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海贼王在线阅读 - 第109章 北港之春(第二更,求推荐,求收藏)

第109章 北港之春(第二更,求推荐,求收藏)

        其实,所有的一切,都是施奕文的计划之中。

        现在那些当家们的船都已经出海去马尼拉,去巴达维亚了,留在北港的,要么是颜如玉的人,要么是没船没势的,他们即便是反对,又有个屁用?

        屁用没有!

        这个世界是凭实力说话的,要是郑一官他们都在寨子里,估计还真能借着什么辽东啦、福建啦挑起什么事端来,可是现在却不一样,现在北港是空寨,能出海的都出海捞银子去了。

        至于那些屯田种地的百姓,他们那会管那么多。

        十一月二十五,“黑风号”和“黑珍珠号”两艘船在众人的注视中,缓缓的离开了码头,与来时的逆风不同,回程时是顺风顺水,原本来时十几天的路程,只用了五天,就已经抵达的北港。

        腊月初一正午,当船到北溪的河口时,船上的难民们无不是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这,这,这里居然这么暖和……”

        难民们惊讶,施奕文也傻了眼,因为他看到了……雪!

        北港居然下雪了!

        雪!

        看着白色的大地,尽管远远比不上北方的雪,瞧着倒有点儿像是后世南方的那种初雪,可仍然让施奕文看傻了眼。

        这里不应该是热带,至少也应该是一年三熟的亚热带吧!

        可怎么会下起雪呢?

        “这,这里居然会下雪?”

        郭怀一诧异道。

        “公子爷?这边下雪不正常吗?这地方那年不下雪?等到了腊月底,大雪至少得有半尺深,公子爷……”

        回头看着甲板上那些扛了一路冻过来的难民,郭怀一说道。

        “咱们这次带过来了足足两千人,这么多人安顿在那也是个事啊,要是不尽快把房子盖好了,再等等真会冻死人的。”

        郭怀一原本一直在大陆负责招募饥民,不过他的船运力有限,一次顶多也就只能运个三五百人,而这次从皮岛回来,非但船舱里挤满了人,就连同甲板上也挤满了人。人太多,没地方安置。

        施奕文点头说道。

        “是得想办法,咱们这边有木料,弄些三层床,大家伙挤点倒还能睡下,关键还是要把房子建起来,还有船厂,也要扩大,我看呢……”

        朝着河对岸看了眼,施奕文说道。

        “要不然,船厂和房子就建在对岸吧,那边地方空,没有人住,也不用担心他们和这边有什么矛盾。”

        “公子爷的意思我明白,就像会安那样,一条河隔开了能省不少乱子。”

        “对,”

        点点头,施奕文并没有解释什么,毕竟,他这么做有他的私心。

        把他们安顿在对面,就是在一定程度上另立门户,和莫那他们一样,这些辽人和北港也没有任何关系,只要笼络好了,他们就是施奕文在北港立足的本钱,这可是两千人的本钱!

        而且与内地人不同的是,辽民擅长弓马!换句话来说,就是天生的战士,没办法,谁让辽东边民和土蛮打了几百年呢。

        甚至于其它地方的百姓不同,辽民更愿意当兵,而不是种地,因为他们想要打回老家去。

        “石头哥!”

        远远的,几乎是在船刚靠到栈桥上,一个娇小的身影就扑了过来。

        是雪儿。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怎么,你不希望我回来的这么快吗?”

        施奕文笑道。

        “怎么会,我是说……”

        就在雪儿摇头时,她突然愣住了,因为她看到了船上的人,很多人!

        “施大哥,他们是?”

        “他们是我从辽东带回来的难民。”

        施奕文一边解释,一边问。

        “雪儿,你姐呢?”

        “我姐,她在盐场那边呢。”

        其实,如玉在不在,对于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影响,很快杨天生、陈德他们就过来了,在得知施奕文带来两千多难民时,尽管有些惊讶,但他们还是立即忙活着安顿这些人。

        住的地方是现成的,毕竟,北港本身就有安置移的大通房,而且这次船主们出来又腾空了不少仓库,住的地方挤挤倒也能住的下,没有床不要紧,弄些木板过来,下面垫上几块砖头什么的,就成了床,没有棉被,那就多铺几层稻草,稻草管够,人挤着挤,倒也还算凑和。

        在外人的眼里看着如此艰难的生活条件,对于从辽东来到这的难民来说,他们却有点不敢相信,不太敢相信居然能住到房子,而且每个人还能领到几十斤稻草,

        这样的日子很艰难?

        可他们过去的日子过得更艰难!

        尤其是当天中午,当成桶的米饭被抬了过来,大白米饭管饱不说,甚至他们的碗里还一块咸鱼,宛如做梦般的生活,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一碗白米饭!

        7寸的大碗口,里面堆满了亮晶晶白米饭,饭上一块巴掌大小的咸鱼。

        看着碗里的饭菜,吴满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大叔,这,这……这是给咱吃的吗?”

        说话的时候,吴满屯看着李大叔,他之所以能上船,是因为大叔是木匠,而捕鱼不过是他的副业而已。

        “兴许,这就跟过去给东家干活一样,上来第一顿饭先给你吃顿好的,咱们在船上的吃的不都是半干半稀,现在到了地方,肯定是和着规矩,给咱们吃顿好的。”

        对于已经年过四十的李大个子来说,他只能用过去自己的经历去分析这一切,对他来说,似乎这就是最合理的解释了。

        “可不就是这个道理,我说满屯,你小子不知道啊,过去那些女真狗没过来的时候,咱们到东家干活,大白米、高梁米管饱不说,一天还得有两顿肉,那时候的日子啊,可真是舒坦啊……”

        说着话,原本正吃着饭的众人突然变得沉默了,他们之所以沉默是因为他们都经历了过曾经的好日子,而现在呢?

        现在他们却失去了一切,他们的家人,他们的土地,他们所有的一切,都毁在了建奴的手里。

        良久,李大个子才说了一句。

        “这地方可真好啊!往后咱也能过个安生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