实让他吓了一跳。

        番社的场中摆满了尸体,尸体一具挨着一具,曾经人口足有上千人的番社中,站着的人只有区区两三百人。

        “施公子,不过十天,社里就有一半的人染上了瘟疫,现在社里没染上的只有不到三百人,还有一些人逃了,逃到山里头了,他们觉得是汉人从海上带来的瘟疫,只要逃到没有汉人的地方就不会感染瘟疫……”

        巴里斯的解释,让施奕文的心里一沉,有人逃到了山里!其中肯定也有人已经感染了,他们到了山里势必会感染其它的部落,这些番民对天花完全没有一丝的抵抗力,毕竟,他们过去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种病毒。一但扩散开来,几乎是必死无疑。就像美洲的那些印弟安人一样,感染天花后往往都是一个部落,一个部落的死去,不知道多少部落,多少印弟安人就那么悄无声息的死在从未曾见过的疾病之中,对于那些从来没有感染过天花病毒的部落来说,天花无疑就意味着灭绝,不知道多少民族甚至就是那样,悄无声息的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