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海贼王在线阅读 - 第124章 郑一官回来了(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第124章 郑一官回来了(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让他们去找总管府啊!

        不论他们是抱着什么念头,但可以肯定的是,但凡是人都很聪明。相比于交给当家们的保护费,税银简直就是九牛一毛啊。

        就像一间酒楼,按照门市税,顶破天了也就十几两银子。可当家们要的保护费,一个月至少得几十两。

        这银子,值啊!

        于是乎试探也好,尝试也罢,北港的商家们纷纷交起了税银来的,对此,刚刚挂牌的总管府,那也是来者不拒。

        不过只是几天的功夫,北港的商家们都往总管府里交足了税银,那主动的程序,远超过人们的想象。

        一时间,所有人都看傻了眼,这些人想干啥?

        他们想要弄大事!

        虽然那些当家们都出来了,可他们的寨子里却也留下来主事的属下,原本的到了月底,他们就要上门收保护费,现在他们反倒都傻眼了。

        “方掌柜,”

        和往常一样,洪旭准时在到了酒馆。

        “今天是二十九了,方掌柜,你看这常例银子是不是该交了?”

        洪旭的话音落下时,方掌柜就满面堆笑的说道。

        “哎呀,洪大哥,你看,这,这银子不都交给大当家的了嘛?”

        “什么,什么?交给大当家了。方掌柜的,你可得弄清楚,你是谁的人!”

        洪旭冷着脸说道。

        “清楚清楚,可,洪大哥,这瞧,这北港不还有总管府在嘛,总管说过了,北港行的是朝廷的法度,您看,这常例银子,朝廷也没有这个规矩不是?要不然您去到总管府那边问问,要是总管让出常例银,咱立马就掏银子。”

        软钉子碰的,让洪旭傻了眼,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方掌柜的会给他这么一个软钉子。

        现在怎么办?

        难不成要杀人?

        还是直接到总管府那边讨个说法,一时间洪旭不禁有些发懵,这件事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处理。

        “那行,既然方掌柜铁了心思不愿意交常例银,那就等郑六爷回来了,让郑六爷与你说道说道。”

        说道?

        到让时候,让郑六爷和施公子,不对,施总管去说道说道吧!

        居然没收到银子!

        在得知这个消息后,李清扬,这北港的私熟先生,足足愣了好一会,那张看似波澜不惊的脸庞上,又颇为赞赏的点头道。

        “这才是成大事的样子啊。”

        与寨子里的其它人不同,李清杨不仅是读书人,而且还曾考中过举人,那怕是副榜的举人,按道理来说获取了举人功名,他也就具有了选官资格。但可惜他既没有钱送礼,也没有权贵亲戚,这么多年也就是顶个举人的名而已,因为家穷的揭不开锅,险些饿死的他实在没了办法,才移民到了这边。

        尽管他不愿意当颜思齐的幕僚,只是在寨子里当个教书先生,可并不意味着他没有注意到寨子里的变化。

        “是啊。”

        李得勤点头赞同道。

        “过去这也就是个寨子而已,现在倒是有了几分的模样,就是不知道他施总管能有几分把握让那些当家把大权拱手相让!”

        “几分把握?”

        李清杨说道。

        “培山,你不觉得施总管挑的时机恰到好处嘛。有这一两个月的时间,他差不多就能把北港笼络个差不多,咱们就看吧,看看他们回来了,又能做出什么事来。”

        “怎么,清风兄有意出山了?”

        李得勤看了看好友,笑道。

        “莫非清风兄觉得施总管是个成事之人?”

        “成不成事不知道,但做起事来确实有他的章法,先看看吧,看看他能不能闯过他们这一关,这北港啊……”

        往远处看了看,李清扬说道。

        “要起风了。”

        起风了!

        冬去春秋,起的是南风,南风一起意味着去巴达维亚、马尼拉等地行商的当家们要回来了。

        三月十八,在北港的温度一直串到伏天的高温时,三艘三桅大海船回来了,桅杆上面飘着一面旗,旗上写着个“郑”字。

        这是郑一官的船。

        船近北港的时候,和其它人一样,瞧着北港对岸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市镇,郑一官整个人都傻了眼。

        “这是打那地方冒出来的?”

        “不知道啊,上次咱们走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林子啊。”

        没有人知道,这个市镇是怎么冒出来的,但是站在船上,他们能够看到街道两侧林立的一间间房屋,街道上往来的路人,甚至就连同河边也耸立着几艘将要完工的海船。

        “这寨子是谁的啊?”

        心里怀揣着这样的疑惑,在船靠近水寨时,洪旭已经早早的在栈桥上等着了,看到洪旭,郑一官就大声问道。

        “老洪,这对岸是怎么回事?”

        “回六爷话,对岸是施公子开的新市,他招来辽东人开的新市,啊,不对,”

        洪旭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又说道。

        “现在人家是施总管了,北港总管府的总管,六爷,就连咱家的常例银都给停了,往后,在这里经常做买卖,都得给总管府交银子!”

        “什么!”

        郑一官惊声道。

        “他把咱家的常例银给停了!让给他交银子,他姓施的是想和咱们撕破脸是不是!”

        什么是常例银,就是保护费啊。

        对于各个当家的来说,保护费不多,可却象征着他们的势力范围。过去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现在大当家的借个什么总管,把手伸到他郑一官的碗里头,他怎么可能不激动,他几乎是立即说道。

        “走,去找他姓施的讨个说法,我倒要瞧瞧,这北港,有谁敢把手伸到我郑一官的碗里头。”

        说罢,郑一官做势就要下船,可人刚下船,洪旭就说道。

        “六爷,总管府在对岸呢。还有……”

        他压低声说道。

        “这对岸是辽东人的天下,现如今他姓施的手下有两万辽东人,都是您这阵子不在的时候,他从辽东带来的人马。”

        “两万人!你哄鬼哪!”

        郑一官睁大眼睛,大声说道。

        “这怎么可能?这才几个月的功夫,他怎么能运这么多人过来!辽东?这风向不是才转过来嘛。”

        洪旭连忙解释道。

        “六爷,他的船能使逆风!而且他手下的船还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