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海贼王在线阅读 - 第127章 天花(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第127章 天花(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看着大家伙看待自己的目光发生了变化,甚至有些人一副恨不得食其骨的模样。

        郑一官这下真的害怕了。

        怎么可能不害怕呢?现在的他,可是犯了众怒。指不定会被众人用拳头捶死。

        在这些人中,只有眼前的这位大总管能救他的命,他可是大总管,可不能随便杀人啊。

        连连摆着手,郑一官眼巴巴的看着施奕文。

        想要抓住这根救命稻草。

        什么是众叛亲离?

        郑一官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现在,那怕就是他最信任的心腹这会肯定也恨不得杀了他。

        屋子里人无不是怒视着他,现在任谁都不会再相信郑一官说什么,现在不少人,可是连想杀他的心都有了。

        “信与不信,不重要!”

        施奕文摇了摇头。

        “重要的是,现在,要是疫情扩散开了,死的就不仅仅是这间屋子里的人了,到时候,这北港还能剩下多少活人?”

        盯着郑一官,施奕文倒不相信他是故意的,第一,他脸上没有麻子,这意味着他没有感染天花,用天花病毒害人?他是想同归于尽嘛。

        他郑一官应该没有这个勇气。

        第二,他郑一官还没有聪明到知道用“生化武器”的地步,这个年月还真没有什么人有这方面的意识。

        相比有意千里投毒送花,施奕文更相信这是意外,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借题发挥。

        “恐怕到时候,能活下来个两三成人,都是老天保佑了,郑一官!”

        冷眼盯着郑一官,施奕文语气冰冷的说道。

        “到时候你如何向北港的数万父老交待!”

        郑一官傻了眼。

        不是傻了眼,而是被吓傻了。无论如何,他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众叛亲离这是必须的,更要命的是,如果这一切真的发生了,他郑一官必定是有死无生,那怕就是没染病,他也活不下来。

        就是周围的这些人要是染上了病,在他们临死之前,肯定也会把它给生吞活剥了。

        “大,大总管,小,小的真,真没有啊!”

        苦着脸,郑一官连连辩解道。

        现在别说是什么旧怨了,哪怕现在让他下跪磕头,他都会毫不犹豫的下跪磕头认主子。

        只要眼前的这位大总管,能保住他的性命。

        而郑芝虎也在一旁说道。

        “大总管,我哥他绝对没有害大伙的心思,这,这肯定是意外!”

        “就是啊,这天花要是散开了,我们哥三也活不下来啊!还请大总管明辩。”

        郑芝凤也跟着辩解道,不论是否愿意,他知道眼下他们哥三的性命在面前这位大总管的身上,现在就是他们哥三的救命稻草。

        面对现实,人妥协的最快,原本还是要讨个说法的哥三,面对众叛亲离的现实,一个个立马服了软,认了施奕文总管的地位,至于什么说法不说法的,反而不重要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保命。

        “先隔离吧!”

        盯着地上昏迷的患者,施奕文的心里是闪动着各种念头,一方面他知道这是一个机会,打击郑一官的良机,这个机会要抓住。

        但到底杀不杀他呢?

        施奕文的心里杀机一闪而过,其实如果天花的疫情扩散开了,不需要自己动手,都会有人杀了他。

        当然对于他来说,这同样也是一个天赐良机!

        一个笼络人心的天赐良机。

        “冯书吏,你领一百人,隔离船上的人,所有伙计一率不准下船,所有和下船水手接触过的人,一率隔离……”

        或许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他们并不能理解隔离的重要性,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隔离是防止传染病传播最有效的办法。

        而且让人庆幸的是,在河口附近就有岛屿可以就地隔离这些人。只要把他们送到岛上,就能够避免疫情的进一步扩大。

        “往后,移民过来之后,还是先在岛上隔离吧!”

        想到历史上有关明末瘟疫的记载,施奕文的后背不由的冒出一阵冷汗,这事可真要命啊。万一要是鼠疫什么的传播开,那可就全完了!

        往后一定要做好事前隔离,至少应该提前做好防范吧。

        ……

        因为郑一官带来的天花,让北港的这个春天,没有了什么春天的气息,愁云笼罩着整个北港。

        按照以往瘟疫爆发的经验,瘟疫必定会先传播开,然后再逐渐控制下来。但这次的瘟疫似乎不同,尽管在接下来的几天中,又有十几个人感染了天花,但是因已经作好了隔离,预防瘟疫的准备,疫情仍然集中在河口的岛上,集中的水手之中。

        但是在十天后,在北港老寨还是出现了疫情。

        这下北港主寨彻底炸开了锅,家家户户关门闭户,尽量减少外出,街面上一片萧条。几乎家家户户都开始烧香拜佛起来,最重要的是祈求妈祖显灵,保佑他们平安无事。

        人们之所以会如此恐惧,是因为在这个时代,天花根本就是不治之症,而且这种病毒的传染性极为惊人,它可以通过空气传播,并有大约有七天至十七天不等的潜伏期,而潜伏期内是最具传染性的,带病毒者唾液中含有最大量的天花病毒,包括病人接触过的东西,也带有强烈的传染性,这一切导致天花病毒一经蔓延几乎就不可控制。

        在这个时代,一旦感染天花,其死亡率便高达五成以上。即便侥幸生还,身上也要留下烂疮,脸上长满麻子。

        一千多年来,但凡是人都对天花充满了发自骨子里的恐惧。毕竟,从古至今,天花在世界各地都带来了太多的死亡。

        不过在施奕文出生在天花作为第一个被人类彻底消灭的病毒,而成为历史,

        可即便是如此他对于天花还是有足够的了解。天花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就是感染过天花的人体内会产生抗体,继而对天花免疫。

        为了获得这种免疫力,历史上中国最先以种痘来抵御天花,而所谓的“人痘”是以得天花之人的痘疮来给未得病的人接种,但是“人痘”的毒性大,对人体伤害大,不过即便如此,仍然是一种相对有效的防疫手段。

        所以在历史上,最终发挥作用的是“牛痘”,正是通过接种“牛痘”人类才最终征服了天花。

        所以,相比于其它人面对“天花”的惊恐,施奕文反倒是极为镇定,因为他种过痘啊。

        所以,压根就不需要考虑天花的威胁。

        仅仅只有自己免疫天花还不行,还要想办法救其它人,所以,在隔离的同时,施奕文就开始忙活了起来,在寨子里的数百头牛中寻找有牛痘的牛.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谁也不知道施奕文在忙活着什么,他走遍了所有移民点,然后直接到牛棚里的仔细查看那些些水牛,尽管因为天花引起牛痘是一种常见病,但是找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直第六天,才在一头母牛的身上有一些小疱疹。

        “这个应该就是牛痘!”

        心中大喜过望的施奕文觉得这可能就是他寻找的“病牛”。

        其实是与不是并不重要,直接进行试验就是了。

        当天施奕文就直接从母牛**部位脓疱上用针取下了一些脓液,先用它感染了几头**后,施奕文才开始考虑试验。

        其实,所谓的试验,也就是直接上人体。毕竟,等到施奕文作好准备的时候,北港已经有几十人感染了,甚至就连同几十里外的番社,也有人感染了天花,相比于汉人,天花病毒在番社传播的更快,也更为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