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海贼王在线阅读 - 第99章 宅斗专家(第二更,求推荐,求收藏)

第99章 宅斗专家(第二更,求推荐,求收藏)

        “我?”

        李归南一愣,利索的回答道。

        “我是广府人啊!”

        听口音也能听出来啊!

        “那么曹东家呢?”

        “我是潮州人。”

        “那孙东家呢?”

        “客家人。”

        ……

        听着他们回答,施奕文的心里长叹一声,这就是这个时代同胞,他们中得很多人就是这样有乡情而无国家,或许,这也是东南亚的土著和西洋殖民者能够对他们分而治之的原因吧!

        “那么,我倒想问问了,为什么当年咱们在这里开埠后,咱们可以划地自治,不理会安南官府,即便是后来的日本人、西洋人来了,也只能托庇于咱们,为什么安南人能容忍咱们把这变成了法外之地,却容不下日本人,容不下西洋人?”

        “这不简单嘛,不就是因为咱们是天朝人,他们招惹不起嘛!”

        说话的孙川是客家商会的会长,别看他相貌粗鄙,可实际上也是一个心细的人,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他立即意识到这位施公子肯定是意有所指。

        “就是天朝人,什么时候轮得到他们那些蛮夷来管啦了!”

        “他们敢管咱们天朝人,天大的胆子!”

        一提到天朝,他们无不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显然他们早就习惯了高高在上的身份,这个身份正是天朝给他们带来的。

        “哦,原来如此啊!”

        施奕文反问道。

        “那天朝又是谁?”

        “天朝就是大明啊!施公子这是……”

        “天朝就是大明,就是大明啊!好嘛,要是你们不是大明人,他们又岂会因为你们是广府人、潮州人、客家人,对你们如此客气?你!”

        盯着李归南沉声道。

        “你,李归南,你告诉我,没有了大明,没有了天朝,他们会对你这般客气吗?”

        “施公子,这,这……”

        李归南瞬间变成了哑巴,周围的人也都傻了眼,日本人离开这才几年功夫,对岸还住着不少日本人,那些日本人……真没有人拿他们当成事,就是交税,日本人的税都是最重的,想说理,都没地方说理去,为啥重?没人给他们撑腰啊。

        其实,也没人给他们这些人撑腰,是谁在给他们撑腰?

        “怎么不说了,来,还有你,曹银水,还有孙川,你们都来说说,没有了天朝人这个身份,谁会因为广府人、潮州人、客家人,对你们客气,我告诉你们!”

        盯着屋里的这些人,施奕文厉声道。

        “没有了天朝,在这地方你们屁都不是,你们现在看似扬威作福,看似无人敢问,甚至注连宋知县的这个知县……”

        手指一点宋运杰,施奕文说道。

        “也是你们定下来的,安南人连个屁都不敢放,不是因为怕你们,是因为畏惧天朝,敬畏大明!你们……”

        摇着头,施奕文的目光中充满了鄙视,

        这帮土鳖,但凡他们不是这么好内斗,东南亚又岂会沦为欧洲人的殖民地,自家的后花园,又岂会变成了外来户的奶牛?

        “你们一个个都来说说,什么广府人、什么潮州人、什么客家人,说说,你们斗的是什么,争得是什么?搁广东,你们是广府人、是潮州人、是客家人,没错,搁大明,你们是广东人,可是在海外,你们就是天朝人,夷人所敬者,敬的是大明!敬的是天朝,你们一个个却自以为得意,不惜自相残杀,让夷人看笑话,甚至为了一已私心,不惜以天朝人之身,甘愿为夷人驱使,你们说说,你们一个个的干的都是什么破事!”

        施奕文的话声刚落,李归南就连忙解释道。

        “公,公子爷,您老可,可别听其它人胡说,这,这什么为夷人驱使,这事,这绝对是莫须有的事!”

        “对,对,肯定是有人污蔑,我们可都是良民,都是大明的良民!”

        “是,是,我们是良民,绝对不会干数典忘祖的事情!”

        不但曹银飞,孙川他们纷纷自辩,就连其它人也纷纷辩解起来,他们内斗不假,可真的当不起数典忘祖这个罪名,毕竟,在这年月的大明,这绝对是“政治正确”的事情。经历过蒙元奴役的他们,对待勾结外夷的行为可是极其敏感的。

        “没有?”

        冷笑一声,施奕文问道,

        “宋运杰,你告诉我,你的官职是什么?”

        “啊……”

        公子爷的发问,让宋运杰一愣,但他相信公子爷绝对不会坑他的,急忙回答道。

        “回公子爷,会安县守。”

        “那你告诉我,这个会安县守当年是怎么来的?”

        “这……”

        宋运杰犹豫的功夫,包括李归南、曹银飞、孙川在内的众人脸色无不是变得煞白,他们又怎么不知道这个会安县守的位置是那怎么来的?

        “如实说。”

        “回公子爷,当年会安不过只是河口荒野,只有十数户占人番蛮在此以打鱼为生,后来有大明海商开辟此地为商港,此地日益繁华,人丁日益兴旺,直到万历年间,此地一直都是我明人自行其事,安南官府从不曾过问丝毫。后来,坐地会安的各家争执不断,又时有冲突,为平息争斗,才,才有人建议由安南人主持公道……”

        不等宋运杰说完,施奕文便哈哈大笑道。

        “好,好一个主持公道,好一个主持公道啊!我大明先民开拓之基业,就这么拱手让给安南人,你们都来说说,说说,说说这个各家争执、冲突是怎么回事?说来听听!”

        还用说吗?

        就是各地商帮为了争夺会安的控制权,先是互相不服,然后是大打出手,最后让安南人渔翁得利。和大马的吉隆波,婆罗洲一样,都是以州府同乡为纽带的华人公司互相讨伐,内战不断,最后让西洋殖民者不费吹灰之力得了土地。

        这群人一个个的绝对都是宅斗专家。也就是如此了。

        面面相觑的众人,一时间皆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这确实是他们干的事情,甚至于,他们现在还会主动的讨好安南人,以便得到安南人的支持,掌握这座城市。

        这,这怎么成了数典忘祖了呢?

        可,这怎么就不是呢?

        “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施奕文冷笑道。

        “你们说说,你们争过来斗过去的,到最后便宜了谁?”